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文化 >

本无与无本——道安之般若学(1)

发布者:妙然 来源:天祥哲思录公众号  时间:2017-03-14

 

前者本无末有 后者则是本末皆空

 

    从字面看,“本无”当有二义,一是本即无,“无”是本体;二是无本,就是无“本体”。也有人理解为:前者本无末有;后者则是本末皆空。

 

    佛法初来,有二系并流汉地,一为禅法,一为般若,道安集二系之大成。其时,正始玄风飚起,《般若》、《方等》因与之相契而得以流行。道安兼擅内外,研讲穷年,以本无之说与玄学贵无派遥相呼应。


    自汉之末叶,讫刘宋初年,《般若经》最为流行者,译本亦甚多。最早者为支娄迦谶之十卷《道行》。《放光》《光赞》,同为《大品》。《光赞》因得道安之表彰,乃转相流传。及鸠摩罗什入长安,重译大小品,盛弘性空典籍,般若学遂如日中天。其实,《般若》学之始盛,远在什公以前。当时《老》、《庄》、《般若》相提并论,《般若》于是得以附之光大。牟子《理惑论》及《大明度经注》等,均援用《老》《庄》玄理,诠释般若性空之说。释道安《鼻奈耶序》曰:“经流秦土,有自来矣。随天竺沙门所持来经,遇而便出。于十二部,《毗日罗》(《方等》)部最多。以斯邦人《老》、《庄》教行,与《方等》经兼忘相似,故因风易行也。”可见,般若学的传播同《老》、《庄》哲学的关系,以及道安对般若的中国化理解。汤用彤指出:“盖在此时代,中国学术实生一大变动,而般若学为其主力之一也。吾称此时代为释道安时代者,盖安公用力最勤,后世推为正宗也。”由此可知,道安之世,“《般若》研究乃大盛也。”[1]

 

    汤用彤先生说:释家性空之说,适有似于老庄之虚无;佛之涅槃寂灭,又可比于老庄之无为,本无之各家,尤兼善内外,佛教性空“本无”之说,凭藉老庄清谈,吸引一代文人名士,天下学术,渐为释子所篡夺,本无义由是而兴起。

 

    本无之说,昙济谓之为六家七宗之第一宗。大多视为道安或法汰之说。慧达认为慧远之学属本无义,竺法深对般若的理解,实为本无异宗。僧肇《不真空论》批判的本无义,其指向则是法汰,而吉藏强调法汰亦属本无异宗。其实,本无之说,广而言之,几乎可以说是般若的别名。更何况,佛学以缘生为基石,否定有创造一切的本体的存在,曰缘起性空,因此也可以说“本无”即佛教哲学的核心。可见,般若六家七宗的分别,只是魏晋时期中国佛教学者对佛教般若性空的诠释不同而已。慧达《肇论疏》曰:“远法师本无义云,因缘之所有者,本无之所无。本无之所无者,谓之本无。本无与法性同实而异名也。”慧远作《法性论》,以法性为本体,这里言本无与法性同实异名;由此,推而广之,慧远法性本体称为本无宗,亦无不可。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从佛学本体之无,到“无”之本体,即无本体到以“无”为本体的转变,恰恰表现了魏晋玄风中“有生于无”的《老》《庄》哲学,对佛教以缘生为基础的非本体论的无痕换骨的改造。这一转变,或者说改造,显然是佛学庄老化、中国化的转捩点。

 

    道安毕其一生,与般若学相始终,无论在河北,在襄阳,还是在关中,无论是讲学,还是译经,其宗旨所归,皆在《般若》,于《般若》研究亦最勤。《祐录》载其所著述,亦多与《般若》有关,如:


    《光赞折中解》一卷;
    《光赞抄解》一卷;
    《放光般若折疑准》一卷;
    《放光般若折疑略》一卷;
    《般若折疑略序》;
    《放光般若起尽解》一卷;
    《道行经集异注》一卷;
    《道行经序》;
    《实相义》;
    《道行指归》;
    《大品序》;
    《合放光光赞略解序》;
    《摩诃钵罗若波罗蜜经抄序》;
    《性空论》[2]。
 
    据此说道安是本无宗的代表亦无不可。

 

    尽管如此,本无之说见诸道安的相关著作者不多,可见者仅有其译经之序言,大多见诸其他人的评价或转述。道安弟子僧睿有《喻疑论》曾言:“附文求旨,义不远宗,言不乖实,起之于亡师。”这是对道安佛经翻译工作的高度肯定;在《大品经序》中又曰:“亡师安和上凿荒途以开辙,标玄指于性空,落乖踪而直达,殆不以谬文为阂也。亹亹之功,思过其半,迈之远矣。”这里显然以其师道安之学,为“性空”之说,即般若学。其《毗摩罗诘提经义疏序》还说:“格义迂而乖本,六家偏而不即。性空之宗,以今验之,最得其实。”这里的意思是,道安的性空之宗,与格义之乖本、六家之偏颇均不相同,最能得般若性空之真实。元康《肇论疏》也曾言之曰:“如安法师立义以性空为宗,作《性空论》;什法师立义以实相为宗,作《实相论》,是谓‘命宗’也。”可见当时,道安之学以性空闻名,并被视为般若学之重心。梁武帝在《大品经序》也以“叔兰开源,弥天导江,鸠摩罗什澍以甘泉,三译五校,可谓详矣”,阐明道安与竺叔兰、罗什并驾齐驱,把般若学推向高峰。其实,般若学的兴盛实在同当时的清谈之风有关,况且,自汉代佛教西来,汉译佛典,斟酌道家之说,以“本无”翻译“真如”,真如即般若,般若即性空,于是性空与本无,异曲同工,本无也就成了般若学的别名。道安的性空宗也就是本无宗了。(文:麻天祥)

 

    [1]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157页,武汉大学出版社,2008年。
    [2]另见元康《肇论疏》,或即上之所记《实相义》。

 

 

(文编:妙甜  责任编辑: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