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佛讯 > 评论 >

【人物】没有这位大师,你也许还不懂生活

发布者:妙蒙 来源:菩萨在线原创  时间:2017-04-19

 

(摄影:妙雨)

 

  “代众生受苦,严格地讲起来,就是所有人的倒霉的事情我全部都把它一个人担当起来,这是一种菩萨精神。

如果每个人都有菩萨精神,你说我们的社会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那将是一个人人都抢困难,让方便的,幸福人间净土。”

——净慧长老

 

    净慧长老出生的1933年,中国还在连年的内忧外患中苦苦挣扎。百年的大家族尚有片刻喘息的余裕,普通百姓却早已无法承受生活之重。隆隆的炮火下,年仅一岁半的长老被贫穷的父母含泪送入尼庵,只为换得一担谷粮。

    那时寺院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粮食只够自给自足。对于那儿的僧人,每年最奢侈的享受是去镇上吃两根油条。天性颖悟的长老在寺院中耳濡目染,对生活有了朦胧的认识。

    后来他离开乡下前往武汉三佛讲寺成为沙弥,依大鑫老和尚学习规矩礼仪。

 

净慧长老太师公三佛阁住持大鑫和尚

 

    偶然的机会,年纪尚小的长老读到了《虚云老和尚事迹》,知道了有参禅这件事。同时他在这本书中,知道了老和尚的出家因缘和种种令人敬仰的苦行。

 

    虚云老和尚在河边不慎失足奄奄一息,却坚持拖着病体去高旻寺参加禅七。而就在此次禅七,老和尚失手将杯子跌落,落地脆响就像震耳惊雷,使老和尚的念头、疑情,瞬间脱落,大彻大悟。正可谓:“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

 

    这对刚步入青年阶段的长老来说,具有极大的震撼力。每每想到虚云老和尚的苦行卓绝,道德崇高,他就对老和尚多一份亲近感,慢慢就向往起了老和尚驻锡传禅的道场来。

 


青年时期的净慧长老

 

    1951年的春节,长老听闻虚云老和尚住持的广东云门寺将要举行传戒法会。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欢喜,下定决心要去受戒,去亲近虚云老和尚。在剃度师的陪同下,长老南下前往云门寺求戒——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待净慧长老见到虚云老和尚,聆听他亲口开示,却因为语言障碍未能将教诲入心,只觉巍然不动的老和尚法相庄严,但也慈悲。

 

    这一年,长老接受了比丘戒,正式成为一个禅宗的僧徒;也是在这一年,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云门事件”。经此浩劫,云门寺大伤元气,每位僧人都疲惫不堪。但就是在这样的苦难下,经过所有人大半年的辛苦劳作,也打出了一次珍贵的禅七。虽只有一个七,但禅堂内座无虚席,连地上都铺满了棕垫。

    这次禅七给了长老很大启发,他悟出参禅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要对学禅有信心。


    “外因只是条件,内因才是根本。内因就是自己要有信心,要发心,只要自己肯发心,尽大地是个禅堂,尽大地都是诸佛菩萨加持过的地方,修行过的地方,所以只要自己努力,到处都可以修禅。”


净慧长老与虚云老和尚

 

    长老成为了虚云老和尚的侍者,留任云门寺监院,亦兼承了禅宗的五宗法脉。这时的他才20岁。

    老和尚对天赋极高的长老十分看重,中国佛学院甫一建成,就将他送去深造。作为中国佛学院的第一批佛学研究生,长老是欢喜的。

    但谁也没想到,这个身份带来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1962年,因编辑《虚云和尚法汇续编》,长老被错划为右派分子。

    这一错,就错了十五年。

 

    这十五年间,长老受到了太多太多的痛苦。作为“五类分子”,不仅要被迫与佛法“划清界线”,还要忍饥受寒、日日劳作,甚至连春节都过不上。

    除夕夜里,长老被要求去荒村野地里守夜——因为“五类分子”没有权利过春节。北风呼啸的夜里,长老独自坐在稻草堆中,心中生起一丝凄凉。但这凄凉并未占据他的心,一想到今生的磨难都是因果报应,想想历代祖师、诸佛菩萨在因地中的修行,他瞬间就豁然开朗,连心地都清凉了。

    据何燕生教授的回忆:

    净慧长老在“文革”期间从未对生活抱怨过一个苦字,他富足的精神世界给了他坚强乐观的心态,这从他的笔名“三笑”中便可窥见一斑。

 

(摄影:妙雨)


    “在我的人生遭遇中,尽管这样的经历只有一次,回想起来,这个经历让我受用无穷。没有这些经历,就不知道人生的痛苦有多少,没有这些经历,就不知道失去自由有多痛苦。

    那时我已经快四十了,我信仰很坚定,信心很坚定,还能正确地面对这一切。我内心充满了信心,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一切法无常,痛苦也是无常的,尽管“右派”帽子戴了十五年,在整个人生的历程当中还是很短暂的一段岁月。”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后,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重新得到了完善和丰富。1979年,长老终于重返北京。

    他没有长久休息,而是很快就着手参与中国佛教协会的工作:他成为了中佛协的理事,还参与创办了《法音》杂志并担任主编…许是因为强烈的使命感和忧患意识,长老并未在北京优厚的生活条件下停留很久。

    1988年,长老前往河北筹备组建河北省佛教协会,并当选为首位会长。

 


曾经的柏林禅寺

 

    当河北省人民政府将柏林禅寺的修复工作交给他时,那儿就只有一个赵州和尚的舍利塔和二十五棵唐朝的柏树。这片荒凉之景,让长老在一拜中潸然泪下。

 

“来参真际观音院,何幸国师塔尚存,寂寂禅风千载后,庭前柏子待何人?”

 

    1992年冬,长老一边主持柏林禅寺的重建工作,一边撰写了名为《生活禅开题》的文章。就是在这篇文章中,长老提出了以“觉悟人生、奉献人生”为宗旨的“生活禅”概念。

 


“觉悟人生、奉献人生”

 

    长老说过,他想通过赵州祖庭这块“试验田”落实“生活禅”理念,建设一个高素质的清净僧团,为中国佛教探索出一条全面振兴的路子。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不断地关照自己身心的实像。对自己的一举一动,念念分明;分分秒秒、在在处处,提起正见,安住正念,关照当下。这便是生活禅。”

 

    从1993年起,柏林禅寺开始举办一年一度的“生活禅”夏令营。这一活动是一次积极的探索,它延续至今,还带动了全国超过五十个寺院举办同类夏令营。

    此时的中国,和海外的交流开始变得频繁。长老十分重视禅文化的海外传播与交流。他不仅热情接待来自海内外的来访,亦充分利用一切善缘,主动走出国门。长老曾经前往日本、法国、新加坡、日内瓦、韩国等四十多个国家,弘法足迹遍布五大洲。

    那几年,长老的工作量非常人所能想象。

 

(摄影:妙雨)

 

    柏林禅寺的复兴工程整整持续了十二年。2003年9月万佛楼的开光,昭示着这座赵州祖庭的功德圆满。次年,长老便将方丈之位让给弟子明海法师

 

    退居后的长老虽年逾古稀,却依然精神矍铄。他先后住持湖北黄梅四祖寺、五祖寺,同时殚精竭力,重修全国各处古老道场。河北邢台大开元寺、玉泉寺,湖北黄梅老祖寺、芦花庵,当阳度门寺、玉泉寺,石家庄虚云禅林等,皆留下了长老的心血。

 

(摄影:妙雨)

 

    每当一处道场修复完成,长老就会寻找有贤德的僧人来继承。自己则是两袖清风,一衲飘然。这样的精神直到他圆寂为止,从未有一刻停歇。

 

    众人皆知“日常生活”。但很多的人眼里只有生活的苦楚。能真正品味“生活”的人,仅寥寥尔。

    净慧长老参透了生活的本质。所以他一生为人谦和、乐观,广结善缘。心系苍生,心系佛教。

    我们不求成为像长老一样的大师。但求人生没有遗憾,落子无悔。

 

(摄影:妙雨)

 

    “我一生没有得到别的东西,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生活’。生活如同大地,我们没有一时一刻脱离大地。一切事情成由它,败也由它。禅在生活中修行,算是真正找到了修行的切入点。找到了‘生活’,我才感觉到这80年没有空过。”

 

 

(文编:妙蒙  责任编辑: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