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运动员郎征:足球是我的世间法

来源:菩萨在线      发布者:妙月      时间:2015-12-06

佛说三世因果经

  

    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附近的一间咖啡馆里见到郎征,让人印象深刻的,除了他那一米八几的个头,就是他纹在手臂上的《佛说三世因果经》: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我一直都相信因果”

 

    “其实我从九岁开始到皈依佛教之前,一直都相信因果。”学佛后郎征一直都觉得自己佛缘深厚,这跟他小时候的经历有关。

 

    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郎征从小就在河北体校踢球,体校重复式的训练辛苦且枯燥。因此,一有空闲,父母就带他四处旅游,见见世面。在他九岁的时候,信佛的父母带他去了河北承德的一座寺院游玩。游览完毕,在寺院门口,刚巧赶上一位法师在给一些居士和过路的游客做开光仪式,加持一些护身符、佛珠。

 

    当时年幼的郎征不知道怎么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他,就向父母要了10元钱,请了一个护身符。然后跑到法师身边,跟众人一起,接受法师的开光加持。“我父母也很奇怪,因为从来也没有人教过我这些东西。”

 

    让郎征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个经过法师开光加持的护身符数年来几经丢失,很多情况在郎征看来,已经不可能找得到了,但最终却都失而复得。

 

    比如有一次,郎征跟着球队去广西参加冬训,洗澡的时候他就把护身符摘下来放在旁边,后来出来的时候就忘了。当时郎征就觉得,这次护身符肯定找不回来了。但过几天他再去洗澡的时候,却发现护身符就挂在浴室里的一个挂钩上。“正常情况下肯定早就丢了,因为那是公共浴室,人流量很大。”

 

    如此,反反复复多次之后,郎征就觉得佛法真的很神奇。但年幼的他对佛教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父母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的层面。

 

    2011年,对郎征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他经历了事业从巅峰到低谷的重大转折。

 

    2011年上半年,此前在事业上一直顺风顺水的郎征,首次入选国家队,代表国家站在世界的赛场上。但用郎征自己的话说“那个时候的状态像坐上了过山车一样,高潮总伴随着低谷”。

 

    在下半年,逐渐在国安打上主力的郎征,因为一场普通的中超联赛,一夜之间成了众矢之的,甚至是国安球迷们的“公敌”,以至于后来的几场比赛球迷们都将输球的责任直指郎征。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心也像被冰山冻住了一样。”他面对的不仅是自己的失误,还有球迷的指责和谩骂。

 

    郎征在球队逐渐被边缘化,有时候甚至是连替补的席位都坐不上。当时放在郎征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选择退役,要么被租借到其他球队。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25岁的郎征很迷茫,不知何去何从,曾经有一度,他萌生了要退役的想法。

 

    热爱足球而又不甘心的郎征最终选择了被租借到南昌衡源效力,南昌衡源是中超的一支保级球队,实力与国安队相距甚远。从事业的巅峰,猝然跌到谷底,巨大的落差让当时的郎征心情特别的失落和郁闷,感觉没有任何事情能让自己开心得起来。

 

    “感觉自己也没有干特别多的坏事,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不顺利。”

 

    一直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简单“因果论”的郎征不明白,命运为何对他如此得不公平。直到有一次他在无意当中看到中国佛学院研究生导师宗舜法师发在微博上的一篇文章,文章里讲的正是因果。

 

    “看过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因果很复杂,分为好多种,并不是简单的‘你做好事就会得好报,做坏事就会有恶报\\’。”

 

    受到触动的郎征开始在微博上给宗舜法师留言,做一些深入的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宗舜法师也给了他许多的开示。因为儿时的经历,在此之前,郎征对佛教就一直深信不疑,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深入接触。

 

    之后,觉得因缘成熟的郎征,一回到北京就决定皈依宗舜法师门下,成为一名虔诚的佛弟子,手臂上的《佛说三世因果经》也是在那个时候纹上去的。

 

    “足球是我的世间法”

 

    佛法的熏习让郎征低落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他想逐渐找回自己之前的状态。在南昌衡源,郎征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要踏踏实实地把球踢好,然后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回到国安队。

 

    郎征刚来到南昌时正逢高温天气,对于北方人来说酷热难耐,但他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最终在不断的适应下,郎征克服了这个障碍,而且还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在郎征为南昌衡源出战的八场比赛中,每一场他都尽心尽力,并有着不俗的表现。

 

    在帮助球队顺利保级后,南昌衡源想要把郎征买过去效力,但郎征一直都心有不甘,他知道要走出阴霾,重新站起来,就必须要回到曾经跌倒过的地方。

 

    “佛教讲放下,不争,但足球必须要讲输赢,不可能不争。”学佛是否会跟自己的职业有矛盾?郎征曾就这个问题请教过自己的师父宗舜法师。

 

    “师父开示说,佛教讲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世间人要先把世间法修好。”在郎征看来,足球就是他的世间法。

 

    2012年,郎征回到北京国安,在球队里担任中后卫的替补。由于之前跟球队的主教练帕切科有过不愉快的合作经历,在他的指挥下,郎征依旧是少有机会,一直徘徊在主力和替补之间。但此时的郎征不再有迷茫和低谷,而是用心对待自己的每一个机会。他始终相信,自己有一天一定能修好自己的世间法,站在属于他的舞台上。

 

    此后的2013年,注定是属于郎征的机会。原先跟他有过嫌隙的帕切科放下教鞭,斯塔诺耶维奇接任成为国安的新任主教练,郎征的国安生涯得到了转机。

 

    在联赛的第一场比赛里,他打进了球队新赛季的第一粒进球。此后的亚冠联赛第二轮比赛,郎征凭借出色的发挥,也收获了一粒进球,帮助球队战胜对手,获得亚冠首胜。那时,郎征的儿子才刚出生不久,这两粒进球也成了郎征送给儿子的第一份礼物。

 

    在修习“世间法”的同时,郎征的“出世间法”也没有荒废。师父规定的每日修行功课无论多忙多累,郎征都会挤出时间来完成。

 

    有时候遇到比赛训练,忙完就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还要吃饭、洗漱、平复一下心情,时常要折腾到凌晨一两点才能躺在床上。但郎征还不能睡觉,师父规定的功课还没有完成。郎征就从床上起来,花上40分钟或者1个小时把功课做完才去睡觉,即使是在最为忙碌的亚冠比赛期间也是如此。

 

    比赛期间,经常要四处跑,很多时间都会在飞机上度过,这对队员们来说是难得的休息时间。但郎征总是会在别人睡觉的时候抽出一点时间来做功课。

 

    吃饭前、睡觉前、比赛前……任何适合的时间点都有可能成为郎征修行的机会,同修的师兄都非常佩服他的精进。“有时候比赛完可能会非常累,但如果今天的修行功课没有做的话,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这一天都不完整。”

 

    学佛后的转变

 

    “对佛法的修行让我的生活和事业都产生了很大的改变,最主要还是心态上的转变,现在更容易去接受一些事情。”在比赛中,作为球队的后卫,也是守门员之前的最后一道防线,郎征要比别人承受更多的压力和责任。

 

    “如果比赛踢赢了,没有人会觉得是后卫的功劳,但要是反过来被人进球,所有人肯定都是骂后卫。”而在北京这个辱骂成风的球迷氛围里,球员一旦出现失误就会被数万人一起指责谩骂,几乎已是司空见惯。“有时候我们球队出去踢球也会遇到骂声和嘘声,球迷们根本不会给你解释的余地。”

 

    而在此之前,郎征每每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怨天尤人,觉得不能接受和理解。每次一出现失误,他总是想,为什么会是我。如今,有了佛法的指引,郎征觉得有很多事情自己都能去坦然地接受了。“足球就是这样,有输有赢,每个人都可能会出现失误,要能相互理解。你做这项工作,就要承受这些,这都是足球的一部分。”

 

    佛教讲放下,现在的郎征已经学会用因果的理论来放下自己的嗔恨心,去应对球迷们的谩骂和嘲讽。“凡事必有出处,可能你之前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够好,种下了这个因,才会有这种果报。”与其去埋怨别人,郎征更愿意从自身找原因。平时无论多忙,只要一有假期,他都会去一些寺院朝拜,跟僧人们一起忏悔自己之前的罪业。

 

    最近一段时间,郎征一直在忏悔之前在亚冠期间由于不冷静地为队友出头而与对方球员发生的争执。

 

    今年4月8日,在亚冠联赛小组赛第4轮北京国安对阵日本浦和红钻队的比赛中,在己方有队员中场受伤倒地的情况下,正在进攻的浦和红钻队并没有终止比赛,反而继续加强进攻。对手这个动作也让国安球员非常气愤,一时未能控制住情绪的郎征与浦和队球员发生了争执,并且发生了身体接触,郎征也因此吃到了红牌。

 

    对郎征来说,这正是自己修持不足的体现。在他的意识里,佛教对他的改变还在于教会他如何去做一个善良正直的人,既不要去伤害别人,也不要去以怨抱怨,以牙还牙。“我已经学佛这么久了,每天都在念经、做功课,到了关键时候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所以学佛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郎征的精进也感染了他的家人,妻子也跟他一起皈依了宗舜法师。在郎征的家里,还摆放着他用心挑选、定制的佛龛。“现在我们家完全是佛化家庭,等我两个孩子将来长大懂事了,也可能会把他们往这方面引导。”

 

    “我现在还处在一个时间不受自己安排的阶段。”对于未来学修的计划,郎征说,等到他退役之后,会呆在师父身边,好好地沉寂几年,勤修戒定慧,升华一下自己,然后再考虑转型。“具体的安排要看师父那边给的意见,但肯定会跟体育脱不了干系。”

 

 

(文编:妙甜  责任编辑: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