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陀行者体光法师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施琪      时间:2019-06-25

(转载自:青原山净居寺,原标题:头陀行者体光法师)


体光法师(1924--2005),字印玄,临济正宗五十二世,俗姓袁,河南项城营村人氏,少时出家,童贞入道,执持禁戒,饱参实学,中兴青原祖庭,续演百丈家风,安单接众,道风远播度众无数,实乃僧人之楷模也。



 一、童贞入道          

          

体光法师自幼听闻韩湘子、吕洞宾八仙故事;每逢夏季炎热,或到河边、或至树下露宿,从小养成独居习惯。稍长,便萌入山修道之念。自此,眼不看女色,手不触女身,亦不共女人言语。


1941年,法师18岁,秋日,遵海山老和尚师命,与师兄弟三人同往湖北枣阳宝林寺依传宗老和尚受三坛具足大戒。冬,法师于作务之余,跣足免冠,在雪地一字一拜《法华经》,三个月拜完,一居士来寺见此感动而出家。次年去白马寺亲近自如老和尚,为侍者,学习禅门仪轨。22岁至灵岩山参访印光法师,恰逢印法师圆寂,便参加纪念印光法师念佛法会,亲礼妙真法师修学净土法门多年,又往普陀山修习念佛法门。后至高旻寺、天童寺修习禅定数载。在天童寺亲近圆瑛法师,为悦众,圆瑛法师向来拜见他的僧人言:“我们这里有一位从太白顶来的,修行功夫很好,你可以亲近他。”体光法师刚进天童寺迈步行香时,首座和尚就说:“大家看,今天我们这里又来了一位老参师父。”时天童寺十方僧人来参禅者达五百余人,法师不过20来岁,气象已不同凡响。


在天童寺,体光法师闻百岁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在南华寺,即思前往。于是,体光法师一路南行,遍参江南鼓山等名刹。至南华寺一见虚云老和尚,犹游子见母,悲欣交集,从此万缘放下,息心他游。

    


二、中兴祖庭


1939年,云居山真如寺惨遭日军炮火,殿堂楼阁毁坏殆尽后,剩下一片荒凉景况。1953年7月,虚老和尚应请前往恢复千年祖庭。时山上满目瓦砾,荒草遍地,只有三间破旧大寮和四位僧人。虚云老和尚到云居山后,体光法师闻讯前去依止,与僧众一道垦荒、种庄稼、修复寺院,餐风露宿,废寝忘食。开发水田百余亩、旱地六十多亩,每年可收取水稻六七万斤,红薯、马铃薯七八万斤。寺院的铁瓦都是他们一肩一肩从山下挑上去的。由此可见,当时恢复兴建云山真如寺是何等的艰辛。


体光法师追随虚云老和尚在云居山一住三十余年,其艰苦卓绝的精神、坚忍不拔的毅力,堪称人天之师范、僧众之楷模。其间1981--1983年,法师在云居山半山祇树堂,自种自食,终日禅坐,主阅《华严经》。山下群众或居士送来供养,多让其转供山上僧众。并大力支助山下瑶田寺的重建,尼师至今感激不已!体光法师在云居山数十年间,除参禅外,所阅经论较多。


1983年经国务院批准,青原山净居寺被列为全国对外开放的重点寺庙之一。1984年,吉安市(县级)政府报上级政府决定,在保持原有建筑式貌基础上重新修复净居寺。1990年,体光法师应吉安市政府和吉安信众之邀请,到青原山净居寺祖庭住持法席至2005年,1993年10月8日荣膺方丈。在这十五中,法师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但引领僧众力弘农禅并重之祖训,而且不断修复净居寺历代之古建筑。1992年主持“七祖行思和尚归真塔”(七祖塔)的恢复重建;还修复了大雄宝殿,重建了钟楼、鼓楼、客堂、禅堂及山门,并先后募集善款重修了资国寺大雄宝殿、山门等建筑,致使两地殿堂雄伟、金相焕彩。



三、丕振宗风


体光法师自幼久住禅堂,功夫深厚,规矩娴熟,阅历丰富,解行相应,众望所归,学者仰之如泰山北斗。1984年,应真如寺方丈朗耀之请,法师回寺护持禅堂,他根据南北参学所得和虚老和尚教益,很快将禅堂规制恢复周全,如法禅修。法师应请住持青原道场时,领众熏修,身体力行,持戒坐禅,日无虚度,每日讲授禅堂规矩,开示修行要领,接引初机、提携后学,不遗余力,使得青原山在数年间,声名鹊起,宗风大振,四方衲子闻声而至,不绝于途,青原山遂成为禅门重地。法师门风高俊,规矩甚严,历来不事经忏,不攀外缘,唯以持戒参禅、念佛为要务。每年禅七,少则七七,多则十七,甚至连年举办般舟七,以高龄之躯率众百日行道。且不事宣传,潜修密证,净居寺俨然一派禅林古风再现于世。


四、绍隆佛种


体光法师住持青原十五载,绍隆佛种,光复祖师道场,培养佛教人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劝导僧俗,仔仔不倦;严守戒规,以身作则;随机说法,方便接引;传授戒法,植种德本;智悲双运,化导群萌。衲子望风而归,信众闻讯而至。由是法师座下英才济济,受其教化者,遍及海内外,数以千万记。蒙其剃度者,出家众等百余名,其中,妙安、妙心等肩荷重担,弘化一方;妙吉法师、文竹居士等,著书立说,启发群迷。摄受皈依弟子不可计数。宗风重振于当今,慧灯朗耀于时下。使祖道以重光,令正法而久住,体光法师功德巍巍!


当净居寺修复工程竣工之际,体光法师已届72岁高龄,尽管两序大众和有关领导诚意挽留,他功成身退,提出按十方丛林制度选任新方丈,而不是把寺院直接交付给自己的徒弟,并表堂言:“不管是青原山或是四面八方的人,只要受过三坛大戒的比丘都可以参加选方丈。”如此之高风亮节令人钦佩不已。



五、随机说法


体光法师他解行相应,宗教兼通;信愿坚定,理事圆融。在他住持净居寺十五年间,本着“僧伽应以弘法为家务、利生为事业”的宗旨,以其至德之隆,诲而不倦。开示接引学人时,观机逗教,对症下药;权实并举,缓进急攻;针砭时弊,力挽颓风:有精辟独到之处。


体光法师以其在佛教界的影响,曾任江西省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副会长、第三届理事会咨议委员会副主任,吉安市青原山净居禅寺、吉安县资国寺住持,浙江天童寺、江西云居山真如寺、庐山东林寺首座等职,声名远播于海内外,不愧为一代禅门宗匠。


体光法师住持青原十五载,光复祖师道道,树立僧人榜样;承前启后,绍灯续焰;整顿僧纪,纯正道风;精进修持,矢志不渝;化导僧俗,以身作则;开示说法,孜孜不倦;宗风大畅,薪火相传。信众遍及大江南北;栽培僧才,数以万计。化缘已毕,示入涅槃。于2004年腊月十五日,跏跌入灭,享年81岁,僧腊六十有七,戒腊六十有三,弟子将其全身舍利装缸建塔于净居寺后山。(文:九江市宗教文化研究会研究员、武宁县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舒实波)



(责任编辑:李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