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以出世之心写入世之事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青尘      时间:2012-04-05

 

  都说林夕的作品越来越有禅意。起先,只是歌词中的“拈花微笑”,而后的新书,干脆用了“十方一念”这种佛教色彩如此浓厚的书名。都说禅宗真义在于不立文字,那为何林夕又一本接一本,洋洋洒洒地“立下”了数十万字呢?

 

  “空,不是空洞无物,而是不执着物体永恒固定的状态,如水”,所以无需住空;写作又是个人情怀的表达,无论散文还是歌词,都是在书写人生。正是自己“越来越抽离,抽离过,才返回有牵系的人间,部位所牵系而牵系,能够懂得(以)抽离的心态去看牵牵系系。”能以出世之心写入世之事,至此,出世入世已并无区别。

 

  既然如此,《曾经你非不快乐》中的个人情感也好,《就算天空再深》中指点江山也罢,甚至是港版《似是故人来》里的鬼故事集,无非都是他在用不同的形式来书写自己对世界的看法。“我都希望透过文字,把自己对这个世界、并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情的想法写出来。” 

 

  早两年,如果问林夕写过什么?等他的歌迷将他写过的歌报将上来,你大概要感慨一下这个人的神奇:量多到已令人咂舌,更难得的是,几乎每首都经典。这两年,林夕突然转行写文章。从直抒个人情怀的《原来你非不快乐》到针砭时弊的《就算天空再深》。说起来,这也算是遂了广大歌迷的心愿——这个人词都写得那么好,写起文章来,又会是何等光景?而他则埋头写字,越写越多,词人林夕也就从那些幻化的歌词背后更直接地走到了真实的前台。这时,我们才发现,歌词也好文章也罢,全都是林夕在用文字表达着他自己。

 

  近年学佛,林夕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多了份自省,乃能在他和他所爱的香港之间隔开一层观照的距离。他爱香港;然香港是一个人人被广告变成‘潮流的羔羊的地方,又由于他自己也是羊群中的一分子,所以这份爱就要反复提出来再三审视,他就得坦荡检索自己心里的欲望。’ 人生如寄,成住坏空。佛家所讲,林夕他懂。他在序言中写“色相纵能忘,一切唯心造!但我们的心!情绪病差不多等闲如伤风感冒,我是过来人,对于为抑郁症而轻生的风潮心如刀割。也因此,林夕在今后的岁月中会书写出怎样的人生,我们亦无需惊奇。
 

 

(责任编辑:赵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