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德

本性法师:福州开元寺的四大文化

本性法师 2020-12-09 13:12:03
原标题:福州开元寺的四大文化

日本友人朝礼开元寺


2020年中央电视台大型纪录片《福州古厝》中,有解说词这样说到:“1997年,在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的协调和督导下,原设于寺庙之内的五金厂,无条件搬迁,开元寺进入了快速发展期。”2019年,人民日报重刊习总书记的《福州古厝序》,序中写到:“当我们来到开元寺,它正自豪得意地向我们表述,大铁佛是我们的先人掌握高超的冶铸技术的证明——古建筑有着丰富的人文内涵。”


福州开元寺,始建于梁太清三年(公元549年),初名灵山、芝山。唐初(公元618年),改名龙兴。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唐玄宗赐名开元,封为皇家寺院,为当时全国十大名寺之一,见证大唐盛世,亦为福州现存最古老寺院,史称“古闽祖刹”。从大唐盛世到大明永乐盛世,开元寺共出现七位赐紫沙门、御封国师。且有印度、日本、朝鲜等入华高僧在此译经教学、请益驻锡。从唐代至今,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信仰传承不绝。


福州开元寺以海丝冶铸医药刻经之四大文化底蕴深厚而著称。

 

一、海丝文化


大唐开元盛世期间,寺前为古代福州著名东冶港。从大唐至大明,海外高僧在此云集:印度高僧真谛在此译经,般若恒罗在此教学;日本真言宗开山空海、遣唐大使藤原葛野麻侣、“书道三笔”之一橘逸势、天台宗寺门派宗祖圆珍、东大寺重建圣人重源、律宗戒光寺派开山昙照、著名诗僧庆政等到此请益;韩国高僧元表在此驻锡。空海与圆珍回日本后,分别被御封国师,号弘法大师与智证大师。


明代,开元高僧也懒性圭,为隐元禅师高徒,为弘法日本,东渡途中,遇大风暴,圆寂海中。之后,隐元东渡,创黄蘗宗,告慰也懒性圭于常寂光中。


清末民初,开元高僧宝松法师远渡南洋,于马来西亚创一真法界寺,并为祈祷世界和平,反对美苏核武竞争,自焚己身,以警世人。改革开放后,开元高僧提润法师应邀担任菲律宾两座普陀寺方丈。


现福州开元寺内设有海丝佛教馆及空海纪念堂等。

 

二、冶铸文化


福州开元大佛,为冶城福州先进冶铸技术的明证与重要实物。据宋代《三山志》记载,铸造于唐末五代后梁贞明四年(公元918年)。据唐代黄滔《丈六金身碑》资料,铸造于唐末五代天佑三年(公元906年),组织铸造者为闽王王审知。


大佛为铁质,头实中空,座下有井,内壁焊接有一断臂。大佛高度5.95米,重量10万斤以上。


福州开元寺铁佛


据记载,在冶铸技术上,“斯佛也,一泻而成”、“其一臂,又以之别铸而会”,冶铸大佛的因缘动机则是王审知“托人佳梦,铸成鸿炉”,为了“永兹一方,磐石其都”,“焦山草木,不得不苏,苦海波澜,不得不枯”,“闽山永高,闽江永清”。


闽王王审知为开元寺冶铸佛像多尊,并冶铸四大天王圣像,分别安座于福州四方城门之上,守护福州。


开元大佛的铸造,是中国佛教中心从陕西转到福建的象征,更是古代福州作为冶城的实物明证。今天,开元大佛对我们了解研究古代宗教艺术、冶铸技术,乃至当时的社会状况、经济情况,都有特殊的意义。


福州开元寺中现存清末建筑铁佛殿,供奉着千年开元大铁佛。

 

三、医药文化


唐代宣宗大中七年(公元853年)之前,印度佛教中心大那兰陀寺三藏大师般若恒罗在开元寺大力支持下,在此传授密宗并教学梵文及悉昙章,著名学僧有日本圆珍等。当时,开元寺因此成为南方佛教唐密中心、药师佛信仰重镇。


及明代,开元高僧雪溪上座,“藉医术为布施之资,假福田为净土之本”,大力弘传药师法门,以印度医学结合中国医学,致力佛医的中国化,并创作《开元药师灵签》,方便度生。


福州开元寺清版《药师灵签》


清末民初,开元高僧宝松法师,传承雪溪上座遗风,创建福建佛教医院,邀请海军名将萨镇冰担任董事长,即今福州市中医院前身。改革开放后,开元寺前方丈提润长老发扬宝松法师遗风,创设福建省佛教中草药门诊,以佛医秘方,救死扶伤。福州开元寺,也因此成为国内外善男信女称道的消灾延寿药师佛著名道场,求消灾保延寿、求吉祥保健康的圣地。


福州开元寺内现有明末建筑药师殿,清代版本《药师灵签》及福州开元释提润中医肿瘤诊所等。

 

四、刻经文化


近1500年历史以来,福州开元寺始终重视文化建设。七位赐紫沙门,皆大力传扬佛教文化。结缘于此的印度、日本、朝鲜等高僧,亦为文化而来,回国后传播中华文化。印度高僧真谛到此译经,日本高僧重源与庆政到此,为了取经,尤其为了取回开元寺印刻的《毘卢大藏经》


佛教经典全集《毘卢大藏经》,福州开元寺于宋代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成立开元经局,开始刊刻,在住持本明等奋力下,经四十年基本告竣,共1452部,6359卷。该藏经是佛教早期刊刻大藏经之一,更以一寺之力完成刊刻而著称,对中国佛教印刷史与刻经史,影响深远。福州开元寺《毘卢大藏经》完工后,日本重源与庆政来寺阅藏并迎请回国,谓之《福州藏》。此后,日本参照该藏经,开始刻经,乃至刻藏。现存日本天皇宫内厅图书寮的宋版《毘卢大藏经》,即为当年重源与庆政带回国的原版。


福州开元寺刊刻的宋版毘卢大藏经样式


改革开放后,经中日友好人士多方促成,福州开元寺从日本天皇宫内厅图书寮影印回宋版《毘卢大藏经》。为供奉《毘卢大藏经》,福州籍大护法郑格如,即真如,乐善好施,率子郭鹤年等,捐施巨资,兴建毘卢藏经阁,珍藏法宝。如今,福州开元寺前有经院巷,寺内有毗卢藏经阁。


在《毘卢大藏经》刊刻前,唐末的王审知,捐施巨资,于开元寺刊刻佛经5048卷。


在福州开元寺重视文化的影响下,历代文人墨客对开元寺流连忘返,留下不少名作,甚至在开元寺形成了芝山诗派。2007年,福州开元寺创办福建省开元佛教研究所,继承与创新佛教文化,传承重视文化的家风。


本性法师:中国佛教协会海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福州开元寺方丈。(文/本性法师  图/福州开元寺)

编辑:潘紫星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