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佛教放生 > 列表 >

放生故事;梦龟放龟记

发布者:妙音 来源:菩萨在线  时间:2017-11-09

 

放生功德无量

 

    前年初秋的一个下午,下班途中路过水果摊,见西瓜特别水灵,便挑了一个称重付钱。

 

    钱包刚放进挎包,就听有男声叫卖野生乌龟。侧目一看,一郊区农民模样的中年男子拎着一个网兜,网兜里摞着两只小乌龟,身子绿莹莹的,像是野生的。

 

    旁边小吃店的老板闻声出来问价,中年男子说要八十多元。

 

    我心动了,心想钱包里还有一百元钱,将这两只乌龟买下放生得了。但转念一想,若是买了乌龟,两天的菜钱就没有了,还得拎着乌龟去公园湖泊放生,麻烦。于是到口的话又咽了下去,拎着西瓜走了。

 

    整个傍晚,那两只小乌龟都在我脑子里打转转。我觉得自己真是小气,太缺乏慈悲心了。

 

    夜半时分,两只乌龟来我梦中了,小小的龟脸儿对着我哭泣,豆大的泪珠儿一滴一滴滚落下来。我猛然一惊,出了一身冷汗,呼啦一下坐了起来,心突突地跳个不停!

 

    回想梦中乌龟的泪珠儿,我心里那个懊悔呀,就像南昌人说的那样——肠子都悔青了。我赶紧下床来到书房,跪在佛菩萨面前忏悔,我流着泪说我不配做佛弟子,真是没良心,就算两天不吃菜又怎么了(何况根本不至于),难道两条乌龟的命就抵不上我两天的菜钱?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忘把做定课或平时念佛的功德回向给那两只可怜的小乌龟。我觉得是我杀了它们,心头已经动念要救它们却没救,与杀它们有什么区别?

 

    去年4月14日,也是在下午下班途中,也是在那个水果摊旁,又有一个农民摸样的中年男子用塑料绳拎着一只乌龟叫卖。那是只老乌龟,颜色黄绿,圆滚滚的身子有篮球那么大,头缩在龟壳里,一动不动。

 

    我转身奔乌龟去,男子说便宜卖,90元钱。我一听暗暗叫苦,刚刚买了菜和水果,钱包里只有80元钱。我拎着乌龟看,见完好无伤,便求男子能不能少一点,我想买了它放生。男子倒也有点善根,说既然放生,那就70元好了,一分钱也不能少了。

 

    我大喜,付了70元给男子,拎着乌龟回头便朝八一公园走去,那里湖区面积大,水质相对较好,放在湖里肯定能活。

 

    一路上,乌龟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意,缩在龟壳里的头和爪子都伸出来了,脖子扭来扭去的,两只绿豆大的眼珠子好奇地看着这个熙熙攘攘的陌生世界。

 

    到了公园湖区,我选了一块凸出的石头蹲下。乌龟一到湖边,就变得焦躁不安,脖子伸得老长,四爪乱刨,挣着要往水里去。乌龟求生的迫切弄得我泪水涟涟,我急忙掏出小刀,把塑料绳割断,还没捧起它,它便一头栽倒在湖岸的石头缝隙里,卡住了。

 

    我也顾不上念完整的放生仪轨,便合掌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为它皈依,然后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愿它早日脱离三途,往生极乐。说完便将它从缝隙里捧出来,放到湖水中去。

 

    一入水中,乌龟便安详了,只见它伸直四爪,摇摆着长长的脖子,慢慢沉入绿莹莹的湖水中。

 

    我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才发现身后站了几位时髦的青年男女,他们在窃窃私语,说:“这叫做放生,这位阿姨肯定是信佛的居士。”

 

    善哉!善哉!这些男孩女孩居然懂得“居士”的名称。

 

    此刻的西天,太阳隐没之处,云彩如火如荼,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金黄色的霞光中。

 

 

(责任编辑: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