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名寺古刹 > 列表 >

陕西法门寺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一休  时间:2010-01-08

 

陕西法门寺远景


法门寺


法门寺全景


法门寺


法门寺全景


夜晚的法门寺

 

[寺院简介 ]

 

    法门寺位于扶风县城北十公里的法门镇。始建于东汉末年,发迹于北魏,起兴于隋,鼎盛于唐,被誉为“皇家寺庙”,因安置释迦牟尼佛指骨舍利而成为举国仰望的佛教圣地。在20世纪中国现代考古发现中,法门寺地宫是最重大的发现之一。公元1987年4月,2000多件大唐皇室重宝簇拥着举世无双的佛指舍利横空出世,法门寺在一夜之间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历史缘起]

 

    “周原膴膴,馑荼如饴”,周原,这块歧山南麓、渭水北岸的沃土,是周人的祖庭,也是中华文明最主要的发源地之一。在这里,炎黄足迹播下了周族之根,周文化谱写了历史华章,秦文化撰就了时代新篇。其后的法门寺文化得以生发,正有赖于大地母亲的孕育。其人文之盛,诚如孔子所誉“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丝路西去,佛典东来,自丝绸之路开通以来,中外文化交流日见扩展。法门寺地处东传佛教必然经途,其后法门寺之勃兴,实已自此开端。

 

  公元前6至5世纪,古印度的悉达多创立了佛教。他的遗体火化后结成舍利。公元前3世纪中叶的阿育王时代,佛教传向中亚、西亚,并于公元前1世纪末进入中国。在佛教传播过程中,佛舍利被分散在世界各地建塔供养,其中一节佛指舍利就安葬在法门寺。法门寺建于佛教盛行的北魏时期。公元558年,北魏皇室后裔拓跋育进行大规模扩建,并开创了供奉法门寺佛骨的先河。在不久爆发的北周武帝灭佛运动中法门寺遭到重创。

 

  法门寺因北周之灭佛而沉沦衰落,又因隋文帝之崇佛而东山再起。延及唐代,法门寺迎来了它最为辉煌的时期。法门寺的寺名为唐高祖李渊所取,他当时名义上还是隋恭帝杨侑的大丞相。唐王朝建立后,法门寺成为帝国崇拜、供养佛舍利的中心和皇家内道场,在国家宗教生活中占据至高无上的地位。

 

  唐王朝继承隋代供养佛舍利的做法,并形成“三十年一开”的制度,因为皇帝们相信定期迎送供养佛骨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富庶、康泰和和平。自太宗皇帝开启地宫供养佛骨后,在唐代的200多年间,先后有高宗、武后、中宗、肃宗、德宗、宪宗、懿宗和僖宗8位皇帝6次将佛骨迎进皇宫供养。唐帝迎送佛骨成为唐代宗教生活的重大盛典。

 

  唐代的法门寺,被诸帝视为皇家奉佛的总道场,备受尊崇。朝廷不惜巨资,几经扩建,终成瑰琳宫二十四院之宏工巨制,是为古代中国规模最大、等级最高、宗派最多、僧人最众的皇家寺院。法门寺的住持则由皇帝亲自任命。寺内大、小乘并弘,显、密圆融,成为唐代丛林梵刹之典范。如同唐代社会对各种文化所体现出的包容精神一样,唐代法门寺的佛教亦表现出各宗各派、共存共荣的兼容态度,这是其最值得称述的特点之一。

 

  唐咸通十五年(874)正月四日,唐王朝在最后一次送还佛骨时,用曼荼罗(结坛)之形式,按照佛教仪轨,以地宫中室为中心,四枚舍利为主体,构塑包罗万象的大千世界,以此实现“八荒来服,四海无波”的护国佑民理想。这是中国佛教密宗的最高结集,体现出印度佛教中国化后,融合儒家大同世界观念而再度升华的理想境界。

 

  唐代法门寺兴隆的基础是寺院经济实力雄厚。其经济来源是各方施舍,共成圣事:

 

    一是王室施舍。显庆四年(659)九月,高宗给钱五千,绢50匹,以充供养;同年十月,又敕常侍王君德送绢3000匹,供造阿育王像和补故塔用。显庆五年(660)三月,龙朔二年(662)二月前,则天皇后舍所寝衣帐、直绢1000匹,并为佛祖真身舍利造九重宝函和金棺银椁。长安四年(704)冬,施绢3000匹。上元初(760)七月,肃宗诏赐瑟瑟像一铺,事以金银之具,另有金襕袈裟以及檀香数百两之赠。贞元6年(790)二月迎佛骨时,倾都瞻礼,施财巨万。同时王室还赏赐给法门寺田产、房屋和车马。

 

    二是王公朝士布施,如三迎佛骨时“舍财投宝者耻后”,五迎佛骨时“舍施唯恐弗及,有竭产充施者”;咸通迎佛骨时,“宰相以下竟施金帛,不可胜纪”。

 

    三是民间施舍,都城长安还为佛骨成立了民间布施机构迎真身舍利,自开元之后,迄于咸通,计其资积无限。

 

    宋代的法门寺虽不可与唐时的繁盛同日而语,但仍承袭了唐代皇家寺院之宏阔气势。法门寺寺藏文物记载,当时仅二十四院之一的“浴室院”即可日浴千人,其庞大之规模可想而知。北宋皇帝多崇佛佞道,宋徽宗曾为法门寺题写“皇帝佛国”寺额。

 

  金元之际,法门寺仍是关中名刹。寺藏金碑有法门寺僧人抄写大藏经5000卷及天王院香雪堂僧人颂经、煮茶的记载。金人也刻诗碑盛赞其寺塔,有“三级风檐压鲁地,九盘轮相壮秦川”之语,这正是其形象化的真实写照。

 

  明清以后,法门寺逐渐走向衰落,已无昔日繁荣景象,但从寺藏明碑可知当时仍有二十四院之宏伟建制。明万历年间灾荒连年,民间集资修建宝塔刻文,真实反映了当时工程之艰难。明隆庆三年(1569),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法门寺唐代四级木塔倒毁。有僧人为修复宝塔,以铁锁穿透肩筋四处化募,后有西蜀居士刻石以记其事。明神宗万历七年(1579),当地百姓集资重建法门寺塔,历时30年建成八棱十三级砖塔。清代对法门寺时有修葺,但规模不大。

 

  民国时期,法门寺更见凋敝。民国二十八年(1939),在爱国志士朱子桥先生的主持下,完成了自晚明以来最大规模的维修。朱子桥,著名将军、大慈善家。民国二十八年来陕西赈灾,见法门寺寺宇残破,寺塔倾斜,遂以工代赈,维修寺塔。“文革”期间,寺院住持良卿法师为保护寺院而自焚。

 

  1986年,经国家文化部批准,陕西省政府决定重建寺塔。次年2月底,开始清理塔基。地宫的发掘结束了法门寺一段古老的历史,一页新的历史从此开篇。历史记得这个伟大的时刻——公元1987年4月3日,考古工作者意外地发现了法门寺塔下唐代地宫,“从地涌出多宝龛,照古腾今无与并”,在沉寂了1113年之后,2000多件大唐国宝重器,簇拥着佛祖真身指骨舍利重回人间!

您的支持将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感恩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