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明星 > 明星 >

专访全球首部佛陀经教电影《首楞严演义》编剧与导演——张迪

发布者:妙若 来源:菩萨在线  时间:2017-04-29

 


佛陀经教电影《首楞严演义》中的一件道具——译经场誉抄出的一页经卷


达•芬奇宗教题材绘画作品《最后的晚餐》


但丁宗教题材文学作品《神曲》中的插图


中国敦煌洞窟壁艺术



“伟大的友谊”——导演张迪(电影拍摄期间短期出家,法名宝迪)与摄影指导田波,在佛陀经教电影《首楞严演义》的拍摄现场,探讨着“译经场”的拍摄方案

 

 

   卷首语一:

 

   有这么一个书生,他叫张迪。

 

   他有着多重身份,既是电影导演,又是国学导师。

 

   既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本科毕业的高材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研究生,

 

   又是本焕学院佛教传播学专业讲师、佛教艺术与传播学专业教研组组长。

 

   这些身份让他有着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独特气质。

 

   而最令人惊叹的是,是他执导拍摄了一部史无前例的佛陀经教电影——《首楞严演义》。

 

   卷首语二: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真人演绎的方式,将一部佛教经典拍成电影。带领观众回归佛陀住世的古印度,饱含浪漫的宗教情怀。

 

   人生能有多少个第一次,这部影片的上映,堪称佛教文化传播史上的盛事,也堪为佛教艺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这部影片于2017年4月24日在马来西亚内部首映成功之后,即将于5月3日“释迦牟尼佛圣诞日”之际,在福建宁德瑞迹寺举行中国大陆内部首映仪式。

 

   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导演、编剧张迪老师,老师也在文殊菩萨圣诞日即将到来之际,带来了对所有歌友和读者们的真诚问候,感恩。

 

   小编对话张迪老师

 

   小编:您为什么会选择用电影的方式去演绎一部佛教经典? 

 

   导演: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首先,感恩中国福建省宁德瑞迹寺的住持法师——性龙上人,他是我愿依止的一位恩师。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够得以成办,归根结底,要溯源于性龙法师早在十几年前发下的一个大愿:他梦想有一天,能够召集一批优秀的电影艺术家、制作者们,乃至各界社会资源,来共同将这部在“末法时代”关系到佛教兴衰的《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拍成电影,并以这种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直观的电影手法,来弘扬《楞严经》,为众生开启究竟无上的佛陀智慧,帮助新时代的修行者加深对经典的印象和理解,促进佛子早日破密开悟、永获正知正见!

 

   在性龙法师刚开始发这个愿的时候,我还在经历着青春激荡的大学本科时代——据说,那是在2003年左右。后来,由于种种客观条件尚还不成熟,性龙法师的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化作现实。直到12年以后,在2015年的春天,我有幸结识了性龙法师,我跟法师一见如故,彼此感到志趣暗合、心意相通,于是感应道交,我便乘着法师的大愿,义无反顾的踏上了这段浪漫而多舛的圆梦之旅。

 

   一切似乎早已注定,缘,实在妙不可言。

 

   而在我个人的印象当中,古往今来,人类在文化艺术上所创造出的成果、建树,常在宗教领域登峰造极——不管在哪一种宗教里,无论是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还是诗歌、文学、戏剧等种种形式,都曾留下过永垂不朽的骇俗之作。这种种无可挑剔的宗教文艺作品,永远不随时代演进而衰没淘汰,不随时间推移而积毁殆尽,浓郁的宗教情怀和人文主义光芒耀眼,永不黯淡,永不褪色!

 

   达•芬奇《最后的晚餐》、西斯廷教堂的穹顶、巴赫的交响弥撒、但丁的《神曲》、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古今中外,宗教文化艺术作品的经典案例,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古往今来,博大精深的宗教艺术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在宗教艺术里面,我们不仅能够深深感受到人类文明的滋养、文化艺术的熏陶,更能够从浓厚的宗教悲悯情怀和人文主义的光芒中,抚慰疲惫的灵魂、疗愈颓衰的心灵——那种浪漫,那种唯美——那简直是人生于世间最高雅的精神享受了。

 

   你是否能够感同身受?

 

   在世界各类宗教当中,佛教是我的个人信仰。佛教,虽说也是中国历史文化中的舶来品,但它早已完美的融入中国的传统国学文化的血脉之中,儒、释、道三学,在我的心里,不分彼此,不分伯仲。而佛教艺术,随着佛教文化和信仰的传播历史,遍历沧桑聚变,万变又不离其宗,给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了一笔又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光辉永垂史册。仅举一例——敦煌艺术,这就足令我们顶礼膜拜,并终其一生进行研究、发掘、考证的了。

 

   宗教艺术,向来是世界文化艺术巅峰水准的集大成者;中国佛教艺术,也曾走在时代的前列,也曾是古代传统文化艺术的向导和生力军,也曾引领过中国古代国学文化的先进方向。从理想上来说,当今佛教艺术仍应该是中国乃至世界文化艺术巅峰水准的集大成者,引领时代潮流;可现实骨感得很,近现代中国佛教艺术的发展明显迟缓下来,弱化了自身的鲜明个性与特色,又难以摆脱中国封建文化的路径依赖;同时在生态上,也颇适应不了当下这个“急功近利、活色生香、虚实难辨、雅俗失格”的“互联网文化”时代了。

 

   小编:您用电影演绎佛经,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导演:电影,是门综合的艺术形态,并依赖最前沿的数字媒体技术得以操作、实现。它正符合我上述的——“是各类艺术巅峰水准的集大成者”。

 

   如果你有机会到了北京电影学院,就不难明显的感受到,那些挚爱电影并怀揣抱负的电影艺术青年学子,是将电影作为一种信仰而去追求的。我本人就是从“北京电影学院体系”中走出来的,电影,是我大学本科时代的专业,是我的老本行;当然,也无外乎是我会以之作为毕生追求的梦想之物。

 

   电影,对我来说,是一种很接地气的东西,它不是虚无缥缈的幻梦,更不是满足虚荣的把戏。电影对我来说,是一种重要的文化载体,它可以用讲故事的方式,将很多人生体悟、哲学思想、文化含量,乃至宗教信仰装藏进去;体量可以做到很大,内容可以高度凝练,关注焦点可以非常集中。它对我来说,是最完美的一种“文化容器”,我觉得这个形容十分恰当。

 

   我在本焕学院佛教传播学教学的课程中,特别设立了“中外宗教电影研究”这一门课,详细讲解中外宗教电影的产生、发展、演变,并着重赏析了一批极具代表性的作品。可悲的是,中国佛教电影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数,仅有的几部,也因为种种原因而满篇缺憾;相比之下,西方宗教电影较为发达,多以基督教、天主教信仰或批判为题材或主题,而佛教的也少之又少。

 

   站在佛弟子的立场上来看,这无疑是莫大的遗憾,唯发愿终己一生,填补这项学术、艺术空白。

 

   从客观上来讲,电影作为一种诞生于十九世纪末、成长于二十世纪初,又在二十一世纪逐渐发展为“主流文化传播及意识形态输出的现代化综合艺术”,它博采众长,融合了其它各门类传统艺术于一身,又独具其超越传统的“逼真性”美学特征、“运动性”极强的视觉感官刺激效果,以及 “视觉”和 “听觉”双管齐下的多重震撼力;当下已经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并作为娱乐消费活动重要组成部分的一种很典型的生活方式了。

您的支持将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感恩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