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天童寺的“茶禅一味”如何影响日本茶道?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施琪      时间:2019-06-25

(转载自:甬派,原标题:天童寺的“茶禅一味”如何影响日本茶道?)


宁波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起航地,也是古代中国向外生发、交流、传播中华文化的重镇,谱写了一幕幕文化交流的佳话。


元代著名画家王蒙的《太白山图》



翻阅旧照片,很多宁波人会有一张与天童寺的童年合影,压在玻璃台板下面,与岁月一起泛黄。


小时候词汇量有限,凡是进肚子的食物,无论啃、嚼、嘬、呷,一概以“吃”代替,常常把喝茶说成吃茶,遭到父母一顿抢白。


之所以对“吃茶”一事耿耿于怀,是后来读到那桩著名的“吃茶去”公案,心生不平:这茶不是明明也能“吃”的么?


年长后知道了,远古的神农氏就把茶叶嚼碎后“吃”进腹中“解毒”。


宋代的中国人包括天童寺僧人,并不像现代人用茶叶泡汤弃渣而饮,而是将茶叶蒸碾焙干,研制成细末饮用。喝茶时还会选择一二水果与点心,称之茶点。


“抹茶法”传到日本,应该归功于天童寺。包先生细细查阅《天童寺志》《大藏经》《五灯全书》等3部典籍,发现里面一共记录了唐代天童寺咸启禅师的6条法语,其中第一条就是“吃茶”。“咸启禅师说出'吃茶'两字,比赵州那句三个字的经典偈语'吃茶去',至少要早20年。”



宁波天童寺天王殿


天童寺初建于西晋永康元年(公元300年),宋代被列入禅宗五大名刹之一。


在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上,宁波是日本佛教的“圣地”,而天童寺则是这一“圣地”的象征。


唐时宁波称明州,经济繁荣,造船业发达,那时从明州出发,横渡东海,可直接到达日本的博多,所需时间也就十来天。


遥望千年,这条东去水路把柔滑丝绸、精美陶瓷、清香茶叶以及参悟人生的智慧,输出国门;而荣西、道元乃至后来的雪舟等一批批日本禅僧,也是通过这条快捷路径,乘坐颠簸的风帆大船,抵达宁波三江口,闻道东吴天童寺。


今年3月21日,一场春季文物大展在贝聿铭先生设计的日本美秀美术馆揭幕,展品来自日本著名禅宗文化中心——京都大德寺龙光院。


这是大德寺龙光院400年来破天荒第一次将寺院收藏的茶器、书法等全部“可移动”文物,向世人公开。展览最夺目的要数两件重量级国宝:“曜变天目”和《法语·示璋禅人》。


 “曜变天目”是早年留学浙江天目山佛寺的日本僧侣归国时带走的一只宋代茶碗。此碗表面聚集了星星点点的釉斑,釉斑随着光线变换会发出迷人多彩的奇特光芒。


据说釉斑系茶器烧制过程中釉面气泡爆裂所致,而发生“曜变”的概率低于万分之一乃至十万分之一。


这种古法烧制现已失传,这只宋代黑釉茶碗由此被誉为“最神秘的曜变”。


曜变天目



天童寺那块石碑上除了《佛果老人法语》,还刻有一段《跋天童中峰庵佛果应庵两祖语偈碑》文字。


崇和师父指着石碑解释,这段跋为明朝天童寺方丈密云圆悟所写,文中称赞《佛果老人法语》“此语、此偈,诚万世之模范”,并说明勒碑之由来:“不肖于崇祯辛未年领天童事,侍者通布于中峰庵基榛莽中,得一残碑,洗出拓之,乃不肖上二十代祖佛果圆悟勤禅师示十九代祖虎丘隆禅师法语,及十八代祖应庵华禅师送十七代祖密庵杰禅师偈。众皆谓自宋历元,至今已六百年,以为奇特至宝。”


《天童中峰庵佛果应庵两祖语偈碑》



今年5月中旬,央视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分“传承”“延绵”上下两集,播出大型纪录片《天童寺》,再现了这座千年古寺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它对“海丝”的历史贡献。


这一贡献体现为在佛教、建筑、书画、陶瓷、饮食等诸多方面对邻邦的传播。


天童寺是一个缩影,象征了一个民族如何以开放姿态,输出物质与精神的成果并被别人所认可。人类的各种文明不正是在你来我往中交流、互鉴、进步,并最终造福于人类自身?



《五山十刹图》复印件(局部)


巨幅长卷《五山十刹图》为入宋日僧所作,翔实、完整地摹写了我国南宋时期最著名的禅寺大刹,是记录江南禅寺建筑的重要文献。寺院形制、伽蓝配置、家具法器等均以图形、线条和实测尺寸精准记录。


令人惊喜的是,图中千年之前的天童寺——一庭一阁、一栏一檐,无论是精巧的建筑构件,还是气象宏阔的寺院全貌,仍能与今天的天童寺一一对应。




(责任编辑:李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