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特殊的乐器,传承了佛教千年的文化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妙清      时间:2018-11-23

风铃(摄影:惜缘法师)


钟(摄影:寂戒法师)


鼓(摄影:宣城弘愿寺)


世上有许多乐器,古琴松沉旷远,二胡深沉悲戚,笛子清脆婉转……不同的乐器给人带来的感觉是千差万别的。有人能从乐声中找到情感的共鸣,释放压力。


但佛教的乐器,不仅是声音的载体,更是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鼓、钟、木鱼、引磬、大磬、铙钹等佛教乐器,是佛对众生的教诲,是佛教徒回家的指引,也是佛教文化的传承。僧人称它们为“法器”。


寺院报时集众、禅堂坐参、佛殿诵念、食堂斋粥、升堂集众、普请巡寮等方方面面都离不开这些法器。你可曾思考过,这些法器有何作用?


钟和鼓是大众非常熟悉的两种寺院法器,常作报时、集众、念诵等作用。钟依其用途,可分为梵钟、唤钟。梵钟悬挂于钟楼上,用于召集大众,或作朝夕报时之用。唤钟吊于佛堂内的一隅,其用途在于通告法会等行事的开始,故亦称行事钟。


寺院的鼓也有不同的形状及大小,可分为法鼓、更鼓、斋鼓、晓鼓、茶鼓、普请鼓等。《敕修百丈清规》记载了不同鼓的用处。法鼓:凡住持上堂,小参,普说,入室,并击之。击鼓之法:上堂时三通,小参一通,普说五下,入室三下。皆当缓击。茶鼓长击一通,如上堂时,但节会稍促而已。普请鼓长击一通。更鼓早晚平击三通,余随更次击,库司主之。浴鼓四通,次第侯众击,知浴主之。已上宜各有常度,毋令失准。若新主持入院,诸法器一齐俱鸣。


一般寺院中,常见于大殿前的左右两方建钟鼓楼,分别安置钟鼓,称为“左钟右鼓”。寺院每于晨昏击钟敲鼓,以警行者当勤精进,慎勿放逸,称为“晨钟暮鼓”。


磬、木鱼、铛子、铪子、铙钹、铃等法器,常用于佛教日常念诵、法会等。形状不一,作用也各异。


木鱼和大磬一般摆放在香案前的供桌左右。木鱼因其形状而得名。《敕修百丈清规》中介绍,鱼昼夜不合眼,故用木制成鱼形,击之以警戒僧众昼夜思道。木鱼有两种:一为圆状,刻有鱼鳞,诵经礼佛时叩之,以调音节;另外一种为挺直鱼形,吊于库堂前,粥饭或集合僧众时用之。


磬主要用于诵经、梵呗、修法。佛教常用的大磬、引磬。大磬又名圆磬,形状如钵,直径从半尺到三尺不等。法会、课诵时,由维那以棓击鸣,以引导一切唱诵的起落、快慢、转合。引磬又名小磬。《禅林象器笺》云:小磬如桃大,底有窍,贯绪连缚小竹枝为柄,以小铁桴击之,名为引磬。盖因导引众,故名。引磬用于指挥行动,作为“板眼”,多于问讯、转身、礼拜等处敲用。


铛子以铜片制成,状如圆盘,四边凿有小孔,系于铜制圆形架上,下按木柄,以小槌击之。执铛子时,名“照面铛子”。


铪子,敲时左手托下铪,右手提上铪往下敲,必须音声响亮;不敲时,两铪相合,双手捧持,用二指与中指夹心,皆平胸次。


铙钹是法会时所用法器之一。铙与钹原为二种不同的乐器,后来混而并称为铙钹,流传至今。


铃是诵经时使用的法器之一。用青铜、紫铜等材质所制。铃有惊觉、欢喜、说法三义。鸣铃以供养诸佛,称为振铃。


初步了解佛教的部分法器后,可发现它们有不同的作用,但皆有佛教智慧蕴涵其中。既能警戒僧众,亦可度化众生。在中华文明几千年的历史中,都可找到人们对佛教法器的“独有情钟”。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这句诗是唐代诗人常建所写。他为人耿介自守,于仕途失意后怀着满腔的悲愤游历山川。一天,他步入一座古寺,一路的美景让他暂时忘记了烦忧。在此美景中,寺院传来敲钟击磬的空灵音。他忽然觉得万物都沉默静寂,这瞬间他顿悟了,心境也开阔起来。此后,便隐居山林,与山水为伴,怡然自得。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千年以前,诗人张继以钟声自我激励,重燃对生活的希望。千年之后,寒山寺方丈秋爽大和尚将寓意和平的“和合钟”赠与香港、台湾、加拿大、南极各地,希望以钟声传递和平,为大众消减烦恼。


岁月悠悠,晨钟暮鼓,木鱼声声。大磬、铛子、铪子等法器交错敲击声中,回荡着僧人诵经赞佛的悦耳梵呗声。这些特殊的乐器,传承了佛教千年的文化,如水般浸润人心,给人以身心的召唤与洗礼。


(责任编辑:李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