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文化 >

圣凯法师:“多元一体、并行不悖”的人间佛教史观

来源:师道大学堂  发布者:妙然  时间:2017-06-06

 


太虚大师

 

    “人间佛教”自太虚大师等大德倡导以来,经过近百年的探讨、实践和弘扬,已经获得佛教界和社会各界的赞许和认同,成为当今全世界汉传佛教界共同举扬的旗帜,显示出蓬勃的生命力与广泛的影响力,成为“二十世纪中国佛教最宝贵的智慧结晶”。“人间佛教”的理论与实践,涉及到对佛陀本怀的准确把握和对佛教弘传历史、佛教现状的清醒反思,更需要对现代文明乃至未来社会的特质、走向的深刻洞察,“人间佛教”的提倡、实践与弘扬是当代全球汉传佛教界的“集体智慧结晶”。因此,梳理“人间佛教”的内涵与发展,深化“人间佛教”的思想,这是佛教界、学术界乃至社会各界的共同命题。

 

    一、“人间佛教”是百年汉传佛教的集体智慧结晶

 

    “人间佛教”始倡于太虚大师,是在佛法契理契机原则的指导下,对中国传统佛教“非人间”的弊病之纠治,其前提,是对明清佛教积弊和教界衰朽现状的揭露与批判。1933年10月,太虚大师在汉口市商会做《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的演讲,明确提出“人间佛教,乃是以佛教的道理来改良社会,使人类进步,把世界改善的佛教。”而建设人间成为“人间净土”,则是人间佛教的现实落足点。1934年1月由太虚大师创办的佛教期刊《海潮音》杂志特地出版了“人间佛教”专号,刊登了此文,至此,“人间佛教”广为人知,已趋成熟,成为了中国佛教界继承传统、别开生面的一股新思潮,获得广大佛教徒和社会人士的大力支持和热烈赞同,正式拉开了现代化佛教复兴的帷幕。太虚大师在大量的讲演、著述中,分析了时代思潮和人心趋向,从判教、经典体系、修行之道、防治偏弊等多个方面,建构起人间佛教的理论体系。


    太虚大师于1944年在汉藏教理院作《人生佛教开题》时,提出“人生佛教”的目的及其效果有四种:一、人生改善,即行五戒等善法净化人间,以佛法从事社会经济、教育、法律、政治乃至国际交流,以佛法融摄科学、哲学、儒学等,达成改善个体的人生与人间社会;二、后世增胜,根据业力轮回原理,修十善业及诸禅定而上生天界,持佛号而往生净土,这样可含摄净土信仰与密教信仰乃至其他宗教;三、生死解脱,这是佛法不共世间之教法,断除生死烦恼而脱离轮回之苦;四、法界圆明,即修习大乘佛教的菩萨道,生菩提心与大悲心,修行无尽福德与般若,断尽所有烦恼习气,最终圆明法界而融通无碍。因此,“人生佛教”是包含了全部佛法的目的与效果,以前三层为方便,以法界圆明的佛果最究竟。

 

    太虚大师由此总结说:“今倡人生佛教,旨在从现实人生为基础,改善之,净化之,以实践人乘行果,而圆解佛法真理,引发大菩提心,学修菩萨胜行,而隐摄天乘二乘在菩萨中,直达法界圆明之极果。即人即菩萨而进至于成佛,是人生佛教之不共行果也。”所以,“人生佛教”是以“人生”为基础,改善人生的生活行为,使其“合理化、道德化,不断地向上进步”,而以菩萨行成佛为最终价值取向。佛法对提升人生的道德、智慧、素质具有独特的意义,这是人间佛教的自觉、自利义;同时,“人间佛教”要展开对“人”的教化,以人间为教化对象,在人间弘法,通过教化活动在人间实现“人间净土”,即建设心灵净化、道德高尚的人间社会,这是“人间佛教”的觉他、利他义。由此反观太虚大师所讲的人生佛教四种目的,可知“人间佛教”是佛陀精神的弘扬与回归,直接继承了原始佛教以人为本的思想,立足于佛陀教化世间的根本精神,对传统佛教作出了契合时代地解读。太虚大师的四句偈语:“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圆佛即成,是名真现实”正是道出了人间佛教的真谛。

 

法舫法师



印顺法师

 

    在20世纪30、40年代,“人间佛教”已经在佛教界和社会上颇有影响。法舫在暹罗讲说人间佛教,撰有《依圣言量来建设人间佛教》等文。印顺法师(1906年-2005)首先总结整理了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编写了《太虚大师全书》,其后,更在理论上对人间佛教思想基础加以进一步地夯实,一面丰富了太虚大师首创的人间佛教理论构建,另一方面依据史料经典对其做出了若干修正,使其更为符合印度以来佛教三法印的精神。印顺法师在《人间佛教要略》中提到:一、人间佛教“论题核心”是“人、菩萨、佛——从人而发心修菩萨行,由修菩萨行圆满而成佛”;二、人间佛教“理论原则”是“法与律合一”;三、人间佛教的“时代倾向”为少壮青年,这并非老人不能学菩萨行,而是当今时代应重视少壮青年的皈信。这是印顺法师依人间佛教而契时机的叙说。

 


竺摩法师

 

    1938年,竺摩法师(1913-2002)赴港澳弘法前,撰写和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从太虚大师人间佛教的革新思想出发,强调佛教要关怀社会,积极维护佛教的优良传统与救世形象,自觉推展太虚的佛教革新思想,其比较突出的人间佛教主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积极关怀社会;二、立下护法救教的宏愿;三、具有新僧制的自觉,由此吹响了近代以来南洋佛教复兴的号角。

 

您的支持将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感恩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