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禅并重”的历史意蕴及其现代启示(节选)

来源:农业考古      发布者:施琪      时间:2019-06-26

02-22-P1030161.jpg

插秧


农耕文明是中土先民基于中国的自然环境孕育发展而成, 这种文明类型在古代社会无疑具有“强塑性”。“农禅并重”的确立,可以说就是佛教传入中国之后, 面对有着悠久漫长历史的中华农耕文而主动进行自我调适的结果,是佛教中国化的主要特征所在。


对于“农禅并重”这一最富中国特色的禅修及生存方式所具有的历史意蕴及其内在价值, 我们还可以从制度规章层面去加以理解、审视和辨析。从制度创设层面看,“农禅并重”(“禅门规式”)的提出,是汉传佛教在自身具体的发展过程中, 为使佛教能够更为有效地适应中国农耕文化传统与农业社会风俗习惯,从而进行的一项重要的制度创新。


农禅制度对僧众行为作出了详尽规范, 对教团内部的相关事物(组织管理与监督)也作出了相应的规范,因此,这一制度的推出,几乎为禅宗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多方面的制度层面的规范与保障, 使由此建立起来的禅宗体制更加适合中国传统农业社会的需要, 因而对佛教中国化进程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在中国诸多的佛教宗派之中, 禅宗被认为是佛教中国化的具体产物, 同时也被看作是佛教实现中国化的典型标志。应当说,倡导顿悟学说并被尊为禅宗六祖的惠能(638~713)通过融合不同佛教宗派, 同时对儒道等中国文化因素进行兼收并蓄, 在此基础上禅宗由此完成了思想上的中国化。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任何一个宗教派别的形成、生存乃至发展而言,没有物质基础和组织制度作为必要的支撑与保障是无法实现的。事实上,从佛教中国化的具体历史进程来看,随着马祖道一禅师于唐大历年间开创丛林(禅林)、安居僧侣,禅宗由此从居于律寺的状态之中被分离了出来 (“别立禅居”)。

 

正因为如此,《宋高僧传·唐新吴百丈山怀海传》才会这样说:“天下禅宗,如风偃草;禅门独行,由海之始也。”(文:赵美岚 黎康



(责任编辑:李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