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文化 >

武汉佛教界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系列六——潮音茅蓬卷

来源:武汉市佛教协会  发布者:妙诗  时间:2017-03-13

 

地处武汉市武昌区千家街的潮音茅蓬

 

    潮音茅蓬,初名“潮音草舍”。就屋舍之用,此处是太虚大师弘法武汉的驻锡之所;约化度之功,此地是以太虚之无边而兴无量教化之源地。

 

    潮音茅蓬位于武汉千家街武昌佛学院旧址,注定与海潮有缘。它诞生于潮流涌动、浩浩荡荡的民国时期,历经大浪淘沙的时代洗礼,将上世纪中叶佛教现代化的海潮之音弹奏至今。它时而低诉,时而高歌,时而吟唱,时而咏叹,永不停息地告诉世人,那些激荡于潮音月刊的智慧思潮,那些起伏于佛学院堂的真知灼见,那些倾尽慈悲鞠躬尽瘁的信仰生命,并没有随着太虚大师的暂别而成为历史,也没有因为世界潮流的风起云涌而散落灰堆。

 

    潮音茅蓬是时代潮流的见证者,大乘佛法的见证者,汉传佛教的见证者,大师胸怀的见证者,伟大救度的见证者。它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智慧高峰,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精神气质,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生命热度。

 

    三椽茅庐虽小,可纳磅礴浩荡之时代潮涌;半亩草舍犹存,常响法界无尽之大悲觉音!潮音茅蓬,早已成为佛弟子永久缅怀、矢志追随的精神圣地,也成为当代汉传佛教纪念太虚大师、传承大师精神、再启大乘法化的时代地标。

 

    潮音草舍平地起,海潮觉音遍寰宇

 

    今天的千家街武昌佛学院旧址,当年壮丽的院舍唯留下潮音茅蓬与太虚大师舍利塔。但这里曾经启建中国近代最早的佛学院,最先投入到太虚大师整理僧伽制度、进行佛教现代化的实践中去,并且成为不可逾越的高峰。

  

 太虚法师肖像

 

    太虚大师与武汉有着殊胜因缘,对武汉佛教的发展曾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武汉市志·佛教篇》记载:“民国初年,太虚大师曾到汉讲经说法。在以太虚大师为导师的汉口佛教会的影响下,武汉三镇及周边各县相继成立佛教正信会或分支机构,几年内皈依五戒者先后达6万人之多。他创办的武昌佛学院,带动了全国佛教僧人办学之风。”太虚大师在自传中热切回忆“武汉的佛化,真堪称盛极一时!”

  

潮音茅蓬堂中供奉的太虚大师法相

 

    盛况之际,1921年《海潮音》杂志迁址武汉编发,1922年武昌佛学院创始。太虚大师曾在《佛学院置院舍记》一文中详细记述了佛学院选址千家街的因缘与落成的经过:

 

    “佛学院之名,未前闻也。民国第一辛酉冬,始在汉口创议,翌秋即开学于武昌。人或诧其出现于世之突兀,而不知机凑缘会,实非偶然。今就置院舍一端言之,亦大有可纪者在也。先是、诸发起人分任常费,于武汉三镇,数数觅赁屋不得,旋成立筹备处,举李慧心居士为院护,述其事于院舍原主人黎君少屏,黎君慨然愿让售其旧宅。诸院董虞款难骤齐,黎允先典先用,议遂定。四月十五日进舍,亟从事修整,改造讲堂、行持处、斋堂、寝室,添建厨房、浴室、厕所,克期取办,遂于七月开院。顷者、缴清原价,由典成购,而院中学人济济,且修业一期有余矣。”

 

世界佛学苑图书馆馆舍实景照片

 

    又于《归元寺讲经与佛学院的开办》一文进一步说明了佛学院选址于此的经过、佛学院的环境及首次驻锡佛学院的时间:

 

    “讲经完毕了,我移居武昌皮公馆以暂休息。因汉口过于烦嚣,所以专在汉阳、武昌两处探寻适宜的院址;亦曾到过现在建筑武汉大学的东湖等处,拟置地建屋。然以秋季即须开学,为时不及,卒乃于武昌通湘门内、觅得堪用的空宅。此宅系清季川汉铁路总办黎大钧所建,黎总办是黎大总统的族叔,黎总统在那个时候是湖北的陆军协统,驻军的地点与这个屋地邻近,所以建造的时候,亦曾经黎总统监督工程,造后即由黎劭平继为宅主。……劭平与佛学院发起人李隐尘、王芗荪等原为至好,且赞成办佛学院的宗旨,乃愿将此宅出让为院址。隐尘等约我看后,我观此宅四围空旷,门前甚堂皇壮丽,宅中兼有林沼花圃,加以添造修理后,足可适用,遂议缴价一万五千元以取得斯屋。……到汉口已六月底了,佛学院修理完竣,购置设备亦大致就绪,故我即进佛学院住。”

  

佛学院初级大学开学纪念

 

    佛学院址的选定与修葺完善,意味着太虚大师一生弘法事业的最辉煌阶段的展开有了实地的依托。1934年,《海潮音》杂志已成功刊发十五年。《海潮音》“诞生于华东之沪杭,一迁北平,三度迁沪,而两移于华中之武汉居最久”,作为“应人海时代潮流而宣发之觉音”,宗旨是“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应导现代人心正思”。它是当时影响最大、智慧含量最高与最能扼住时代命脉的佛教期刊,所产生的历史影响当时没有任何一份佛教刊物可以比拟,对武汉乃至全国佛教复兴运动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以《海潮音》刊发十五周年之契机,杂志社及佛学院同仁提出建专舍以供《海潮音》杂志社经营之用,得到了太虚大师的认可,“潮音草舍”于1935年落成。

 

李基鸿居士手书的《潮音草舍记》

 

    1935年《海潮音》第十六卷第十二号上刊登了李基鸿(了空)居士手书的《潮音草舍记》,介了绍“潮音草舍”的启建缘起:

 

    “乃议出十五周年专刊,并另建茅屋三椽经营社事,请命于大师,得许可”。法舫法师纪文:“本刊去岁因届十五周年,于第十六卷出专号,建草舍,舍成,了空居士撰记并书,爰刊卷末以纪念。”

  

太虚大师与了空居士普陀合影

 

    《潮音草舍记》还介绍了草舍建成的最初布局与周边环境:“爰辟院中隅地周半亩,鸠工庀材,不期月而搞成,颜曰‘潮音草舍’,纪实也。舍之左右又老树数株,交荫环绕,望之森森然有土山方塘、檀幽胜山之阜。可莳杂卉塘之水,可饲游鳞,尤足珍者。其间金桂数丛,根盘实茂,恒于秋中独放异香。闻户外彼平原庄上之佳植,宁有逾于此乎?”

 

在海潮音第二十二卷第二期发行的《潮音草舍诗存序》

 

    以建潮音草舍之因缘,李基鸿居士编缀太虚大师诗偈,于1939年汇成《潮音草舍诗存》,发表于海潮音第二十二卷第二号的《潮音草舍诗存序》记叙了编辑该诗存的因缘“(太虚大师)尝曰:吾之诗盖聊以志游耳,故不复缀辑。余(李基鸿居士)从散见于海潮音者,读之每觉精义洋溢,志气磅礴,辄为之低咏高吟而不能自已。昔海潮音十五周,余于武昌世界佛学苑建潮音草舍为师纪念,即从事搜集师之诗偈,渐已褒然成卷。今腊月,值师五十初度,谋刊布之以为师寿”。

 

    今天,作为武昌佛学院主体建筑的黎家旧宅已经不存,但潮音茅蓬仍安静伫立。佛学院旧址内,太虚大师舍利塔被生机勃勃的白兰、茉莉花,石榴等绿色植物围绕着。塔后红瓦房,即是潮音茅蓬。

  

昌明长老为潮音茅蓬提写的匾额

 

    茅蓬外形简单,格局大方,左右两厢,中设明堂,正是方丈一间,可纳百万龙天。中庭院落,朴素洁净,庄严寂静。湖北省原佛教协会会长昌明长老亲书匾额“潮音茅蓬”宁静高悬。太虚大师正是在此运筹帷幄,智超群伦,慈悲济世,法化千古。

  


 

李炳南老居士恭书联语

 

    明堂正中供奉着太虚大师的庄严法像。太虚大师像侧,悬挂着李炳南居士手书供养赞誉太虚大师的对联——“清净庄严超群圣,慈悲喜舍度群伦”。曾经,这一丈见方的茅蓬中,声声佛法之觉音唱咏澎湃,响彻九州!

 

    《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梵音海潮音”之语,历来为佛教四众熟悉。太虚大师为何独拈提“海潮音”之名?这是将佛经中“海潮音”之意寓予时代潮流浩荡之势,而由茫茫人海之无边思潮中特显佛法尽虚空、遍法界化度众生、应机无尽而能冲破一切局限直至圆成之觉音。

  

太虚大师肖照

 

    音之大者,譬之于海潮。海潮无念,不违其时,与大悲之音声应时适机而说法相似。太虚大师在《释海潮音》一文中逐字诠释“海潮音”之义:

 

    释“海”——

    豁通无住之谓海;深广无际之谓海;含容无量之谓海;出生无尽之谓海。

 

    释“潮”——

    从缘起息之谓潮;应时往还之谓潮;有大势力之谓潮;能为变化之谓潮。

 

    释“音”——

    声能感心者之谓音;声能诠义者之谓音;声能表情者之谓音;声能显性者之谓音。

 

    释“海潮”——

    海有不潮者,如二乘之空海;潮有非海者,如三界之有漏。

    海无永断潮者,潮无不通海者。

    是直接从海流出旋流归海之潮,谓之海潮;

    是海中所有之潮,谓之海潮;

    有潮之海,然即是潮,谓之海潮。

 

    释“海潮音”——

    本无成见,从缘而发之音谓潮音;随顺当机,应时而施之音谓潮音;

    冲破现前环境,突开时下趋势之言论谓潮音;

    独造适宜环境,自成优先趋势之言论谓潮音。

 

 《海潮音》书影

 

    又《海潮音月刊出现世间的宣言》中指出:“海潮音非他,就是人海思潮中的觉音。”并分析了世间新思潮之成因:“人心超时代而本存,时代附人心而变着,谓之现代人心;虽未尝无空间普遍性,然绝不有时间的常住性,换言之,即现在周遍人世的新思潮是也。思潮的起灭相续,刹那不停。客观的境,遍显于过未,故将谓之新而所新者已旧。主观的心,恒转于现在,故将谓之旧而能旧者方新。今世俗所谓新思潮者,要亦所新之已旧,而非能旧之方新也。”

 

    世间思潮虽丰富万千,但“既没有自觉自主的力,也没有善的标准与真的轨持”。《海潮音》之宗旨乃在“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应导现代人心正思”,即“寻出个善的标准与真的轨持,发生出自觉自主的力量来,乃能顺引着这现代的人心,使不平者平,不安者安,而咸得其思想之正”,对于种种思想学说“加其上而顺应之,处其中而适应之,超其前而导引之,从其旁而导救之,为此研究讲论那大乘佛法”。

 

海潮音历届职员摄影

 

    为阐明弘扬大乘佛法,便“发生了一个发扬大乘佛法真义的海潮音”,“将这大乘佛法的真义,称举到人海思潮的最高性上去,为现代人心作正思惟的标准……将这大乘佛法的真义,宣布到人海思潮的最大性上去,为现代人心作正思惟的轨持”。

 

    以上,不仅是《海潮音》杂志的办刊宗旨,也是太虚大师弘法的宗旨。海潮音是法界海会人生潮流中所有之觉生,是大悲救世之音,是化度众生的潮吼之音。它顺应时代而超越时代,立足人心而救度人心。潮音茅蓬以“潮音”之名,成就潮音杂志之弘宣,将佛法应时适机的大悲音声传遍寰宇、布满虚空,而成为佛教现代化海潮泛起初始之声的实体象征。

您的支持将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感恩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