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东渡航海多崎岖 今谒鉴真大和尚

菩萨在线 2020-07-11 09:58:46
原标题:东渡航海多崎岖 今谒鉴真大和尚


7月11日是中国航海日,中国人有辉煌的航海记录和悠久的航海历史。当我们回顾航海史,会发现有人航海是为了金矿、香料,有人航海是为了开疆拓土,而有一群人是最特殊的,他们就是乘舟航远只为弘扬佛法的高僧。


只要我们稍微了解一下他们的事迹,很容易就会被他们的人格所感动,他们是未被茨威格写下的人类群星,身上总闪耀着信仰的光芒,而鉴真和尚无疑是他们中最耀眼的那颗。


 

鉴真和尚像 (摄影:澄信)


初入佛门


鉴真和尚是名扬中日的高僧,生于盛唐初年,14岁便在扬州大明寺出家,师从智满禅师,18岁从道岸禅师受菩萨戒。此后随师游学四方,拜访名师、高僧,佛学造诣日渐深厚。此外,鉴真和尚还博览群书,对建筑、绘画甚至医学等领域都有所涉猎,而如此渊博的知识也为他日后的传奇人生打下了基础。


 

扬州大明寺(摄影:贺雪垠)


成为高僧


开元元年,已颇具名望的鉴真成为了扬州大明寺的住持。此后二十年间,他在扬州潜心佛法,授道讲学,最终在开元二十一年,他当上了扬州大明寺的方丈,那时的他已是江南一带首屈一指的高僧,宗教地位与社会名望都达到了高峰。也正是在这一年,他的人生走向了另一个转折点,而这一切都要从他遇见两个人说起。


 

鉴真纪念碑(摄影:贺雪垠)


受邀赴日


叩响山门的是日本僧人荣睿、普照 ,这两位遣唐僧人,受日本佛教界和政府的委托,特地邀鉴真去日传戒,为日本信徒授戒。在当时,唐朝乃天朝上国,盛极一时,日本还只是东瀛小国,物质匮乏、制度落后,在两国的来往中,大都是日本人员来中国学习经验,少有人想要去日本。


而且当时的造船工艺和航行技术都远远不能和现代相比,跨海东渡还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也因此,大明寺的僧众们听完日本僧人的请求后,都默不作声,只有鉴真法师当即表示"是为法事也,何惜身命",为了弘扬佛法,他愿意东渡。


那一年鉴真45岁,以45岁为分界线,他的人生被分为两半,从那以后,鉴真便决心要踏上前往异域他乡弘扬佛法的道路,只是当时,他估计也没有想到,前方等着他的将是充满艰难困苦的漫长苦旅


 

鉴真学院(摄影:李金洋)


启程东渡


十年后,55岁的鉴真开始了东渡之旅。在十年的时间里,五次出海,即使弟子阻拦、官府反对,但他依旧信念坚定,始终没有忘记过当初对荣睿与普照的承诺。十年里,他见识过险恶的人心,也面对过风暴海浪,遭遇过沉船触礁,也经历过僧友病死。


西太平洋上暴烈无情的海浪一次次摧毁他的航船,来自西伯利亚的寒冷北风将他推向天涯海角。大海从来无情,虽是得道高僧,在自然面前,也稍显渺小。从中国到日本,最短处不过数百海里,就是这今天看来短短的距离,鉴真走了十年


 

落日余晖(摄影:大奇)


历尽劫波


在第五次东渡时,鉴真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劫难。天宝七年,已经经历了四次失败的鉴真回到了扬州大明寺。而荣睿、普照这两位执着的僧人又来拜访他了,他们诚恳地请求鉴真再次东渡,目的始终未变,依旧是为日本传戒授律,当时的日本佛道尚浅,戒律制度不完善,他们迫切需要一位大德高僧为他们完善规制,授经讲佛,鉴真是最合适的人选。


鉴真没有太多犹豫,仍像第一次那样,坚定地率领一众僧人、工匠从舟山出发了。而不幸的是,尽管他们已经万般谨慎,但依旧难以预料变幻莫测的天象,他们遭遇了强大的北风,一群人所乘的小船整整在海上漂流了16天,只能听天由命,上岸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身处海南岛。


鉴真没有气馁,在海南安顿休整的一年里,他为当时尚为南蛮之地的海南带去了先进的中原文化与医药常识,这是鉴真伟大人格的体现,心中有慈悲,四海传经典



一年后,鉴真启程北归,却没想到此前一直虔诚相随的荣睿和尚在路上不幸病逝,普照和尚突遭此变故,有些心灰意冷,也辞别了鉴真和尚。此后,在北上途中,鉴真自己也身染重病,不幸失明。身体上的摧残对鉴真来说,还不是最残忍的,对他来说最大的打击还是跟随自己多年的大弟子祥彦的离世。


多年的挫败,接连遭遇的打击,让他再也不能自已,鉴真彻底地陷入了悲痛。但悲痛并没有让他沉沦,他是大唐高僧,他有过承诺,他有自己的使命与责任,他更加坚定了自己东渡的信念,在与普照告别前,他发誓:“不至日本国。本愿不遂”

 

修行(摄影:卢鹏宇)


终至日本

 

终于,命运不再与他开玩笑,给了他遂愿的机会。在他65岁那年,阿倍仲麻吕叩响了大明寺的山门,作为一名日本遣唐使,他知道日本已经等待鉴真太久了,他要为自己的故国做最后一次努力。鉴真也在等一个机会,他已经65岁了,如果还不能走,他余生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实现对荣睿、普照许下的承诺了。


因此,他与阿倍仲麻吕一拍即合,再次搭上了前往日本的船,普照和尚也赶来与他同行。这一次,仿佛上天也被他的执着所感动,他只在海上漂泊了一个月,便十分顺利地到达了日本


从他双脚踏上日本土地的那一刻,他便不再是过去的那个鉴真,他曾是万人敬仰的高僧,也是被宿命选中的苦行僧,现在,他是注定要载入史书的新传奇。


远行(摄影:李金洋)


历尽十年劫波,终于到达日本,鉴真和尚受到了朝野上下的崇高礼遇,不过,他没有忘却自己身上承载的使命,在日十年,他规范授戒,著经讲佛,传授医学,修唐招提寺……为日本做了不计其数的贡献,是日本汉方医学界及佛学界的宗师始祖


鉴真的伟大是穿越时空的,是彪炳史册的,从现代人的视角看,他是推动中日文化交流的重要使者,从古代人的角度看,他是慈悲仁厚的高僧。但如果我们抛开身份、地位,从最本真的角度看,我们看到的是他身上那些闪耀着光芒的人格品质,这样我们就会发现他不仅是一位佛学造诣登峰造极的法师,也是一位执着的远航者,更是一个坚毅、伟大并始终怀着一颗慈悲心的人

编辑:陈越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