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耀智法师忆师公:没有新成长老,就没有今天的我

菩萨在线 2021-04-15 16:28:17

广州大佛寺举行新成长老示寂首七追思法会(图片来源:菩萨在线 摄影:妙梵)


菩萨在线广东讯 4月4日,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临济正宗第四十五世传人、原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海南省佛教协会开创人、广州市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香港龙山寺、广州光孝寺、六榕寺、海幢寺和三亚南山寺等寺方丈新成长老舍报西归,世寿103岁,僧腊77年,戒腊75夏。

 

为追忆长老生平之巍巍功德,表达对长老的缅怀哀思之情,4月10日,新成长老示寂首七之际,在耀智法师的带领下,广州大佛寺举行了新成长老追思法会。


追思法会上,耀智法师带领四众弟子,为新成长老诵念佛号(图片来源:菩萨在线 摄影:妙梵)


新成长老是耀智法师的师公,是成就其出家因缘的指路者,是其求学路上的引领者。“没有新成长老,就没有今天的我。”回忆起与长老相处的点点滴滴,耀智法师表示,长老音容犹在,未曾走远。

 

以下内容为耀智法师口述,菩萨在线整理发布。

 

耀智法师接受菩萨在线专访,讲述自己与新成长老的点点滴滴(图片来源:菩萨在线 摄影:王德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本就是慎终追远之际。今年的清明节因师公的逝世,多了一份悲痛与怀念。

 

缘分深厚 栽培之恩

 

老人家虽然是我师公,但实际上更像是我师父,是老人家给我剃度,送我上佛学院,引导我走上学佛这条道路。在学佛这条道路上,老人家对我有知遇栽培之恩。

 

我自幼在农场随父亲一同生活,那时候并未系统接触过佛法,佛教更像是一种民间信仰。那个时候的我热衷于武术,家里也开了一个武馆。当时农场里来了两位比丘尼师父,受影视作品的影响,我以为两位师父都会武术,就去亲近她们。


2003年,新成长老在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成立50周年图片展(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我并没有从她们那学习到武术,反而由此接触到了佛法。她们给了我两本书,分别叫《觉海慈航》《临终需知》,这两本书通俗易懂,是我接触佛教的启蒙。

 

《觉海慈航》是讲释迦牟尼佛的一生,一国太子放弃皇位去修道,去度众生。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感觉太震撼了。

 

《临终需知》是讲在人死之前,怎么提起正念,要知道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延续。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很深远,包括我们大佛寺现在在做的生命教育,都是这本书带给我的启示。我们做生命教育,做临终关怀,让社会大众认识到生死问题的重要性,从而正视生死,唤起对生命的热爱。

 

当然这是后话。也正是看完了这两本,我就生欢喜之心,决定出家了。


2016年1月15日,新成长老出席广州大佛寺毗卢殿暨弘法大楼落成开光祈福法会(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之后我就到了广州六榕寺,当时长老是六榕寺当家。长老听说我要出家,二话不说当晚就给我剃了头,按理说中间是要有考核期,但当时宗教政策落实没多久,佛教界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出于这种考量,长老就很干脆地给我把头剃了。

 

所以按理说,长老应该是我的师父才对,因为给我剃了头,取名光智。但长老当时已经65岁了,就引荐了他的弟子,当时在南普陀寺的光镇法师收我为徒,我就成了长老的徒孙,更名为现在的耀智。比起和师父相处的时间,我和老人家相处的更多,也更为亲近。

 

剃头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上海了。80年代,读书机会并不多,更别提佛教院校了。当时我想报考上海佛学院,但基础相对薄弱,师公帮我联系了时任院长的真禅长老,让我能够进入佛学院读书,这就奠定了我的佛学基础。

 

学习上,老人家是我的指路人;生活上,老人家像是我的爷爷,慈悲祥和。他经常带我出去走走看看,动物园、南方大厦,老人家都带我去过。

 

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1983年7月,我回来开入学证明,期间要回去老家陆丰。老人家问我有没有钱买车票回去,我身无分文也没和他说,但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给了我一张回去的车票,还另外给了我60元,意思是你回去了还得回来,得有钱买车票。

 

我记得当时是早上四点多要坐车回乡下,老人家一大早就起来给我煮稀饭。现在哪还能有这种事,所以回想起当时,老人家是真慈悲。


2016年10月7日,新成长老参访广州大佛寺(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2016年10月7日,新成长老与耀智法师在广州大佛寺(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在佛学院的4年里,老人家托关系从港澳给我带回了很多大陆没有的宗教书籍,就比如《佛学词典》的前身《三藏法数》等等,这都是老人家对我的关爱。



2016年新成长老出席广州大佛寺新弘法大楼落成庆典暨海上丝路与佛教文化系列活动(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上海佛学院毕业后,老人家为了锻炼我,安排我挂上海玉佛寺的知客师。当时我想继续读书,和老人家说了以后他也很支持。1988年我就去报考了中国佛学院,同期11个人,我是唯一一个考上的。

 

所以说,如果老人家没有送我去读上海佛学院,没有在我读书期间提供各类佛学典籍供我阅读学习,没有在我说要报考中国佛学院的时候全力支持,我都不可能是现在的我。

 

道心坚固 苦乐齐受

 

老人家的一生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始终保持衲子本色,以一颗平常心对待。50年代,老人家本有机会成为国家公职人员,但老人家将此身心奉尘刹,一入佛门终不悔,这种精神潜移默化影响了我。从老人家身上,我学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道,什么是真正的僧格。

 

老人家的父亲曾掩护过游击队,解放以后被追封为烈士,所以老人家是烈士之后。50年代,国家把他当做重点培养对象,送到了南方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的前身)去听课扫盲。本来老人家是有机会成为国家公职人员的,要知道那个年代,大家对佛教的印象还是封建迷信,和国家公职人员相比,落差还是很大的。

 

2016年新成长老参观广州大佛寺图书馆(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老人家在南方大学期间,沙门修道的本色没有丝毫动摇。虽不穿僧穿,身是凡夫,但心一直是菩萨,没有被外界及世俗的功名利禄所迷惑,道心如磐。

 

60年代,国家有规定,僧人不能做寄生虫。老人家就向六榕寺借了60元,办起了纸类加工厂。后来带领广东省各大宗教加入工厂,盈利了13万后,合并成国有了。

 

国家困难之际,老人家兴办工厂;宗教政策落实后,老人家复兴20多座道场。老人家随缘万变,但始终不变的,是那颗赤子之心,那颗向佛之心。

 

耀智法师在广州大佛寺东展厅向新成长老介绍寺院弘法活动(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老人家的这种精神,激励我,包括整个大佛寺僧团,在弘法修行的道路上不敢有丝毫懈怠。

 

薪尽火传 继往开来

 

回顾我这一路走来,虽然说自己发心求学是一方面,但没有老人家助缘,我也不能有现在的成绩,老人家是成就我法身慧命的人。老人家已经离开,但是他的精神我们要铭记、继承并发扬。

 

首先我们要学习老人家的赤子之心和爱国爱教的精神。老人家常说,中国佛教如今能够规范健康发展,能够打破旧局面迎来新发展,离不开党的正确领导。

 

2019年9月2日新成长老参访广州大佛寺(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我们还要学习老人家慈悲利他的菩萨心肠。老人家每天早课结束,一定会喝上一杯茶,看看报纸。一旦在报纸上看到有受苦的,有需要帮助的,都要让侍者拿钱去帮助,这就是基于法缘的慈悲,众生平等,摄受众生。


2019年9月2日新成长老参访广州大佛寺(图片来源:广州大佛寺)


我们更要学习老人家严持戒律、道心坚固的衲子本色。老人家无论逆境顺境,都保持一颗平常心,真正做到了喜风不动,冥顺于道,逢苦不忧,体冤进道。

 

最后,作为一名出家僧人,要像老人家一样,注重威仪,庄严僧相。

 

大佛寺全体僧众,皆以老人家为楷模,坚持爱国爱教,正信正行,弘法利生。

 

新廿寺宏图,擎中华法炬,

禅风远溥,德佩宗门巨匠;

 

成百年觉道,导南海慈航,

慧日高悬,光耀法子徒孙。

 

长老已逝,音容犹在,风范长存。在与新成长老相处过程中,长老的知遇栽培之恩成就了耀智法师的今天,长老的言传身教贯穿了耀智法师建寺弘法之路,长老的精神风范也必将被耀智法师继承弘扬。(图/妙梵  王德智 广州大佛寺)

支持作者
编辑:贺雪垠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