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过端午的方式,你不一定都知道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贺雪垠      时间:2019-06-07


旧来传五日,无事不称神,在佛教中,翠竹黄花尽是真如,端午也不例外,其神秘性渗透于佛教中,端午与佛教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今天是五月初五,又是一年端午节。中国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而伟大的文明之一,而端午节根植于中国文化之中,佛教也以各种方式来过端午节。

 

关于佛教过端午节的方式,你知道几种?

 

始译经书或封笔

 

诸多佛教经典的翻译都始于或结束于五月初五


古代的佛经翻译大多会选择在五月初五开笔。

 

《全唐文》中记载到,不空大师所译的《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序》和《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等,都是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740)五月五日“卯时焚烧香火,起首翻译”奉诏开译。

 

再如佛教经典《一切如来大教王经》和《瑜伽秘密金刚三摩地三密圣教法门述经》等,也是在唐德宗建中元年(780)五月五日由沙门慧超等开译。《大乘入楞伽经》同样如此,于五月初五由实叉难陀始译。

 

除在五月初五开笔始译佛经之外,一部分佛经也于五月初五当天封笔。

 

义净法师翻译的《入定不定印经》一卷,实叉难陀翻译的《大乘入楞伽经》七卷、《大方广普贤所说经》一卷等,都于五月五日在东都洛阳的三阳宮译毕。《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也是在五月初五当天由玄奘法师译出。

 

可见,五月初五,见证了诸多佛教经典的诞生,对于佛教徒而言,意义重大。

 

沐兰挂艾、吃粽系绳

 

五月初五 佛教徒也会举行放生仪式


《古尊宿语录》一书中记载到,宝峰云庵真净禅师五月五日上堂开示:“今朝五月复端午,随众生心解分布棕子。虽然,应所知,要须一一知来处。且道从什么处来?”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中则有这样的记载,普觉禅师五月初五上堂云:“今朝五月五,天降沛然雨。艾人与门神,聚头相耳语。”

 

在《古尊宿语录》中,舒州龙门佛眼禅师说道:“今日端午……昔楚大夫以忠言不用,沈于湘江。后人哀之,以竹筒盛饭,系五色丝祭之,风俗至今流传不断。”

 

可见,端午文化也深刻影响着佛教教徒,一系列的端午习俗在佛教界也广为流传。端午节当天,佛教徒们会吃粽子、挂艾草、系五色绳。除这些传统的端午过节方式之外,佛教徒也衍生出一系列其他的过节方式。


慰问老人,广撒慈悲


普陀山佛教协会会长道慈大和尚于端午节前夕慰问杨枝禅林的老年僧众


端午节,一个吉祥安康的节日,佛教界牢记为社会、为困难群体造福的宗旨,积极参与慈善公益事业。他们为社会上的各类困难群体送去节日礼物与祝福,希望他们能拥有一个美好的端午节回忆,同时也为慈善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今年端午节前夕,普陀山佛教协会会长道慈大和尚便带领普济禅寺一行前往佛教颐养堂以及普陀山地方敬老院慰问全体老人,送上节日祝福。在慰问过程中,道慈大和尚详细询问老年僧众们的身体情况以及日常生活情况,祝愿他们身心康泰、福寿康宁。

 

上海玉佛禅寺为社区养老院送上玉佛素粽


每年的端午节,上海玉佛禅寺全体僧众在觉醒大和尚的带领下也践行着慈善公益事业。例如去年,上海玉佛禅寺联合上海觉群文教基金会开展端午送“福粽”的慈善活动。他们走访社区养老院、阳光家园等机构,为老人、残障人士送上节日祝福与玉佛素粽。

 

除此之外,举办各类法会、放生活动、为环卫工人送清凉,都是佛教徒过端午的方式。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此类种种都是希望可以凝聚社会正能量,呼吁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加入到关爱弱势群体的行列中来,帮助社会上最需要帮助的人。

 

开展端午文化系列活动


厦门鸿山书院开展端午文化节系列活动


端午文化与佛教文化都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相互影响,相互融合。厦门鸿山书院曾于端午节举办“经典诵读·文化传承——思明2018端午文化节鸿山体验日”活动。

 

活动期间,共设置了包粽子计时赛、射文虎(猜灯谜)、射五毒、投壶射艺、撒午时水、点雄黄、带香包、棕编(非遗技艺)展示、诗情咏端午·经典共诵读鸿山雅集、端午文化讲座、汉服体验等数十个端午传统文化活动体验项目,

 

佛教徒正是通过此类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体验活动,引导大众进一步了解博大精深的传统节日、认同传统节日、喜爱传统节日、过好传统节日,一同寻回民族文化的根脉,一同传承并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为全面复兴传统文化增添力量。

 

端午节,作为中国传统四大节日之一,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与文化底蕴。这一天,是佛教徒不忘民族文化之根,以多种方式度过端午。

 

这一天,也是佛教徒将佛陀慈悲精神广撒人间的日子。同时,佛教徒也正通过各种形式的文化活动努力弘扬端午这一传统文化,让其在新时代下有新的生命力。

 

菩萨在线祝福各位端午安康,六时吉祥。


(图:上海玉佛禅寺 普陀山佛教协会 成都文殊院 厦门鸿山书院 唐林雪 李蕴雨 文:贺雪垠)



(责任编辑:李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