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飞:我的书法观》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妙音      时间:2017-12-17

中国书法的美,最美在率真,在于书家心性的直接流淌


陆一飞为《菩萨在线》题“菩萨在线”

 

    此文是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陆一飞所作,通读全文,可以感受到他对书画独特的见解。

 

    中国书法的美,最美在率真,在于书家心性的直接流淌。书作是书家内心世界的外化,怎么样的心便是怎么样的字,“字如其人”四个字说得明明白白。天真烂漫的心、率性直达的心,不用意识的直觉,流露出来的是真性情,是率真的美。

 

    秦时明月汉家风,秦汉时的印章,恢宏的气度,君临天下的包容,在方寸之间淋漓尽现。秦汉印的气象,其实就是当时的中国气象。书法和印章一样,它的气度一定是与这个时代相吻合相匹配的,格局和境界是永远的追求。

 

    雄浑、朴茂、磊落、亮堂,粗而不野,霸而不燥,恣肆变化中的晶莹和润泽,如凤凰饮朝露般的流光溢彩,这岂不是那时先人们的心法?“意与古会”,汲古为新,会的是前贤们的深心一片。

 

    唐代,是中国书法的转折点,之前西周、春秋战国、秦汉直至魏晋南北朝,整个书法的形态是璀璨多姿的、丰富的、美轮美奂的、充满外拓和张力的,生生不息中充满了变化,天性的流露,至美的宣泄,如同先民们活跃的思想意识,是鲜活的。

 

    “唐楷”在唐代发展为书法的极则,“楷”便是规范、标准。唐代书法转向崇尚法度的时代,规范、匀称、点画的刻意经营和周到,“法”笼罩了一切,森严、标准,一切都在范围中被遵守着。之前书法的纵意所如、淋漓痛快逐渐变为更加的实用,法无定法而至笔笔有法,成为巨大的分水岭。书法的浪漫时代因唐楷的成熟而结束了。

 

    书法真正的古法是什么?是运笔时的八面出锋,不是点画的周到和刻意,是随机的收放和挥洒,是瞬间毛笔的打开,瞬间毛笔的回收旋转,是对笔墨的自信和对空间的征服,是书写时的“起势”之妙,“平移”之妙,毛笔锋面的随机切换,动能势能的不断转换,在有限的时空中漫延无限的生机。

 

    元气淋漓、堂堂直露而随性生发,这样的书法,人是可以走得进去的,是可以把心安放在那里的,是可以同呼吸共脉搏的。

 

    追模前贤、积健为雄、超以象外是书法学习的必由之路。对传统书法的学习,可以依样临摹,亦步亦趋;也可以注重用笔的取法或空间结构的移写;更可以在气象上的比肩,直取神采!

 

    对毛笔的自由把控,开发毛笔的笔性,对线条、墨法、水法、空间张力、厚度的多样性探索,这才应该是书法真正的基本功。艺术表达语言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创造力的展现,笔笔有古人法,笔笔又现自家法,源源生发,无穷无尽。随机便是新的“笔阵图”,这样的美是一定有生命的,有情致的,是活物。

 

    书法依赖着毛笔来表达书家的能力、胸怀和情思,每支笔都有它不同的个性和脾气。因此,对笔性的了解和充分运用,是能挥洒自如的前提。将原本具足的笔性发挥出来,因势利导,物我相应,纸也一样,要把不同纸的潜在性格充分表达出来,这是对书法物质部分的把控能力。

 

    书法历来注重笔墨的纯度。书法艺术其实就是开发笔墨无限潜能的艺术,新的笔墨语言,新的境界气象,是中国书法永恒的追求。

 

    笔墨像人的声音一样,他们有各自的特性而互不相同,中国书法的点、线、空间就像受过训练的声音,都有特别的表达方式,每个书家应该有自己特别的用笔方式和线条特质。

 

    书为心画,挥毫时情怀和风姿随笔荡漾,瞬间即变,随机生发,电光石火间变化纵横、落纸云烟,超越固有的时空,受用至乐的审美和愉悦,这才是真性情的渲淌。

 

    文字内容的境界会引发创作的灵感,并以作品的境象来呼应和表达文辞内容的境界,“诗性之美”便含藏在作品中得以传递出来。

 

    舍弃一切观念,才能进入真正的书写状态,无心恰恰用,用时恰恰无。而不是抱着固有的技法和固有的境界,程式化地去书写,写出来的永远是故我,不会是心灵之花。

 

    提笔时的第一念便是直觉,不安排,不做作,不思量,不加思索的美,写出来的往往是最鲜活的,没有程式和障碍。大道至简,用笔属于技法层面,过多追求技术的丰富变化,往往会损伤精神气象的流露。

 

    甲骨、金文、篆隶、北碑、魏晋竹木简、草隶……这些书体,都在唐人之前,自由、奔放、灵动、古朴而无拘无束,变化多端,神采飞扬而不拘泥于固化的点画、间架,纵意所如,一派真元。那个时代的先民,活泼生动的一面尽在其中淋漓,如山花遍野,空谷幽兰,是何等的天真,是何等的美。

 

    李杜诗篇万口传,而今读来不新鲜。如今,书法这个曾经的主流文明正走向小众和保守,固化的意识和文化思维模式,让书法变得无所适从。书法不再有实用功能的今天,书法只能在象牙塔里自娱娱人吗?书法将何去何从?于是,书法的当代性思考,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忙碌的当下,忙到找不到了自己,而毛笔可以传达的守拙、返朴的精神,正是现代人太需要去寻找的本心。通过书写来调柔和净化自己的内心,并把自己的感受、对美的认知、对美的追求,能够通过毛笔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书法的空间美、线条美、用笔点画的韵律美是书法无穷无尽的源泉,运用好这些元素,生生不息地创造美,启发内心,唤起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应该是书法的当代作用。

 

    互联网的时代,如果用更多的时间来接触传统艺术,去深入了解和学习书法,大多数现代人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时间和机会。那么,用一种迅速的方式,让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和书法的互动,让他们感受到中国书法之美,我觉得最直接的方式是以心应心。大家都有这颗心,只要作品足够鲜活、足够动人,动人的心、动人的情,大家彼此能够直接相应而不会有任何障碍。通过毛笔,通过书写,心手合一处是这个纷乱紧张的世界中,人心应该向往的灿烂和纯真。

 

    对传统书法有效的继承、有效的传播是我们当下的课题,创造出与这个时代相应的新的笔墨语言、新的技法系统、新的艺术语汇和传播方式,让书法充满活力去相应当下这个生生不息的时代。将书法创作和相关的艺术创作与这个摇曳多姿的时代相呼应,让书法成为这个时代的审美需要,将上古书法真正的古意与这个时代相融相生,让书法走向大庭、广众,于是,我们又可以回到山花烂漫的审美国度……

 

    书法的跨界思维、书法的互联网思维、书法的国际视野、书法和生活的接轨、书法与设计……这些让书法“有用”的课题一一成为我们的面对。“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让书法走出书斋,走向生活,成为大众审美和日用,这应该是中国书法,也是中国艺术的未来之路。时尚和设计,是对当下生活的捕捉,生活遍一切处,审美遍一切处,中国书法之美,也可以更有力地承载和传播。

 

    书法的点、线、面、空间和韵律,千变万化,本身具足。自由造境,能生发出无穷的可能。经典书法元素的有效提取,鲜活的时代语汇和古典笔墨相融合,依托现代设计和现代传播,会派生出一个前所未有的艺术空间,那是一个中国语言与西方设计互融互生的创作,那是审美的“世界语”。古老的传统元素洋溢时代风尚。书法与设计,中国书法又一次成为原创的源头,书法与设计,显然是一条行得通的大路。

 

    大潮起,万花开……

 

 

(责任编辑: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