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明星 > 明星 >

郑钧:素食+瑜珈,身体从来没这么好过

发布者:妙若 来源:菩萨在线  时间:2017-07-11

 

著名摇滚乐歌手 郑钧

 

     生活不是为了给自己打标签,而是一场不断前行的潜心修炼。素食、瑜伽、摇滚,郑钧,展示他新生命中新的一面...

 

    “我的心从来没有如此清澈过,清澈得都可以看见游动的鱼。当外部生活简单了,内心世界自然就简单,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所以我决定索性把外部生活变得更简单些,从明起每天就只喝自制的豆浆度日,看看能扛多久。自闭在被我称为山顶洞的屋子里欢度周末。”这是摇滚歌手郑钧最近的博客里面呈现的语句。

 

  郑钧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说道:“这八年时间,瑜伽和打坐对我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如果没有这些,我要么真的私奔到什么地方自个儿待着了,要么早疯了、早上吊自杀了。”

 

  喜欢中国摇滚乐的人,都绕不过郑钧这个名字。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赤裸裸》,凭借极具个人特色的音乐风格和出色的外形一炮而红。后又发行《第三只眼》、《怒放》、《郑钧=zj》等多张专辑,让郑钧的摇滚事业辉煌无比。

 

  郑钧已经坚持吃素很久,“之前很少吃肉,现在大概快一年完全不吃肉了。我觉得这是水到渠成的事,不是说我特想吃肉就得忍着,我是见着肉没兴趣吃它,就不想吃,我现在跟大家一起吃饭,大家在那儿吃,我真的没兴趣,这可能跟我练瑜伽有很大的关系。吃素过了三个月之后,你可能就彻底看到肉没什么胃口了,人是有惯性的。”

 

  郑钧说:这是对自己的反省,以往生活的反省,我不愿意同流合污。就像我吃素这件事情,所有人都在吃素,是因为大家觉得生命活着就是为了被吃的。

 

  有一天我看了一个节目,是四川人吃活剥鸭肠,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非常难过,你要吃它就吃,不要去虐待他,中国文化中是有虐食的概念。不能因为全世界的人干这事儿,你就干这事儿,还是得有自己的原则和判断。我突然有一天我就不想去吃肉了,这样其实给了自己生活很多不方便,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坚持不干一件事情,比干一件事情难得多,我所做的就是,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方式生活。我也想有更多的钱,活得更好,但是我需要有我自己的方式。

 

  现在的我与以前有很大的变化了,我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在做一件事情发脾气的时候,我会想有没有必要,会去反省。我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去攻击任何人,去骂别人,人是需要去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不要去伤害别人。有时候别人觉得我愤怒较劲,我是觉得总得有人去表达。未来遇到我认为错的事情,我还是会去表达,但是不会去伤害任何人,还是就事论事。

 

  在郑钧最红的那段时间里,因为演艺事业的高潮迭起伴随长期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使得郑钧的身心分崩离析。“免疫力下降,睡不好觉,神经衰弱。”现在的他,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愁容不改……

 

  为了摆脱困境,郑钧看了病,问了医生,尝试了许多种方法都没用,最后遇上了瑜伽,并选择了瑜伽。这也是一种缘分,一种不需要太多时间去质疑便予以臣服的境遇。

 

  “瑜伽调解了我身心各方面的问题,让我第一次体悟到人生还能以这样一种放松的、快乐的状态活着。这个‘方子’我用了,确实行之有效。”郑钧说。

 

  郑钧说:其实练瑜珈到了一定高深的程度,自然会吃素、会冥想。我吃素不是那种馋着、我忍着,是发自心底的不想吃了,如果不小心吃到嘴里就会吐出来。

 

  郑钧说:“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最重要的是,学习了这个东西对我真的管用。我就会坚持去学它用它,否则把它说得再玄乎,对我而言不起作用,它也是没有意义的。”

 

  在习练了瑜伽之后,郑钧逐渐恢复了身心健康,他在自己生日当天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又平平安安地活了一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有爱的人也能被人爱,这种感觉真好。虽然只是感觉,但我要感谢所有让我还有感觉的人。”

 

  郑钧说:“瑜伽在练习的过程中使人逐步回归生命本源,练到最后,完全处于禅定的状态。在禅修的过程中,你能体会到生命本身的平静和喜乐,是极静的,但同时内在的生命能量在流动,这静中有动;而摇滚音乐激情澎湃的演绎,能让你内在积压的情绪获得宣泄。人在舞台上又蹦又跳,是极动的状态,但当你到了一个临界点,你会忽地感受到头脑中的极静,这一刻,你能够把自己完全交付于那股未知的力量。”

 

  郑钧强调:瑜伽和摇滚都是动中求静,静中求动,这两者的统一非常难,只有动静交融才能获得平衡。摇滚和瑜伽这两者对于我自身的疗愈和重建都有很大帮助。

 

  现在的郑钧,每天练习最短要保证一到两个小时,长的话需要三个小时。通常是晨早起来先把功课做完,再吃饭,干别的事。如果上午有安排,就会下午或晚上再练习。

 

  郑钧说:一个人真正放松的状态就是幸福。但凡让人紧张的东西都是刺激的,也许能产生短暂的激昂的快感,但稍纵即逝,不是真正的幸福。真正的幸福感一定是松弛柔软的,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文编:妙若  责任编辑: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