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凯朝研究员忆念恩师嘉木扬・图布丹

嘉木扬・凯朝 2022-08-15 14:26:57
原标题:忆念嘉木扬·图布丹恩师的无上功德


嘉木扬・图布丹大师于 2022 年 8 月 14 日 8 时 26 分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菩提济度寺安详示寂。


偈云: 


文殊智慧无分别,师承佛法谢恩师, 

梵藏蒙示显密法,吾师足下恭敬礼。



成为高僧应具备什么样的条件,高僧所达到的心境又是怎样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嘉木扬·凯朝以此文对图布丹大师终身致力于对佛法的弘传与利生进行了总结与归纳。


我们(凯朝研究员等,下同)这些弟子跟随恩师学习修持佛法已有几十年,我们认为,嘉木扬・图布丹老师作为高僧,已经具备如下几大特点:


一、讲经说法  因机施教

二、念诵仪轨  如理如法

三、显密传承  法脉清净

四、蒙藏著述  恩泽后世

五、翻译佛典  续佛慧命


纵观当今,具备如此圆满功德的高僧并不多见。恩师常教导我们:“学佛之人,首先应先做人、后做事,因为诸佛就是先得人身后,才能够有条件成就佛果,如果人都做不好,不可能成就佛果。”并殷重劝诫我们,每天要领纳知识,积累福德,提高智慧,提升境界,如此日复一日地坚持精进修持,积聚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终究成就离苦得乐之菩提道。正如一句广为人知的佛家所言:“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处度此身。”恩师不仅如是教,而且是身体力行精进于菩提觉悟之路上,他堪称是一位令人敬仰的大善知识。



1981年农历四月十五日,我们从塞北来到祖国首都北京的雍和宫——最大的蒙藏佛教寺院,皈依佛门,学修蒙藏佛教。当时北京市民委宗教事务局和雍和宫住持高全寿法师,为雍和宫青年学僧从内蒙古寺院分别请来了在蒙藏佛教界深有名望的善知识嘉木扬・图布丹法师、益希纳达美法师、盆错克法师、拉西仁钦法师,为学僧们讲授佛典,又从中国佛学院聘请了藏汉兼通的胡继欧老师讲授佛教史(藏汉对照)。


雍和宫的青年僧人,可谓善缘殊胜。如佛经所说:“暇身难得,五根难具,佛法难闻,功德上师难遇。”尤其是能遇上有真修实证的法师更是难中之难,如盲龟值浮木,因为一切功德都是由闻而得。听闻集经中云:“由闻知诸法,由闻遮诸恶,由闻断无义,由闻得涅槃。”另外,在过去的十几年来我们学习藏传佛教所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没有适合蒙古族僧俗学习佛法的教科书。于是,我们在初学藏文时就发愿,尽全力把老师每次教给我们的佛法知识,都用藏、汉、蒙三种文字记录下来,在课余时间,在藏蒙文字方面,请教我们的根本恩师图老师;在藏汉文字方面,请教佛学院的胡老师。



在雍和宫教授佛法,图老师从一开始就给学僧们传授如何亲近善知识,如何当好一名学僧。图老师说:要把老师和学僧之间的关系搞清楚,如果学习目的不明确,基础打不好,那就像空中楼阁,会有一落千丈的危险。所以,图老师首先给我们讲解了如何认识善知识、如何依靠并选择善知识等问题,并就学僧将应如何学习、具备哪些条件才能够修持佛法和普度众生等问题作了详细的阐释。


图老师说:“学习修持佛法的人,必须要依靠以上成就十法的善知识。”还说:“自未调伏,而调伏他,无有是处。”因此,能调伏别人的人,一定要首先调伏自己,然后才有资格调伏他人。自己都做不到,如何让别人去做?图老师还教导我们如何看待和敬奉上师,应该如何亲近上师。


图老师说:“上师是一切善功德之源,尽诸佛未尽之责,替诸佛行事,引度苦海众生拔苦与乐者,是人天导师释尊教证二法纯真法脉的继承者和弘扬者,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就可以担当这个重任的。”


拜师如就医,若逢到良医,可以治好病,逢到庸医不但病治不好,还会要命。病中最可怕的不是影响肉体的疾病,而是影响精神健康的疾病,因为前者只影响今生一世,而后者却能影响万世。



《菩提道次第广论》解释了四谛的因果关系和修持方法:


如病应知断病因,

当得乐住应依药,

苦因彼灭如是道,

应知应断应证修。


弥勒菩萨在《经庄严论》中则对大乘师的德相做了如下的界定:


善师须具戒定慧,

德高勤奋学问广;

具有正见善解说,

富于慈悲和耐性。


图老师还提出了如何当好一名学僧的问题,并引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心正聪慧求上进,此乃堪称闻法器”,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华严经》说:以“九种心”,亲近承事诸善知识,能摄一切亲近意乐所有扼要。1.如孝子心;2.刚心;3.如大地心;4.如轮围山心;5.如世间仆使心;6.如除秽人心;7.如乘心;8.如犬心;9.如船心。如《华严经》中所说的九种心,亲近依靠善知识(好老师),就能得到一切自利利他的大成就。


这就是说,具备正确的心态和聪明智慧,再加上一心求上进的学生,才是合格的学僧或学生。社会、团体、公司、家庭的每一个成员都心正,而且没有私心杂念,一心为国家、为社会、为公司、为孝敬父母而学习工作的话,长此以往,自然而然,会使社会更加和谐,呈现欣欣向荣的面貌。


1983年雍和宫辩经法会


图布丹、盆苏格与白风阁大喇嘛


图老师自从来到雍和宫后就协助高全寿住持,将一些盛大的佛教活动逐渐恢复起来。他指出:如不恢复“跳布扎”仪式,则大愿法会就“不如法”,但这一技艺由于年久而几近失传。为此寺院四处寻师,最后从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佛寺瑞应寺请来老僧人高尼根加布师,作为金刚驱魔法舞的指导老师。图老师还查找有关资料,写出藏汉对照的《金刚驱魔神舞缘起》文本,该文对金刚驱魔法舞的历史沿革、舞蹈程序和动作要领都做了详细的论述。


自1981年以来,图老师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依然笔耕不辍,著书立说,孜孜不倦地坚持研习佛经,从事著述方面的工作。比如翻译和出版蒙藏合璧的佛学词典《智慧之源》、合作校订藏文《四部医典》、撰写并出版了藏文版《释尊本生传记》、《吉祥果聚塔缘起及佛塔浅论——见而获益希奇莲花乐园》、《乌兰活佛传》、《嘉木扬・图布丹文集》等多部著作。


《释尊本生传记》是雍和宫万福阁内珍藏的一组年代久远的唐卡,计41幅之多。这一组唐卡反映的是释迦牟尼佛过去生的故事。图老师以饱满的热情,用赞赋的形式为唐卡组画配了诗体小传和经文注释,为此撰写和出版了藏文版的《释尊本生传记》。


《智慧之源》佛学词典的起源是在乾隆年间,当时清政府曾经组织500人的翻译队伍,把长达237卷的藏文版经卷《丹珠尔》译成蒙古文。图老师在授课及研究佛法之余还与人对《智慧之源》进行合作校注,并于1988年正式由民族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藏蒙合璧的佛学词典,对研究藏学、蒙古学以及社会宗教等学科都是不可或缺的工具书,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因为此项工作所取得的成就,1992年图老师应邀参加了在蒙古国乌兰巴托举行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为祖国赢得了荣誉。



在图老师的亲自指导和教诲下,胡雪峰和凯朝先后翻译出版了《藏汉蒙佛教日诵》,《藏汉蒙对照无上瑜伽部大威德金刚十三尊成就仪轨》和《藏汉蒙对照佛教语法辞典》,均由民族出版社出版。


近几年来图布丹老师在雍和宫和内蒙古地区多次主法“无量寿佛延寿灌顶”、“大威德金刚成就灌顶”、“观音菩萨灌顶”法会和授戒仪式的佛事活动,赢得了僧俗的爱戴和赞扬。


在讲法时,图老师要求修行者做到今天事,不要拖到明天。还讲到:来生去处有二:一是投生三善趣,二是投生三恶趣。大善小恶多为如此来观想,观想投生十八层地狱的可怕性。六道轮回的生老病死之痛苦,即使是生到天界,知道死时的痛苦也是非常可怕。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死时除了佛法以外什么也帮不上忙,具生的身体也带不走。一生修持止恶行善,行十善业,止(避免)十不善业。解悟四谛的知苦、断集、证灭、修道的道理。


图布丹老师又说:“真正的六度到彼岸只有菩萨才能做到,就声闻、独觉都达不到。”六度之义:到彼岸,达究竟,度无极,略译为度。修学大乘所当修学,具备四种特点的六度所摄一切善法之心及其相应之法。其远远胜过世间,及声闻、独觉所有一切善法,故有彻底超越意。


六度的前三度(布施、持戒、忍辱)为福德资粮,后二度(禅定、智慧)为智慧资粮,精进是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通行之度。



佛降生在我们这个人间,所说的以“戒、定、慧”增上三学“经、律、论”三藏,戒说律藏,定说经藏,慧说论藏;释尊住世以“戒定慧”的方便法门所说的“经律论”永住人间,法轮常转,与乐人天。佛教所说的慈悲心和菩提心,是针对众生而言的,其无分别心,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理念帮助所有有缘与无缘的众生。


舒乙先生曾称赞其父老舍先生撰文中的宗月大师,讲到宗月大师最大的特点是知行一致。“他在佛教理论上并不是一位有多么精深学问的法师,但他却是知道一点佛理就实践一点,了解一点佛法就真正做到一点的。言行一致是世上最难做到的,看着似乎容易,却几乎不可能真的做到;尚若真能做到言行一致,那就是一位圣人了。宗月大师就是这样的圣人。”老舍先生在此文中讲宗月大师:“没有他,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入学读书。没有他,我也许永远想不起帮助别人有什么乐趣与意义。我在精神上物质上都受过他的好处,……并且盼望他以佛心引领我向善,正像在三十五年前,他拉着我去入私塾那样。”图老师就是一位像宗月大师一样的圣人,四十多年前,他是拉着我们这些学子走向菩提之路的恩师,是我们做人做事的楷模。 (文图/嘉木扬・凯朝)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博士后王帅挽嘉木扬・图布丹大师:


菩提真佛子,实修实证,此去莲邦光法界

金刚大怙主,大慈大悲,再来火宅度众生


教界尊北斗,演说禅律密净甚深法

学林仰泰山,贯通蒙满藏汉最高峰


福聚海无量,极乐花开已证般若慧

慧光照有情,娑婆果成再续菩提心



【嘉木扬・图布丹大师生平】 

 1925年7月17日,嘉木扬・图布丹出生于库布其沙漠腹地的一户普通牧民之家。出生时正赶上祖父60寿辰,因此取了个乳名叫吉仁太。蒙语的意思就是“六十”。


嘉木扬・图布丹生性和蔼,做事勤快,16岁时被众僧推举为菩提济度寺果尼尔僧人(庙务管理),每天负责打扫佛殿、点燃佛灯、掌管钥匙,并负责保管法物、法器、经卷、佛事道具、桌椅等物。样样事情他都做得井井有条,受到了众师兄们的称赞。


1942年农历六月初三,嘉木扬・图布丹等七人结伴而行,他们从沙日特漠图庙整装出发,沿着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道路,开始了人生中不平凡的起程,让朝拜的步履和虔诚的憧憬,踏上了心灵的圣地——塔尔寺求学之旅。


在塔尔寺生涯中,图布丹以他的天资与勤奋,系统钻研佛教五大经典,对《占颂》32部、十大《金刚经》不仅熟读,且领悟颇深。从1955年开始,他有幸聆听了米诺格大活佛对全部一百多卷大藏经的传授。第二年,他又聆听了大活佛对宗喀巴全部42部经典的传授。


在学习过程中,他对那些玄妙深奥的佛学经典往往听一遍或看一遍就能领会其含义,并且常常有独到的领悟,让那些博学的高僧们都深感佩服。


塔尔寺有十三个佛学学级,图布丹勤奋苦学,15年间经过严格的考试,先后通过了十二个学级,达到“格西”学位。这一宗教学位相当于现代意义上的博士学位。意味着图布丹已成为一名学识渊博的高僧,奠定了他在佛教界的尊贵地位。


正当嘉木扬・图布丹准备考取塔尔寺的最高学位时,由于当年政治运动的影响,图布丹也受到冲击,塔尔寺修行生涯突然中断,研修最高学级之事功亏一篑。


1958年,图布丹被迫结束宗教生涯,被遣送原籍参加劳动。


1981年恢复宗教活动和重新开放,农历四月十五日,从塞北来到祖国首都北京的雍和宫——最大的蒙藏佛教寺院,归依佛门,学修蒙藏佛教。当时北京市民委宗教事务局和雍和宮住持高全寿法师,为雍和宫青年学僧从内蒙古寺院分别请来了在蒙藏佛教界深有名望的善知识嘉木扬・图布丹法师、益希纳达美法师、盆错克法师、拉西仁钦法师,为学僧们讲授佛典,又从中国佛学院聘请了藏汉兼通的胡继欧老师讲授佛教史(藏汉对照)。


1993年,蒙古族高僧嘉木扬・图布丹任雍和宫住持,为雍和宫佛教事业的继承、恢复、发展、兴盛以及僧才培养等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90年当选为第六届北京市政协委员,1992年担任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1993年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1999年当选为北京市政协常委,2002年9月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2003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2009年5月被推举为北京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2010年2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2010年2月任雍和宫名誉住持。2022年8月14日8时26分嘉木扬・图布丹大师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菩提济度寺安详示寂。

编辑:果游 责任编辑:张妙
target="_blank" title="日行一善">日行一善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
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