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文化 >

陆一飞:本焕长老的书法

发布者:妙若 来源:菩萨在线  时间:2017-03-11

 

禅门泰斗本焕长老


 本焕长老书法作品“佛”


 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满目慈悲


 本焕长老题字中


本焕长老赠与净慧长老的墨宝


“常随佛学”

 

 “精进”


 本焕长老认真读诵经书


 本焕长老所书的怀海堂匾额


 “怀海堂”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礼敬诸佛 恒顺众生”


 “福”


 “把握机会 放下万缘 一心学习 回报大众”

 

    本焕老和尚的字,是堂堂“大人字”,大海不扬波,格局很大,特别的庙堂气概。

 

    2006年的冬天,我第一次去黄梅四祖寺参加冬季禅七。四祖寺是中国禅宗第四代祖师道信大师的道场,创建于唐武德七年,是中国禅宗第一座寺院。

 

    现在的四祖禅寺是本焕老和尚复建的,宫殿式的传统寺院建筑,堂皇宏大。寺院重要的匾额、抱柱都是本焕长老书写的。那次的黄梅之行,第一次见到了净慧老和尚,第一次有了打坐的体验,也第一次见到本焕长老的字迹。

 

    四祖寺看到的字迹,是老人家九十多岁时写的,用笔规规矩矩,笔笔送到,字的气象撑得很开,守正不阿,威仪凛然。

 

    本老的字,似乎是从唐人中来,颜真卿楷书大字泱泱风烈的气象和风骨与本老特别呼应,本老字的来源应是从颜楷而来,毛笔打得开,收得拢,笔笔站得住,字字立得牢。稳当当如泰岳,大风吹不跑。九十多岁时写的字,和《东方塑画赞》、《颜家庙碑》的用笔、结体特别接近,特别庄严。

 

    本焕老和尚百岁前后的字迹变化很大,百岁后,字由端庄而变得更古拙,用笔还是那样扎实,结体上却出现了之前不曾见的天趣。

 

    我仔细看过本焕长老的许多照片,之前是很辛苦很实在的传统修行人的模样,百岁前后,相貌变了,龙象之态出现了,而且,笑容灿如星辰,这是百岁之前的留影中所见不到的。

 

    百岁前后的字也突然变化了,放松了,大开大合起来,结构的通透欹让,用笔的天真自然,老和尚的字由威严而现童心,之前唐楷颜真卿的底子依然还在,这股正气守了老人家一辈子,写字时却多了些隋人楷书以及北朝碑记的灵动和自由。

 

    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百岁后的字,字形上烂漫无住,用笔随机生发,气势上其实更恢弘。书为心画,本老的字又是一例实证。

 

    本老曾在沧桑岁月中,守望初心,手书佛经二十多万字之巨,曾见到一部《普贤菩萨行愿品》影印本,世称“血经”,是老人家早年的小楷抄经作品,用笔安详严谨,一丝不苟,用笔的细微变化和字与字之间无意中的律动,却已显现了晚年书迹的端倪。虽然是小楷书作,落落大方中弥漫着庙堂的正气。

 

    2015年夏天,在赵县柏林禅寺见过几件本老为柏林寺书写的贺联。因为写在已裱好的对联纸上,已是半生熟的纸了,所以见到的书迹墨色很特别,很沉着,线是积点成线的,点点点似珍珠串串,又很生辣。当时看到觉得高华中显得格外纯洁,干净到出水而不染的感觉。

 

    之后,见过几件长老九十多岁近百岁左右的字,如“常随佛学”、“莲苑”等,字形偏扁,横向取势,藏锋切入,逆锋切出,用笔非常周到,线守得很紧,但已经与常见的颜体风格迥异。

 

    本老的字迹,用笔其实很轻松,但字迹线条特别特别厚重,特别饱满,线很沉着,一股真气沉到纸的背面,线的两边也不会斑斑驳驳,是很干净的微微平动,线条格外饱满,墨色似乎在随着字势而动,又像是有很厚的墨堆在线上,像刻出来的,特别有体积感。

 

    本老字中的“点”直来直去,堂堂大方,古人说好的“点”如高空坠石,看了本老的字迹,果然是这个样子。

 

    岁臻百龄后的几年,本老的字更加奇古,真力弥满,万象在旁。把修行人自由高旷的星空给写出来了,落款“百岁”的“百”字往往是画出来的,特别有真趣。

 

    百岁那年的字,落笔铺锋,海底捞月似的。线条很粗壮,提按顿挫也很明显。线条比百岁前写的字更加润泽酣厚,边线与纸的摩擦偶尔会出现特别的苍茫。线和线都快碰到了,却干干净净不会交融,可以看出百岁翁超人的掌控能力。

 

    “精进”两个大字是老人102岁时书写,用笔特别干净,可能用的不是太大的笔,入纸出锋都用切笔,直截了当,整幅字来龙去脉交待得清清楚楚,一点也不含糊,通篇又特别沉着和厚重。“精”字四个竖笔的不规则、欹让、姿态无穷,而“进”字的“辶”厚重分明,尤其是收尾处出锋向右上一扬,凝重中见悠扬,恰似一柄铁如意。后来刻了一副匾,挂在了邢台玉泉寺的亭子上,浅褐色的底子,字是上好的石绿色。刻好后,“精进”两个字更显得斩钉截铁,特别威严,又有生气,挂在寺院里,天天催人奋进。

 

    自06年底去黄梅四祖禅寺参加禅七后,几乎每年都会去黄梅打坐,在净老的呵护下,享受一份禅悦。08年冬季禅七的时候,净慧老和尚和大家说:“黄梅四祖寺是本老一手恢复的,大家在这里用功,受用这么好的道场,要有饮水思源的心,老和尚已经一百多岁了,大家有机会去看看本焕老和尚。”

 

    于是,09年的春上,来到本老住锡的深圳弘法寺,在丈室见到了这位年已103岁的当代禅门泰斗。

 

    那天,本焕老和尚端坐在丈室,安详从容,不时会和大家说说话。“维摩无恙笑涡生,”老人家很会照顾人。我们来到本老身边时,我就觉得眼前的老人和之前见过的照片一模一样,仰之弥高却和蔼可亲。有一位熟悉的法师带我们向长老引荐,长老微笑着,用心地听着,点头。

 

    见面总有贪求的心,想和老人家合个影,老人家答应了。趁机又提出想请本老题个字,给后学者信心和力量,本老仔细听着,笑着,也答应了。不过,他说他退居了,写字要通过大和尚……

 

    晚上,来到丈室对面挂着本老亲笔题写的“衣钵传人”匾额的新丈室,见到印顺大和尚,把来龙去脉和他说明,大和尚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说好的,请老和尚近日题写。

 

    过了一周左右,就收到深圳弘法寺寄来的快递,小心拆封,里面是还飘着墨香的本老亲笔大字,饱满,中正,有大海一样的包容,落题处有些微颤……捧在手上,那么珍贵。

 

    2015年冬日,为编《一诚老和尚书法集》,我、吴伟正、王佩一行来到江西百丈山,1600米的高山,郁郁苍苍。山行一路,蜿蜒盘旋,傍晚日落时分到达峰顶,见到的景象却似一个平面的城池,有寺,有田,人间真的有世外桃源!这是一座庞大的唐式寺院,金灿灿、沉甸甸,远远看过去真是觉得是偶遇了仙山琼楼。走近,看到古意厚重的山门上,赫然悬挂着本焕老和尚题写的“百丈古刹”,敦朴厚重,让人望峰息心。这是唐代百丈祖师的道场,“百丈立清规”,后世禅寺都是以百丈怀海禅师立的规轨来落实修行的,这座在禅宗史上有重要影响的祖师道场,正是本焕长老晚年花了大量心血于荒山之巅恢复的大丛林。

 

    “怀海堂”匾额,也是本老手书,三个大字安安定定地安住在这盛唐的轩昂中,那么呼应和泰然,压得住。

 

    我们去时,寺院正在打禅七,在丈室拜访顿雄方丈时,看到丈室墙上挂着的本焕长老大幅书迹《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是横写的两行大字,用笔果断,磊磊落落,近看墨色沉着静穆,远看去却亮晶晶的一片,鲜活古润。一个个字像莲花在迎风而动。百岁之际,本焕长老的字已步入苍润老境,胸中海岳尽在点画之中了。

 

    常常会用心留意本老的墨迹,字迹点画中似乎都能听见长老的声音。

 

    103岁至106岁之间的本老字迹,很少再见到,每次见到,都会令我惊叹,厚重的线条愈发古拙,几乎是毛笔扎到纸后的平动,颤笔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一个个字如铁罗汉,敦敦的,字里边透露出北斗泰山的乾坤气象,都掩不住透着天真无邪的孩童气。

 

    大修行人字的境界和空间感总是和别人不一样,本老百岁后常写“福”字给人,这个福字很奇古,“礻”压得扁扁的,“畐”部的上半部连成了一条线,很长很长,曲曲折折的把白纸分割得更有视觉感,配上古拙如屈铁般的线条,特别好看。

 

    我还看到过老人家104、105岁左右书写的心经墨迹,枯墨、涨墨一任自然,满纸云烟,吞吐大荒,通篇是老透了的空灵,不滞不涩。见者都觉得惊奇,惊奇的是百多岁的老人字里边居然还有海纳百川般的力量。

 

    “把握机会,放下万缘,一心学习,回报大众。”这是长老106岁圆寂前用钢笔写下的字迹,字迹很轻松,很清明,是写在一张红色洒金宣纸上的,流畅而清净,撇捺活泼甚至有些悠扬,看这个内容,是老人家已知时至,写给自己的句子。字真的是心迹,从字里看得明白,老人正坦然而对着最后的光阴,是把心倒空后的心迹,月白风清。(文:陆一飞

     

2017.2.22

于西湖润庐

 

 

(文编:妙甜  责任编辑: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