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香港佛教联合会荣誉会长智慧老和尚舍报示寂

来源:香港佛教联合会 2019-07-14 09:06:36

祈愿长老乘愿再来


(转载自:香港佛教联合会,原标题:香港佛教联合会荣誉会长宝莲禅寺董事会主席智慧老和尚舍报示寂)


菩萨在线香港讯 香港佛教联合会荣誉会长、第六十一至六十三届董事会会长、宝莲禅寺董事会主席、宝莲禅寺第七代住持、世界佛教僧伽会副会长智慧长老于2019年7月13日(己亥年六月十一日)下午9时30分住世缘尽,安详舍报,世寿86岁。长老示现无常,诚佛门之悲,教界之痛。祈愿长老慈悲宏愿,慈航倒驾,乘愿再来,广度众生。


香港佛教联合会 谨启

2019年7月13日


长老生平


长老:把一切放下,无挂无碍,简简单单


智慧长老,南海西樵人,俗家姓潘,名智远。3岁自南海家乡来港,往大屿山宝莲禅寺投靠在寺内为僧的筏可和尚。1963年,29岁的潘智远依筏可大和尚出家。由一名放牛拉柴的小牧童,到宝莲寺董事、第七代住持及董事会住席,智慧长老在大屿山宝莲禅寺度过了80多个年头。


虽然有着与众不同的经历,然而,作为一个修行人,作为一个经历过极度贫困和重重苦痛的人,他说过,无论是吃饭还是做人,他都只知道“简单”两字。


“我没参学,读书不多,做人什么都不懂,只懂得放下。”回首八十多年的宝莲心路,智慧长老说过,到了一把年纪,许多事都试过了,但我凡事只管努力去做,苦乐功过都不会留在心里。他的处世哲学就是“把一切放下,无挂无碍,简简单单”。


艰难童年 侍奉至亲


长老浴佛


智慧长老自小丧父,跟随母亲从南海西樵来港,寄居舅舅筏可大和尚住持的宝莲禅寺。由于父亲在他3岁时便因病往生了,所以他对父亲没什么印象,只依稀记得,当时没有棺材,只能将一些床板迭起,简简单单就完成葬礼。


来港定居后,他与阿姨、哥哥及母亲同住在禅寺旁边的小屋“慈悲苑”,因为贫穷,一家人经常捱饿,能够生存下来,可说是一个奇迹呢。智慧长老7岁那年,母亲病倒,从此就由他负责服侍母亲,洗衫、倒茶,什么家务都要做。


母亲往生后,智慧长老与姐姐相依为命,“当时香港沦陷了,寺院的住众走的走,散的散,我们没钱,只能留在寺中,生活就依靠他姐姐上凤凰山斩柴,然后背着90斤柴到大澳卖。”长老曾感叹地说:“现在我们会忌讳说拉柴(意指往生),但其实当时我的工作就是拉柴,把姐姐斩好的树,带回厨房锯成柴。”


在这期间,还有一段小故事,就是在抗日战争期间,长老当起了小鬼通讯员,当日军来时,他老远看到就会通风报讯,掩护躲藏在寺中的游击队员。直到日本投降,但并非意味着好日子就来临,寺院生活,仍然清贫,又旋即发生国共内战,北僧南渡来港以避战乱,一个寺院住了许多出家众,大家一起分大锅饭。智慧长老就在寺中,负担起种稻种菜、放牛拉柴的工作。


校役生活 学习管理


长老依筏可老和尚出家


18岁的时候,智慧长老离开了宝莲寺,在屯门的兴德学校当校役,自力更生。他当时一个月薪金只有60元,不过又要七除八扣,其实每日可能只能用1元。有时候没钱要捱饿,就坐电车到东莲觉苑找姐姐要一些零用钱。在兴德工作的时候,智慧长老晚上便去读夜校,不过就只读了两年。


后来,他又转到了佛教黄凤翎中学工作。虽然校役是低下层工作,不过,智慧长老很留意学校内的行政和管理,并把所观察和学习到的紧记心头。29岁那年,他回到宝莲寺,依筏可老和尚出家,并负责照顾他老人家。由侍者开始做起,一直到2005年成为宝莲寺第七代住持。


智慧长老运用他在黄凤翎中学观察到的那一套管理方法来管理宝莲禅寺。他把宝莲寺当作一所学校,分门别类,让每个人发挥他们所长。他很尊重宝莲寺不同岗位的人,他曾说:“不是我做得好,而是大家做得好,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忙,宝莲寺什么都做不成。所以绝不能呼喝他们!要当他们是朋友,平等看待。”


当校役的经历,加上年轻时曾侍奉母亲及筏可大和尚,令智慧长老更明白,生死以及教育的重要。智慧长老曾在谈起自己办学过程时说:“我曾经照顾母亲和老和尚,又看过寺内一些人往生了,却因战乱无人帮忙处理后事,所以我希望办一间老人院以及兴办学校,让老有所依,少有所学。”1976年,大屿山出现第一间老人院“筏可疗养院”;后来,宝莲寺又与香港佛教联合会合作,兴办大屿山第一间中学“佛教筏可纪念中学”,正是历任住持和智慧长老践行佛法的成果。


擦过死亡 世事无常


智慧长老:生死有命,唯有随缘


2008年的一天,可能因为出席活动时,阳光太猛烈了,经过一轮暴晒,翌日,智慧长老不幸中了风。现代人对病痛十分忌讳,不堪疾病折磨,甚至可能踏上轻生的道路,不过,智慧长老想得很开,生死有命,唯有随缘。


他说:“我没读过什么书,没有参学,生死本是复杂事,不容易理解。我只有一颗信仰心,在医院留医的时候,我念菩萨咒,当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我耳边好像听到一把声音跟我说:不要停下来,继续念诵吧”。声音温柔而慈悲,就像菩萨在响应,长老笑说:“每次大病,我都会念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一念就无惧。”


“放下”宝莲 随顺因缘


长老一生“将此身心奉尘剎”


2015年,曾获政府颁授英帝国员佐勋章和铜紫荆星章的,智慧长老再获政府颁发“银紫荆星章”,表扬他对社会公益事业的重大贡献。对此,智慧长老对个人得着淡然看待,但政府对佛教善业的肯定,他仍觉得很开心,他认为星章是属于大家的。


同年,智慧长老接下觉光长老的传教火炬,担任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不过,随即他又退任了宝莲寺方丈。多少新旧变化,或进或退,长老都没有为此而动摇“将此身心奉尘剎”的心念。


“少说话,多做事,凡事本着学习的心,学到老,做到老”,是智慧长老经常强调的一句话。事实上,对长老来说,走过百载宝莲心路,没有什么是要眷恋不放,紧紧抓着的,包括名与利。


长老历任公职


践行人间佛教的佼佼者


智慧长老终生服务佛教。出世为僧,入世为将,领导教界,勇猛精进,弘法利生,不遗余力。


长老于1991年加入香港佛教联合会第37届董事会,历任董事、常务董事、总务主任和副会长等职。2015年众望所归,当选第61届董事会会长,其后连任,续任第62及63届会长。至2018年,因法体抱恙,退任第64届董事会荣誉会长。长老曾任全国人大代表、新界乡议局执行委员、离岛区议会议员、大澳乡事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长老为宝莲禅寺第七代住持。于1963 年依筏可大和尚出家,1966 年开始出任宝莲禅寺董事。1976年在香港佛教联会参与筹建大屿山第一所中学 ── 佛教筏可纪念中学。1979 年组织“港澳佛教界代表团”访问北京,恢复港澳与祖国内地中断了30年的宗教界联系,被视为宗教界的“破冰之旅”。


1980 年,宝莲禅寺发起筹建天坛大佛,智慧长老出任筹建大佛工程召集人。1996年始,长老积极投入内地希望工程建设,先后助建希望学校达四百多间,救助因家庭贫困而失学的儿童重返校园。2014年,在智慧长老领导和多年努力下,宝莲禅寺的新万佛殿正式落成,进一步奠定了宝莲禅寺南天佛国的地位。


长老是实践人间佛教的佼佼者。他生活简朴,无欲无求,且深明佛法在世间,知道要服务众生,不能靠深居山间念佛,而是要以世间法,为大众创造福祉。长老积极参与社会事务。其无私奉献的精神,无论佛教界、港英政府或特区政府均予以高度评价。


1990 年,长老获香港政府颁授社会服务勋衔。1996 年获颁英帝国员佐勋章。2012 年获泰国摩诃朱拉隆功大学颁授荣誉博士学位,以表扬长老对佛教的贡献。2015 年7 月,长老更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 S.B.S 银紫荆星章,表彰其致力弘扬佛教,热心参与及推动种种善业及社会服务。(图:香港佛教联合会)



(责任编辑:李蕴雨)

0
编辑:贺雪垠 责任编辑:李蕴雨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