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酬唱”——记107岁乘清长老和104岁法宗长老的道谊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果明      时间:2018-10-05

107岁乘清长老


104岁法宗长老


    (文/陆一飞)四川乘清长老107岁了,南京法宗长老104岁,这二位百岁长老是当今佛门最年长的宗师。他们自在随风,安住夕阳,是千万大众景仰的人天导师,二位大师又惺惺相惜,互敬互崇,近年来颇多交往,颇多关心。他们的事迹,他们的禅墨交谊,更让后学者升起无限恭敬和信心。


中华禅墨研究会出版《南山北斗集》


中华禅墨研究会出版《南山北斗集》


    第一次知道法宗长老,那是在三年前。圆霖老和尚的艺术研究会在南京栖霞寺,因为会务,我常常会杭州、南京之间往来。2016年春天,又一次来到栖霞寺时,寺中正在忙碌地准备着,说是要给一位香港回来的长老过百岁寿。后来,看到栖霞寺出了一本《法宗老和尚期颐之寿》的特刊,看了各家的贺寿文字,才对长老有了一点了解。


    长老1917年丁巳四月十七生于江苏泰州,12岁在报本寺依雪烦上人披剃出家,17岁受戒于泰州光孝寺,就学光孝佛学院,次年至金陵佛学院深造,年20至金山江天禅寺参学,23岁东渡日本,于黄檗山万福寺参禅,四年后回国至焦山佛学院任教。1947年长老任栖霞寺监院。1949年前往香港,曾创栖霞分院。1974年任栖霞香港鹿野苑住持。1980年移锡夏威夷。1992年往澳大利亚创观音寺,成为南半球弘扬佛法的著名道场。2007年回南京传法。近百岁之龄,回归栖霞,为栖霞山法主和尚。2016年以百岁高龄在南京举行临济宗传法大典……于是,对这位足迹遍布全球的尊长老,充满了恭敬。


    后来,在偶然中,看到长老的一幅题字,高古简淡,不是寻常笔。才知道,这位百岁上人,还能写字。


法宗长老作品·佛缘


    常和玄印法师相见,有一次,我对玄师说,很想拜见法宗长老,请他务必帮忙。玄印师联系过长老身边的法师后说:可以。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位于佛学院的东堂。那一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栖霞寺的下午,阳光格外好,见到老和尚,那么饱满、那么善良、那么庄严,又那么亲切……哪怕用尽一切词汇,却表达不清当时的第一面。


    面对这位年逾百岁的老人,我并没有感觉到他的辛苦和沧桑,他的笑容那么天然,他的眼神那么明朗而透彻,不大的客厅里,满是春风。一年的最后一天,见到了心仪的长者,春风般吹散了我一年的尘劳。那一次的见面后,对栖霞寺就更多了一份牵挂了。


    2017年的5月,我和玄印法师又一次去法宗长老那里。进门,长老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当时的喜悦,真的比什么喜悦都喜悦……之后,每一次做点什么事,或出了一本书,哪怕是一本小小的小册子,都会有止不住的冲动,要报告老和尚,要呈给老和尚,觉得,有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家,在在乎你,在注视你,在鼓励你。


《南山鸿庆——法宗长老一百零四岁寿庆纪念》


《乘清长老墨迹选》


    我的字“常相见”,做成了布包,呈给长老时,老人家开心地挎上了包,大声说:“常相见”……常常有这样的福气,见到长老,长老也会地北天南地讲他的事情。一天,我对长老说:“我常常来找您,您会不会烦死我了?”长老哈哈地笑,认真地说:“怎么会呢!”


    去年的夏天,我在恭一法师的助缘之下,为当时105岁的乘清长老编印了《乘清长老墨迹选》,当书册出版,我送给法宗长老时,他极其认真地,一页一页地阅读着,不时地赞叹,那是由衷的。我在老人家的身边,亲耳听闻到了这位百岁老人的心声。法宗长老的客厅的大茶几上,别的书籍始终在换,而《乘清长老墨迹选》这本册子,始终在……


乘清长老作品·福


乘清长老作品·禅


乘清长老作品·泥里莲花


    去年秋天,隆相法师的书法展,要我去栖霞寺参加,在那次活动上,玄印法师介绍了张海涛先生和我认识,说他是法宗长老的弟子,常在长老身边走动。简短的相谈,觉得海涛虽然朴素但是格局很大,尤其是他陪我又去见法宗长老时,他的细心和恭敬,让我对他有了美好的印象。


    不久,我去四川,给乘清长老拍摄纪录片,希望用镜头和文字,多记录下一些我心中的圣洁。乘清长老是能海上师唯一还在世的弟子,和法宗长老一样,也是12岁出的家,一生修持,功德俱存,同是当代佛门中举足轻重的百岁大长老。


    我喜欢乘清长老的字,泱泱大度中,淋漓酣畅。如风雨雷电,龙像狮形,是近世修行长老中屈指可数的擅书大家之一。老人家们的字,其实就是他们的心,在恭一法师的安排下,在四川什邡乘清长老的道场。我们和长老朝夕相处了几天,平平淡淡中,感受着人间的真色和纯洁,感受着一位一百多岁老修道人的无垠风光。


法宗长老作品·一墨传心


法宗长老作品·行菩萨道


    临行,在和长老的笔谈中,我问长老:师父,我们要走了,您有什么话要交代的,他迅速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到:“万里河山,真谛不忘!”让我浑身震颤,如同多年前,去狮子岭见圆霖老和尚时,他看我的目光……我当下依止了老和尚,人生路上有了位105岁的师父,那是多大的幸福……


    那个时候,觉得,在这些硕果仅存的百岁大长老身上,有处世的标杆,有对待生命的方法,有太多世间早已丢失的清风和朗月。于是,很冲动,忍不住就给玄印法师打电话,说:同时也想依止法宗长老,问他的意见。玄印师淡定却无比肯定地说:“珍惜福报,有了这个念,就抓紧去做,岁月不等人……”于是,他和海涛去向法宗长老申请,不久,长老答应了,并且定了见面的时间。


   《山庵雨——用毛笔记录生活的乘清长老》这部纪录片的摄制圆满,之后,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让世人认识到了一位高洁的百岁修行人,生活中一位实实在在的老人。


    在回杭州后几天后,我来到了南京,来到102岁的法宗长老座前,一周时间,依止在二位德高望重的百岁高僧座下,饱受他们的呵护和恩泽,世间,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幸福吗?“师父”二个字,如师如父,有了二位师父,突然,觉得自己如归家稚子,红尘白浪中,不会孤单了。


法宗长老作品·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和海涛的交流,愉悦而畅快。他希望我也能给法宗长老做些记录,这也是我所想的,这些高僧,经历风雨,初心不变,是这世上最高尚的人,是“看得见的佛法”。多给这世界留下一些点滴,将来,茫茫人海中,大家还能有个念想和寻觅……于是,我和海涛也开始了法宗长老资料的搜集,并且,长老这一年来,似乎更愿意亲近笔墨了……


    法宗长老之前极难得动笔写字,一般修道者都会认为写字是“打闲叉”,然而这次书写的“南无佛”,康庄磊落,朴茂自然,老人家的字力量特别大,看似不经意的用笔,翻过纸面,都可以看到如木刻一般的沉着和果断,刚毅中却还透出不易察觉的调皮……落款“栖霞古寺法宗时年一百零三岁”,洋洋洒洒中古意盎然,每个字却又是活泼泼的。看到这样的禅迹,让人有望峰息心的感觉,除了景仰,还是景仰……修道人写字,无拘无束,惟写本心。


乘清长老、法宗长老合书:无量寿 南无佛


    二位齿德俱尊的大长老都成了我的师父,身边有这么好的因缘,于是我想,南山道上高歌盛世,我们来积极推动着这二位百岁高僧之间的互动,希冀“南山酬唱”,当世再现。时值法宗长老马上迎来103岁辰诞,于是通过恭一师,把这个消息报告了年已106岁,远在四川的乘清长老,乘清长老提笔书写了“无量寿”三个榜书大字,为103岁的法宗长老贺寿,法宗长老看到墨宝后,欢欣之余,提笔书写“南无佛”,回赠106岁乘清长老,并在自己的期颐纪念专刊书册上,恭敬题写:“乘清长老请正”的字句,南山北斗之间,二位长老的酬唱开启了……


    乘清长老收到寄件后,又书写了二件“南无佛”大字,寄往栖霞,法宗长老在一侧又分别写上“无量寿”。二位大宗师终于在一纸上合作落墨,成为禅林一段佳话,亘古未有……今年夏天,恭一师来江南,行囊中带着乘清长老给法宗长老的亲笔信,我陪同他同上栖霞古寺。这时,之前乘清长老的墨宝《无量寿》已经挂在了法宗长老的栖霞东堂素壁之上。


乘清长老赞·寄法宗长老


乘清长老为法宗长老书扇:山野风来


    和法宗长老的见面,欢欣而温暖,法宗长老手捧乘清长老手函,仔细阅读,不停赞叹乘清长老的了不起,“僧赞僧”的高格的美景又一次出现在我们后学者的眼前……法宗长老特地备了野生灵芝等物品,嘱恭一法师带回蜀山面呈乘老,并有亲笔信回复长老。


    不久,远在川地的乘清长老寄赠了四川名茶《竹叶青》给法宗长老品尝,又情生意切地手写了一封《赞》。其文如下:

《寄法宗长老》

奉此竹叶青

敬献观世音

法宗宏阔无量心

慈悲喜舍度迷津

灵芝南山寿

智刃破魔军

百岁存知己

欣欣亦惺惺

——住山老纳  乘清百岁又六呈


    随后,又寄来一把竹扇,上面亲书《山野风来——法宗长老日用,乘清寄》。


    南京的法宗长老则又捧出《黄金茶》远赠蜀山,并有书信,其文如下:


    乘清长老座下:

    倾接长老寄来四川佳茗《竹叶青》名茶、手书竹扇等,南京栖霞山东堂顿时清风满室,大吉祥大福至也。长老又亲笔为我及门人手书字幅,再三感谢您的慈悲。唯愿南山携手,互珍互重。展读乘清尊长者手迹及大函,如逢对面,十分亲切感人。暑去秋来,您山居一定清凉无比吧?今寄上《黄金茶》一盒请长老品尝,祝愿尊长老福寿安康、永开度门。


2018年8月27日

栖霞古寺法宗时年104岁


乘清长老作品·澄书坊


法宗长老题字·菩萨在线


法宗长老题字·中华禅墨研究会


    法宗长老的字和乘清长老的字,是当世禅书的二极,乘老的字以气宇轩昂盖世,而法老的墨迹,更多了一份淡定、清凉和含蓄。禅墨一法,历代高标独立,是度世的指针,是修道人的心路,是鲜活人心的方法、是迥异于世间范式的心画,在乘清长老、法宗长老二位尊者的笔下,淋漓尽现。


    于是,禅墨的高格,当世又有了再现。中华禅墨研究会的成立,是禅墨一法当世应用的大事,在二位百岁大宗师的许可和推动下,积极地进取着……


    二位老人静静而高贵的坐在那里,百岁的风云化作一丝微笑,“净土”、“乾坤容我闲”……这是法宗长老近期的墨迹,安静、从容、饱满、慈悲。而乘清长老的近作“泥里莲花”、“种莲人”饱满中似乎更多了一份凝重和深情。苏东坡《赤壁赋》中的句子: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二位百岁宗师的字,安安静静地在那儿,就是这样的。


    过几天乘清长老就要过生日了,生日一过,长老就是107岁 了。于是,我和恭一师,在长老106岁这一年书写的墨迹中选了一些,又挑选了法宗长老这一两年间的墨迹,编成了这本合集,我们的真心,希望二老长久住世,永作这世间的明灯,让我们有依靠。将来,这些珍贵无比的墨宝,也能让大家寻找回本来之路。


写在2018年中秋

乘清长老107岁寿诞前夕

杭州西湖润庐


和风逸


一字无


南山长寿

南山有古松,北斗照从容。

一禅一深密,狮象迵非同。

酬唱存古道,相照涌鱼龙。

法水真源里,慈光现五重。

三乘不二法,百岁坐大雄。

目如金刚炬,亦是玉玲珑。

提笔书半偈,故人觉处逢。


观乘清、法宗二长老百岁书迹作赞

水绕屋忏之


大雄峰上柏与松

一毫端里现真空

问法如何寿无量

此宗有路便不通

上乘微妙粥茶饭

源清活水般若中

古梅古雪明月夜

化迹何由问西东

捧南山来为翁贺

倾东海去千佛拥

如来如此如如地

一笑莲华散和风


乘清上师法宗长老二尊者百岁道谊赞

戊戌清凉月大吉祥日

劣慧门人恭一圣凡呈



(责任编辑:李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