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龙口南山禅寺住持真龙法师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果木      时间:2012-11-15

 


龙口南山禅寺住持真龙法师(图片来源:菩萨在线 摄影:果明)

 

    菩萨在线记者:大和尚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菩萨在线》采访。请您先向我们佛友介绍一下南山禅寺 。

 

    真龙法师:首先欢迎菩萨在线,非常感谢菩萨在线给我们这一次采访的机会,我们也借助菩萨在线向全国的佛友来介绍一下南山禅寺。南山禅寺初建在唐朝贞观年间都已经有了,那个时候叫石泉寺,是在我们龙口境内,应该属于八大佛刹的首刹。但是经过历史的变更,石泉寺可以说是已经损毁殆尽。在2000年,由南山集团宋居士他当时发菩萨心,开始发心重建。在02年的时候,寺院已经建设圆满,当时建了七进殿,寺院光南山禅寺这块当时投了有2个亿的资金。在02年的时候又建了南山大佛,当时是由南京晨光集团助建的,当时捐了八千万人民币,从02年以后我们又陆续的开始了一系列的建设,比如说香水庵,后山的玉泉寺,泉水庵。在05年的时候,我们又建设了玉佛殿,在09年的时候又建设了华严世界,所以这样也就是说南山禅寺经过了9年的时间建设,打造了目前的这种状态,整个规模来说的话,在山东应该属于规模最大的,建筑群最广的。佛像整体来说的话,应该是最大的。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就举行了南山禅寺及南山大佛开光、落成以及首任方丈又果老和尚升座,在那个时候就得到了全国各地法师高僧的支持。本焕老和尚当时99岁专门莅临亲自主法,为又果老和尚送座。可以说在整个山东来说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举行大活动的寺院,对山东佛教来说也是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09年的时候,我们又举行了第二任的方丈明哲老和尚,明哲老和尚是我们山东佛教协会会长,在全国佛教界也是德高望重,并且在中国佛学院主持过一段工作,当时赵朴老对他非常的赞叹有加。在09年的时候我们想进一步提高我们修学的水平,也想请个导师,所以请了明哲老和尚在这边胜任方丈。9年的时间,历任了两任方丈。从寺院的僧众方面来说的话,我们也是不断的邀请其他地市的法师来这边开展讲经、布道,在修持方面,我们采取的就是出家人以禅修,坐禅,念佛,抄经这种方式来建立自己的修行体系,在自我的佛学知识培养方面,也就是在教下方面,为了提高我们每位法师在教理方面的基础,丰富自己的知识,我们也是强调每个僧人能够熟悉一部经典,两部经典,甚至要会讲,然后与信众去分享修习这部经典的体会,通过这两种方式,一种是禅修,一种是讲经或者念佛或者抄经,在提高自己的修行素质以外,更主要的是起到了每个人承担起了弘法的责任;所以一个地方的兴盛,不仅仅靠寺院的住持,而是要靠整个的团队,整个团队的建设也决定了一个寺院在今后发展的一种状态,这种方式发展也是目前国家宗教局,中国佛协所提倡的一种方式。今年已经是开光以来第十年了,十年的时间我们也不断的在自我成长。首先我们要感谢的是南山的宋居士,在资金方面给予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在弘法历程当中,往往是我们功德最大的后盾。在修学方面,我们往往参照于又果老和尚,明哲老和尚。不过这两位老和尚在前几年都相继去世了。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悲伤,老和尚的去世有一种痛失良师的感觉,但是我们也不断的在关照自己,不断的提携自己,以老和尚生前的行为,那种菩萨的精神来丰富自己,不断的向他们学习,经过这几年的学习,整个僧团建设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现在常驻已经达到40多位僧人。在执事建设方面,我们除了传统丛林所具有的堂口执事寮,比如说知客,僧职,典座,维那这类的执事以外,我们又根据现在的寺院发展要求,我们又成立了一些佛教文化宣传小组,印经报刊编辑小组乃至慈善小组,构建成立了一些小组来共同维护寺院。除了僧团的管理之外,我们也有很多社会上的员工,他们是负责卫生,殿堂及殿外负责其他的一些接待,还有一部分负责安保,还有水电暖这块是由在家的居士来承担的;所以这样的话就减轻了我们出家人做一些和弘法没有关系的事物,抽出了很多的时间用于了僧人的自修;在居士员工方面我们大约有将近100多个人,但是这方面的开支有的是义工,有的是南山景区来承担,感觉这种方式还是非常不错的,我们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来自我修持,来讲经布道。这是我们南山禅寺开光10年来的发展,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菩萨在线记者:真龙法师的书法作品颇具北碑风貌。形质上雄浑不羁,稳中有险。神采上自在刚毅玩味无穷。书家好佛,佛家好书。书法使佛法更具穿透力,书法中的“入定”和禅宗的“入定也有相通之处。弘一法师遁入空门后,融通了书法和佛法逐渐形成“弘一体”。您觉得佛法和书法有怎样的关系?

 

    真龙法师:简单来说书法是佛教弘扬的一个载体,佛教文化为书法的境界提供了思想的境界,可以说书法和佛教渊源非常深。我们看现在的敦煌里面的藏卷,里面很多的写经,这些写经现在来看来即是一部书法作品,但是他又记载了佛教大部分经典,比如说我们经常看到的《妙法莲花经》,《金刚经》,包括《楞严经》,甚至《华严经》,现在在一些经本里面都有,还有大量的经本流传了国外,在历史上都有记载,但是在书法上能够受益的历代的出家人也非常多,比如说隋唐时期的智勇大师写的《千字文》,可以说被现在的很多书家镜像临摹,尤其是怀素大师的狂草,更是放荡不羁,他的思想就是说醉里得真如,狂来轻世界,所以真正达到了这种无爱的境界,在以后的推广当中,包括八大山人,甚至近代的弘一法师,可以说在佛教思想和书法的这种互相融合。融合当中,取得了非常关键性的作用,现在我们很多的法师都在抄经,都在写经。如果按照我现在对写经的体验,我是有这么一个感觉,现在因为这个经书,它不需要我们人抄来来进行往下流传了,因为现在的科技特别的发达,印经一天可以印到几百本,甚至上千册、上万册。如果我们现在采取抄经典来流传的话,肯定是不符合现在的这种实际情况。但是现在写经,从我们本身来说,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方面的意义,就是把写经作为一种修行,抄经作为一种修行。因为在写经的这个过程当中,也是使自己能够身口意,能够抑制。让自己更加专注于这个佛经的内容。第二方面,就是可以说是这种书法式的这种写经,是我们弘法的一个方面。我经常用非常简单的一个词,来说这个我们出家人写经的这种方式,也是把写经作为这个“点与线”构成的弘法道场。因为我们出家人写经,他写书法有一定的特色,他可能有区别于一些社会上的人对书法的这种理解。我们有时候也去办一些书画展,比如去一些没有寺院的地方,去他当地的美术馆,去当地的这种博物馆来举办书画展。其实办书画展的这种意义,他不是在说,你这个僧人书法写得怎么怎么样。这我感觉不是主要的意义。主要的意义是通过书法的这种书写的内容来展现佛经的内容,展现出佛经,大家在看一篇作品的时候他要读懂里面的内容,要去理解里面的内容,这样在他看的同时在他理解的同时,他就要接触佛法,接触了佛法我们在弘扬佛法的方面就得到了一种方便,并且这种方便可以让一些社会上无论是书法爱好者,绘画爱好者,或者是对佛教有兴趣的一些人士,更不用说一些佛教的信众了,都能够得到非常大的体会,这是我感觉佛教和书法应该相融的一点,如果出家人抛弃了书写经典,甚至说没有弘法的思想在里面,只是把它作为纯的艺术来看待,这样的话我感觉有点不务正业了。

 

    菩萨在线记者:南山石泉寺始建于唐代,重建汉唐雄风实现民族复兴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想,真龙法师您觉得中国梦和佛教有什么关系?

 

    真龙法师:中国梦这个词应该说是近两年由我们习总书记所提出来的,代表中国人的心声。从习书记提这个内容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出,他选择了中国历史博物馆,来观看了中国历代的丰富文化以后,所提出来的梦想。首先我感受到的是习书记对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认可,我们反过来看佛教,历史发展的佛教,社会兴盛的时候,无论是经济、政治、文化都相应是非常的丰富。同样佛教在那个时期也会得到非常大的兴盛,无论它的人才也好或者整个寺院的规模状态也好,可以说都是非常兴盛的。我们最有代表意义的是我们唐宋时期的寺院发展可以说是非常兴盛的,那个时候当然国力也非常兴盛,很多的国家也不断的向唐朝来进贡;同样在那个时期,不光是周边的一些国家,比如韩国、日本都会派遣一些法师,来我们内地进行求法;同样在那个时期,我们中国也会有一些大德高僧,比如鉴真法师东渡也是在那个时期,把佛法弘扬到日本,也就是说,国力的兴盛,将会决定了我们佛教的发展;现在这个时期,习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梦的构想,当然也是我们佛教的梦想,社会丰富了,社会富裕了,人民幸福了,我们的国力增强了,同样在这个时候,我想我们的佛教的弘扬也会随之提高,水涨船高嘛!当然中国佛教在那个时候也会在世界上得到国际的认可,同样我们的中国法师在与外的交流,在与外的弘法过程中,也会得到国际友人的尊敬与认可,所以佛教的发展离不开国力的强盛,中国梦的创建,也是我们佛教的梦想。

 

    菩萨在线记者:多年来真龙法师一直热心于慈善助学。做慈善是出家人的快乐的事。慈善本身也是在传递正能量。使社会变得更温暖。您觉得怎样让大众更多地参与慈善?

 

    真龙法师:首先说我们进几年做慈善这一点,我们还是比较惭愧,因为和其他的一些省、市,和其他的一些寺院相比,我们相差很远,无论从救助的一些层次来说,整个的一个规模也好,救助的人员也罢,都是非常少,和其他的地方比,我们感觉非常的惭愧。我们现在也是慢慢在向其他的地方借鉴在学习,比如在去年,我们烟台地区,也成立了山东省首家慈善机构。在国家宗教局所提倡的慈善周方面,我们烟台佛教界也走在了五大宗教的前面,我感觉这是一个开始,我们还要慢慢的沿着这个方式发展,慈善是佛教最根本的一点,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是佛教的教义,最适合佛教和慈善最佳联系的一个方面,我感觉那就是布施,布施是六度之一,当然我们把他用在社会当中,也要参照布施的这种思想,布施有财施,法施,无畏施,所以现在很多人做慈善就仅仅的落实于财务的布施,这样也让很多人对慈善的一种误解,很多人感觉到我自己的经济都是有限的,自己生活的也不够富裕,根本就没有钱来做慈善,很多人就是这样的理解,我感觉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我们应该以佛教的三种布施来看待慈善,以无畏施,以法施来对待我们身边的人,这样可以说我们以佛教这种思想,布施的思想无时无刻都可以来形成慈善,给别人去传授一种理念,交给别人一种致富的方法,这都是一种慈善,最简单的一种慈善,当别人做了功德,形成了慈善的时候,我们以随喜的心来赞叹,这种慈善更是需要我们弘扬的,所以佛教的慈善范围非常广,也非常容易去做到,它要求的没有那么严格,所以如果我们以佛教六度之一的布施心来做,可以说时时刻刻都能够做到慈善。

 

    菩萨在线记者:近些年来各地都在兴起佛教造像热,以宣传和表现佛教的基本追求和基本理念,但是在不同的地域,由于受到独特的地方政治、经济、文化和人们审美观念的影响,往往被打上地域历史和文化的深深烙印,呈现出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重达380吨,近四十米高的东方佛有什么独特之处?

 

    真龙法师:首先山东这个地方,是中国儒教的发源地,也是中国道教全真派的发源地。最主要的是山东有个山叫泰山,在历史上称之为五岳之尊,所以说这种不去动摇的这种思想,应该说在山东的这种文化当中得到非常好的体现。我们山东的南山大佛正是借助了这种思想来塑造的,当然我们在这个形象方面,整个佛的铸造方面,也采取了最好的表达形式。在整个佛表面的形象方面,我们是借助了中国一些石窟的造像,比如,我们借助了龙门,龙门石窟佛的面向比较饱满;也借助了北魏时期陕西大同的石窟,整个的表现线条表现比较简单,就是集了一些石窟主要经典的佛像来塑造今天南山的大佛。当然南山大佛在材质方面上面,和传统的不太一样,我们采取了铜铸佛像,以铸造的这种形式来塑造了南山大佛,所以这样才达到了380吨的重量。当然在取身高,包括底座的莲花瓣,也就是佛教的一些数字的理念,比如莲花瓣,我们是108瓣莲花瓣,包括我们的大佛的台阶,采用的是360个台阶,代表了一年。这个中间刻了一部金刚经,刻了一步金刚经,金刚经代表的是无相、无助,以这种方式来弘扬这个佛教。拜佛,我们不能是以索求心去拜,也更不能以这个嗔恨心、抱怨心去拜。应该以无助心去拜,去礼佛。通过这种方式,不仅是表现了佛教造像的这种庄严,更深刻的是,把佛教的这种思想、这种文化得以一个非常好的传递。山东是处于中国的东方,尤其是龙口这边,又是在山东的东边,所以我们就把这个南山大佛定位为中国的东方佛。我想这样的定位,应该从地理方面、从当地的文化方面都是非常适合的。

 

    菩萨在线记者:南山禅寺有一尊世界上最大的药师玉佛,就是我很想了解一下这尊药师佛,它有什么特点呢?


    真龙法师:药师佛是我们在05年建立的,从施工上面,这个,这个我们药师佛,从奠基到开光一共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是时间非常迅速的,从整个建筑上面来说的话,我们这个药师佛整体的殿堂的建筑是一体的。它打破了就是我们传统进殿式的,一进殿、二进殿乃至到七进殿的这种每一个殿堂独立的方式,我们这次打破了这种方式,而且直接一层大殿,在内部经行了这个中低中高的这种格局。从建筑的外观的形式方面,我们采取的是中西结合的一种方式。从外面来看的话,是一个西式的建筑,但是从里面来看的话,它是一个中式的装修。我们也结合了其他一些地方的理念,比如里面有这个展厅,还有供游客来欣赏,除了欣赏这个展厅里面,有这个藏传、汉传、南传三系佛教的文化体现,但是在里面还是主要体现了中国玉的文化,尤其是我们的这个500罗汉,集注了中国几大产地的玉来组建,来雕刻了500尊罗汉。整个殿堂可以说也是采取了这个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和南传佛教。在里面,我们塑造了金刚界和胎藏界的两大室内的坛城。这个是在求神秘当中经常会接触到的。在最大的主体建筑当中,当然是我们的玉佛,我们的玉佛也是,应该是目前,从体量来说的话,应该是室内最大的一尊玉佛。我们重达660吨,高是16.6米,往下有汉白玉来雕刻的。当时取决于药师佛,也是和经典里面的内容、和地理位置、和经典相结合的一种方式吧。刚才不是说,山东这边处于中国东方嘛!东方,既然是东方,东方最具有代表性的佛,那就是药师佛,药师琉璃光佛。所以我们也是在05年的时候,就以这种理念,打造一个药师佛的这个一个道场。就建在了我们的后山。

 

    菩萨在线记者:南山石泉寺自唐代建立以来重修数次,在以后的寺院建设规划上,真龙大和尚您有什么规划呢?


    真龙法师:在寺院的这种硬件主体建设方面,可以说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上形成了一定的规模。这种规模也适合了现在弘法的这种用途。在以后的建设当中,在硬件建设当中,我们不想有太多的这种建设再开展了。因为再开展,也是要浪费很大的财力。这会儿我们就不做了。我想的是,在建设方面,我们以后主要抓的就是这个人才建设和道风建设,以及文化建设。这将是我们在以后寺院要发展的一种,主要的要抓的、要做的。虽然,这十年的当中,我们僧人的数量在不断的增加,僧人的这种佛学水平在不断提高。但是,对现在的整个信众的要求,相差还是非常远。在道风上面,我们还是要坚持这个“以百丈清规,以金山规约”来作为蓝本,按照规约去要求自己。但是,也要借助于现在的一些弘法的工具,来把佛教的这种思想、这种文化,来自于推广,来进行传播,如果只是一味的去模仿,或者去参照祖师的弘法方式,我想也是不适合现在的这种社会发展要求。所以说,在你刚才提到的这种寺院建设方面,这个我们计划要以三点:第一点,紧抓道风,道风是根本。佛法的弘扬之所以有2000多年的历史在中国,也是道风占了主要的一方面。如果没有道风的话,佛教,我想不会有今天的繁荣。如果我们僧人寺院还是坚持这个传统的这种道风,我想,佛教在以后的揣摩当中,将会展现出一种非常非常兴盛的一种场面。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有文化、有佛教文化。佛教文化这方面除了我们表面看的,我们的建筑、包括僧人写的书法、包括一些这个开发的、包括素食、一些纪念品,是种文化。但是主要的文化方面,还是要不断提高自我的这种认识,对经典的这种的理解。以讲经来传播文化,这是我们在加强自己修持的同时,来给社会上的一些向佛之人,一种机缘。第三个方面,就是我们要加强慈善。慈善,经过前几年的这种,做的这种方式,不断的总结,然后再参照其他地方,进行一个学习。来不断的从各个方面、各个区域、各个领域来进行一些深入。让每个僧人、让一些热心于和寺院一起做慈善的一些企业家、或者是社会上的一些其他人士来共同参与、共同来推进。以这种方式。我感觉这三点,道风、文化和慈善。这三种建设将是我们寺院,南山禅寺在以后当中所要重点去做的。如果脱离了这三点,我想寺院的发展也是非常的茫然,非常迷茫的。

 

 

(责任编辑:范祖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