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最新佛讯 >

深切怀念圆瑛法师——记一次与圆瑛法师的隔空“对话”

发布者:妙蒙 来源:菩萨在线原创  时间:2017-02-17
导读:
        当我们怀念圆瑛法师的时候,怀念的是什么?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我曾听一位在佛学上有很高造诣的教授讲课,他告诉我们圆瑛法师之于佛教界,就如同钱学森之于航空业界。他是位奉献自己爱国爱民的,了不起的高僧大德。

 

    那时我并不知晓圆瑛法师是谁,也不懂得高僧大德在佛教中的意义。但是我知道钱学森对于整个航天界来说有多么重要:他本可以留在美国,享受高官厚禄,可在祖国召唤他时,即便经受了诸多苦难,他也毅然决然地要回到故土的怀抱;若他没有“平生无意求虚名,惟尽百年赤子情”的伟大胸襟,也不会有那开国的“两弹一星元勋”,更别提现在繁荣昌盛的中国。

 

    所以在当时的我心里,圆瑛法师必然是一位为后世佛家子弟做出榜样的厉害高僧。只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一直在寺庙中修行的僧人,是如何用自己的一生在那动荡的年代去实现爱国、爱民四字呢?要知这可是典型说起易,践行难,坚持更难的事呀。

 

    后来机缘巧合,我有幸拜读了圆瑛法师的传记,这才发现我当时的疑问十分可笑肤浅:圆瑛法师心系国民,从不只停留在一座寺院中;为了弘法和救国,他的法席早已遍布全中国,甚至几度前往海外。这一切的一切,所为的皆是和平。

 

    读罢这本书,我又在互联网上寻找了更多圆瑛法师的事迹。翻开他的语录,我不禁被他精益求精的态度,广博的济世情怀所感动,不知不觉就看到了深夜,终于忍不住渐渐睡去……

 

    在沉入黑甜乡后不久,我在朦胧中看到一个光点——它悬浮在半空中,似是要引导我前行,我随它一路跌跌撞撞,竟是突然急速下坠,我惊恐地想喊,却发不出声音……

 

    回过神来,我已坐在一个简陋的石屋内。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视角,只能看着“我”从水盆中拎起帕子拧干,走向房内唯一的木床——那儿躺着的,赫然是还未剃度出家的圆瑛法师!截然陌生但也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意识到自己在发梦,只是不能也不愿从中醒来。

 

    这时我听见“自己”问他:“儿啊,你放弃那大好的前程去念佛,这是何苦呢。”

 

    年轻的圆瑛法师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却缓慢而坚定地道:“明了人生皆幻化,正当持戒学修身。果然三业皆清净,虽处尘劳便出尘。”

 

    我心头涌上一阵复杂的感情:有疼惜、有心酸、也有些微的欣慰——这份为了大爱自愿斩断尘缘的决心在世间何等难言可贵!我未曾生育,此刻居然在梦中体会到,什么是为人父母的自豪感。我还想再听听“我”的回答,那引路人般的光点又出现在我的面前,片刻后便陷入了和先前相同的下落,这次我不再惊恐,反而多了好奇和期待。

 

    待我魂归,面前已是炮火隆隆、生灵涂炭的无情战场。

 

    “我”衣衫褴褛,手脚也都是血污。我虽感觉不到疼痛,但绝望和无助感在瞬间淹没了我。挣扎着站起无果时,面前出现了一只宽厚的大掌,“我”似是被惊到了般地慌张抬头——映入眼帘的果然是圆瑛法师慈祥的脸庞:他和我方才见到的青年时期相比褪去了年少稚气,不减的仍是那份稳重沉着。

 

    “我”借着法师的帮助站稳了身体,他念了一声佛号,敛袍欲走。“我”却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衣袖。法师静静地望着我,电光火石之间,我终于忆起这个场景——这是“七七事变”后,圆瑛法师任中国佛教灾区救护团团长的时候!不久的之后,法师便会被日寇掳走,受尽折磨……

 

    “我”开口道谢,问及他为何要亲自上战场做这些事?圆瑛法师轻轻点头示意,笑道:“挺身而出,惩一以儆百,诫少以救众,负起抵抗侵略的救世之工作。这是大悲大勇的菩萨行。”

 

    语毕,法师转身离去,“我”就那样呆呆地立着。见到法师将要走远,许是我内心的焦躁占了上风,我竟控制着这具身体,大喊出一句:“您别!”

 

    圆瑛法师顿足回首,却未发一言,只是将食指竖到唇边。

 

    嘘……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他仿佛不是在与“我”对话,而是透过了这非我的肉身,在对虚渺的我劝诫!

 

    原来他一直都明白!明白却依然无畏、从容,这是一种怎样的觉悟!

 

    我在震惊中再次下坠,心中激荡难平。即便“我”已经慢慢沿着长廊行至一个素净的内室,景色几度变换,我也只是神游天外,默默消化着这份难以名状的情绪。

 

    “如何行使佛子的使命?”

 

    “我”充满悲痛的声音在房内回响,周边响起一片低低的呜咽抽泣——我这才发现,房里站满了面目模糊的僧人,他们围着的,正是缠绵病榻的晚年圆瑛法师。法师的面容已经风霜,但更显目中慈悲。他微微笑着,沉思片刻即道:

 

    “发菩提心,严持净戒,弘宗演教,利乐人天。”

 

    四下寂静无声,稍停片刻,圆瑛法师又道:

 

    “为法为人为证菩提,爱国爱教爱护和平。”

 

    察觉到周身熟悉的下落感,我意识到,这将是最后一次在梦里见到圆瑛法师。这种预感让我急切到泫然欲泣,眼眶渐渐模糊,他的话也听不太真切。但那句“为法为人为证菩提,爱国爱教爱护和平。”确是不敢忘的。

    

    恍然惊醒,泪湿枕襟。我忽然发觉,在梦里与圆瑛法师的三次“对话”,其实都是我潜意识里将他的语录记在了心里,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这次奇妙而幸运的共情之旅,促使我写下了这篇文章。

 

    圆瑛法师始终把弘法做人,利民护国,饶益有情看作成佛之甚,众善之首。正如学诚法师所言:圆瑛法师一生横跨新旧两个时代,他的人生轨迹也表现出传统和现代两种佛教色彩——同时朝向出世间的佛国和人间的世事;这样的矛盾和统一,不但完整继承了汉传佛教的教证精华,还让爱国爱教、慈悲济世的精神在新时代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这可谓印证了那句:“以平常心做利民之事,虽不求名却名满天下。”

 

    我们怀念圆瑛法师本人,更怀念那个年代高才大德倍出的优秀学习氛围。时代进步、科技发展,这都为中国佛教的发扬提供了良好的土壤,但同时生活的快节奏、浮躁的风气也开始侵蚀旧时代传承下来的佛教纯净性。在这样大文化环境的冲击下,学习如何像圆瑛法师那般始终保持本真、一心向善,是我们毕生的功课。

 

 

(文编:妙蒙  责任编辑:王颖)

    您的支持将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感恩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