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学者声音:不能被忽视的吉林佛教!

大菩文化 2021-10-24 21:03:51

(图片来源:大菩文化 摄影:妙月)


10月19日,吉林佛教召开四十年来最大规模学术会议,聚集了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身份不同的优秀学者。以这次会议为契机,各位学者全面、深入地挖掘和整理吉林佛教文化,弥补了吉林佛教文化研究不足,开辟了吉林佛教文化研究新篇章。


大菩文化特别邀请到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研究员邵正坤,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副教授李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杂志社社长黄夏年,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研究员、东南大学哲学与科学系教授与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董群这四位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身份和研究领域出发,分享自己参加研讨会的切身感受,让大家更接近吉林佛教的真实声音。



- 01 -

邵正坤:不能被忽视的吉林佛教


(图片来源:大菩文化 摄影:妙月)


Q:吉林佛教在中国历史上曾发挥过怎样的作用?


A:吉林佛教曾经是渤海佛教的一部分,当时的渤海国多民族共存,主要有靺鞨、高丽、九姓杂胡、扶余人以及其他的一些少数民族,所以在语言文字、生活方式和日常交流方面有一些不同的地方,会导致不同族群之间产生一些碰撞甚至是冲突。当时佛教的出现首先是为渤海国的社会上层所信奉,后来逐渐辐射到社会的中下层。


它能整合当时的社会,因为佛教宣扬众生平等,不同的族群之间不管身份高低,是普通人还是贵族,在佛法面前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有成佛的潜能和可能。这种佛教的思想相当于一个熔炉,能够使当时的社会上各个阶层、不同民族能够整合在一起,比较融洽地相处。现代东北地区也是多民族共存,其实也存在生活习惯还有语言上面的差别。佛教的传播还是能够使不同的民族彼此之间和谐共处的。


有机会亲近佛教的学者


Q:作为吉林当地的文化学者参会,对这次会议有什么样的感触?


A:其实我研究的不是佛教,但我研究的跟佛教有一点关系,我以前做的佛教造像铭文,探索文字里面所呈现的社会。我需要读一些跟佛经有关的内容,但不是直接做研究,事实上对佛协或者是寺院了解的不是很多。这种大规模的会议应该说是近年来比较罕见的,我非常荣幸能够参加会议,跟高僧大德以及全国各地的学者进行交流。


以前虽然在吉林省而且在长春市,长春市还有一座著名的佛寺,叫般若寺,出去的时候事实上都会有路过,但是还没有真的进去。通过这次会议就能够对吉林省佛教的发展有更深入的了解,感到更亲近佛教,也应该是一种促进作用吧。从佛教里面来说,有了因缘,就可以在每一次接触当中促进了。我研究佛教信仰的团体或者组织的时候需要了解一些佛教经典,比如说《妙法莲华经》,每次都是晚上临睡之前读一读。我觉得以后应该有意识读一下大乘经典,无论是做学术研究还是个人修养,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 02 -

李聪:作为吉林人我感到太振奋了


(图片来源:大菩文化 摄影:妙月)


Q:您既是本地人又是学者,这次会议对于您来说是一件很振奋的事情吧?


A:是,我真是想为吉林省佛教做一点事情。中国现在谋求伟大复兴,复兴是因为原来有,我们现在要让它重新生出熠熠光辉来。所以这次的会议是有价值的,是突破性的。从2001年我在吉林大学读硕士到现在一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我是第一次参加吉林省的佛教学术会议。这个确实是我们一直所缺乏的,现在做起来了,这特别好。以后可以继续在吉林省内或者全国范围内做,每隔一段时间就找一个主题开研讨会,慢慢的就会有越来越多学术界的人来参会。


我挺希望学术界能和佛教合作,这既是关于文化的,也是关于民族的,有了自己民族的特色才能体现出世界文化的多样性,这样形成的新的特点去展示在世人面前,又有它的不同的风貌。要多开放地去联系,不管是宗教界的还是学术界的,大家一起爱国爱教,我们是做的学术研究,他们是做的宗教信仰,我们都是为社会主义服务,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是一定要往前推动的。


吉林佛教仍有待挖掘整理


Q:研究吉林佛教的过程中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A:大概是吉林佛教现在研究得还不够充分,还是有很多文化故事可以讲。从大的范围来说,吉林省佛教协会成立了有40周年,应该有一些相应的课题,专门去挖掘、整理在历史文献中有关吉林佛教的各种各样的记载。比如说史书里,比如说这些个僧人自己的作品。


另外就是各个地方志,比如县志或者说寺志,需要形成一些资料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法脉传承,比如这边现在说的比较多的主要是倓虚老和尚,从明末清初那个时候,从谛闲谛老那块儿传下来的,我们也应该去溯源,做一个知识、文化、思想家谱的传承。需要把像这样的材料搜集起来、整理起来,这需要整个吉林省佛教的共同努力,然后成套地出丛书,做出来对于学术界的后续发展那是功德无量的。


- 03 -

黄夏年:长白山才是吉林佛教的中心


(图片来源:大菩文化 摄影:妙月)


Q:关于长白山佛教您写了十几万字的研究文章,那么长白山佛教为什么这样重要?


A:因为长白山佛教是吉林佛教的核心,这是由长白山的历史文化和地理决定了的。那么从地理上看长白山,它是整个东北地区三大名山之一,也是最高的,居于中心的地带。长白山的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从历史上看,长白山脚下是东北地区最早有人类居住的地方。


第二个,我们现在讲的长白山不是指一个山头,是以长白山为中心的地块,十几万二十几万平方公里,生长过很多民族。你看我今天谈到的魏晋南北朝、唐代就有。真正我们现在能够记录下来的民族有肃慎族,肃慎族是最早的。高句丽的时代挨着肃慎族,肃慎族下来就有渤海国。下来以后就有辽代,辽代完了有金代、金代完了有蒙古,就是元代,还有满族,是个民族融合的地区。


第三个,长白山作为东北的名山,存在着山神崇拜,是圣山、神山。“白山黑水”,白山就指的长白山。黑水,指的是黑龙江。在白山黑水地区生活的那些民族那些人,他们崇拜山神,崇拜长白山。现在可以有记载的是从金代的时期就对长白山进行崇拜,到了清代就更多了。金代曾经在地方搞过白衣观音的崇拜。白衣观音是什么?那就表示佛教嘛,中国佛教里面影响最大的是观音,观音影响在长白山很早存在了。可以说,长白山既是吉林文化的中心也是吉林佛教的中心。


- 04 -

董群:南北佛教交流正开启崭新篇章


(图片来源:大菩文化 摄影:妙月)


Q:作为此次会议为数不多来自南方的学者,您此次参会的感受和想法是什么?


A:我想主要是为吉林佛教和南京佛教之间进一步的交流感到高兴吧。佛教发展历史上的文化交流是一个重要方面,当今的佛教发展和研究仍然是要把这个作为重要的内容。那么关于吉林佛教和南京佛教之间最早是高句丽佛教和建康佛教的交流。我是来自建康的,就是今天的南京,当时有一个僧郎法师是专门研习三论的,南北朝时期到建康,在建康的摄山传教。在他的带动下,南京就形成一个三论学派的中心,就是摄山的三论学。这是高句丽相对于南朝的交流,另外南朝也曾经派过禅僧到高句丽传播禅法。


今天,吉林佛教要和江苏的两所佛学院——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和江苏尼众佛学院,一起来办学。吉林佛教负责招生,两个佛学院负责授课。我想这种交流,可以说是历史上高句丽和建康交流的一个新的延续,新的篇章。以后我们需要有更多这样的交流,这是很有意义的。



吉林佛教历史悠久、资源丰厚,其传播和发展过程中许多经验值得总结提炼。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对吉林佛教研究重视起来,相信在教界和学界的共同努力下,未来一定会在吉林佛教学术研究领域上取得更多的成果,吉林佛教论坛也会越来越好!

编辑:妙雨 责任编辑:贺雪垠
target="_blank" title="日行一善">日行一善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
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