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德

正慈法师:成为自己的主人

正信杂志 2021-08-31 09:43:31


《禅房日记》生动形象地记叙了一个真实的禅堂,告诉我们禅人的生活方式、状态。作者知虚法师,并非我们想象中的一代大德,他只是忠于内心深处,写出了作为禅人身临禅七道场里的人和事,把所闻所思,如实地记录下来,书写成文。


这是一本很好的禅人作品。在国内目前见到的书籍,如此深入真诚地、真实地写禅堂生活的,我没有见过。它不同于普通的文章,不是你想写就能够写好的。只有既深入禅堂,又有相当好的文字功底,方才能够做到。


在那个艰苦的年代,丛林道场生活条件非常简陋,但知虚法师和各位禅人安住于禅堂,精进参禅以求解脱。这让人想到唐代永嘉大师在《证道歌》中说的:“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


反观如今处于幸福生活中的我们,对比过去与现在的反差,心中好生惭愧,自叹不如!“饥寒起道心”,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没有经历磨难与不幸,挫折与坎坷,怎么会能生长出坚久不摧的人格与僧格呢!


知虚法师是禅堂的一位普通执事,一位禅人,并不是像虚云长老那样的禅门大德,这本书也并非像《印光大师文钞》这样的重要著述,但这并不影响这本书的意义。事实上,这本书对韩国佛教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我们中国的法师看了之后,也能从中获益。



我仍然记得刚回东方山弘化禅寺时,有次接待,客人问我们道场有没有禅堂,我一时无语。时间一晃二十多年就过去了,至今弘化禅寺仍然没有永久固定的禅堂,但却在山上重新谱写了打禅七的传承,常住青年法师独力主持禅七,已经不是问题了,这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儿。


韩国上院寺的禅客们在禅堂就像“武装的战士”一样,我们中国的禅堂也是如此。在禅堂就是要成佛作祖的,禅堂是选佛场,也是战场。进禅堂前告生死假,就像是个战士,威风凛凛、气宇轩昂、义无反顾。


每个禅人在禅堂里暗自努力,立下内心的军令状。时时处处,照看话头,参悟内心,把“精神打起来,正念提起来,话头参起来”。在苦痛之中探寻生命的强大动能,在绝望之中挣扎,以期彻底觉醒。


正如黄檗禅师所说:“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禅修就好比一场不见硝烟的心理大战,只有如临大敌,不留退路,才会逼出内在的能量源,才会有机会像古代禅师们说的那样,“参见本地风光,一见本来面目”。



一个人如果始终怀揣着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信念,始终保持着一颗炽热的、滚烫的初心,那么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下,这种内在的动能和强大的内心,都能够让他安然地度过一切的障难。


“意气不从天地得,英雄岂藉四时推。”这是禅门一副有名的对联。禅宗认为,要做一个“英雄”——一个真实的、本然的人,就必须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不要匍匐在万物之下、他人之下、既成的理念之下,更不要匍匐在欲望之下,要斩断时空的纠缠,从而高卧横眠得自由,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才是真英雄。(文/正慈法师 图/显峰)

编辑:妙月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