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佛因缘——记我的善知识师长

大菩文化 2021-11-19 10:21:51

(图片来源:大菩文化 摄影:妙清)


一、开头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Sabrina”。


在商务晚宴、公司年会、新品发布会亦或高峰论坛上,我都会用这句话开启今日份的主持工作。对,我是一个主持人,作为一个主持人,似乎所有的光鲜亮丽都会热情地向我扑面而来,尤其是在上海这座城市,恒隆、外滩、BFC、新天地、思南公馆......这些华丽而复古的建筑、精致而西洋化的装饰,会让任何一个年轻女孩沦陷,当然也包括我。这时候的我,不回忆过去,不思考未来,只为了此时此刻所有堆砌的美好而活。


我想我的人生故事,仿佛就应该像《小时代》或者《了不起的盖茨比》里所写下的角色那样,每天只用简简单单地思考今天晚上我的蕾丝鱼尾长裙是该配亮钻尖头高跟还是珍珠绑带高跟,而后伴随着一些可有可无的文艺的忧伤度过一生。


我就这样及时行乐,长久地陶醉在夜上海的觥筹交错当中,推杯换盏,酣歌恒舞。然而,我也并不是一个毫无觉察之心的人。在所有的华丽褪去之时,我也会因心底深处潜伏着的空虚和孤独而感到恐慌。我当然知道所有的美好都是暂时的,当我卸了妆换上加绒的厚重睡衣穿着大棉拖鞋去拿外卖时,我跟千千万万的沪漂,还有所有平凡生活着的人们是一样的,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里,在无穷无尽的时间长河下,静默无声,微不足道。


我也会追问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在如此短暂的人生一梦里,究竟想要获得什么,才足以支撑我付出全部的热情甚至不计一切代价的冲动,我想,并不会是主持,所以我没有进入本可以去的、令人艳羡的电视台,也不会是富贵,所以我没有选择呆在洛杉矶,和本可以就此结婚的相亲对象长相厮守,确切地来说,连我自己也不能试图了解,究竟要过上怎样一种生活,才能使自己永久地感到安定与舒适。


直到在一个清醒的夜晚,我遇见了佛法。


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呢,平和、安详,没有一点点风声的侵扰,夏日的虫鸣仿佛就地隐没,将上海还原出了最从容恬静的一面。我躺在床上,在黑夜里望着天花板,思绪浮游在某一处缥缈的角落里。忽地,有一股强烈地失落,警钟似的降落在我的心上,让我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思念与遗憾。我对这样感觉的出现毫无头绪,只得任凭它兀自地悲伤,但是自己又不得不与它同时间地运作,因此也跟着悲伤而感到悲伤了。一段时间后,这样的感觉突然离去,一切又都恢复了往常的情景,夜晚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我也只是默默地躺在床上,和房间里的黑暗一并放空。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没有觉得孤单,没有在思念着谁,更没有在遗憾着什么,为什么这样一种失落会突然入侵进我的世界。我感到实在很古怪,脑海中立刻开始翻腾起千奇百怪的想法,我翻来覆去,左思右想,推敲着任何一种可能性,然而此时,少有清醒的我突然想到,这样一股与我界限清晰的情绪,会不会,很有可能,是从前世那里,所遗落下来的一片记忆。


我立刻翻开手机,匆忙地在知乎里敲下“前世”“轮回”种种的字眼,试图寻找着什么未知而神秘的答案,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芒在深夜显得异常明亮,将我的眼睛照得有些干涩,我阅读着那些亲历者讲述他们怎样富有传奇色彩、连接着前世印记仿佛小说般的故事时,却并不感到那是一种骗取流量的编撰,反而因为这样直白而真挚的陈述感到分外熟识。


我激动而紧张地阅读着他们关于轮回与前世的故事:有渴望遇见逝去亲人的晚辈,因为念诵经咒得到了逝者的托梦;有发现自己刚出生的宝宝,带有从前养育过的宠物的胎记;有被街头算命一语中的,发现自己命运似乎早已安排明白的年轻大学生......


那个夜晚,我睡得很少。


往后的日子里,我时常在这些话题里了解这些故事,不需要点缀,不需要修辞,不需要怎样华美的文笔或者丰盛的辞藻,这些平铺直叙的故事里,拥有理所应当却又玄而又玄的人生情节,我仔细阅读着亲身者纪录性的文字,突然总结出了一个规律,这些故事所有可能出现转折的地方,全都是因为,他们找到了佛法。


二、菩萨

  

我是信仰佛教的,只是从来没有思考过关于佛教的一切,确切地来说,我只是在某些警觉到危险的时刻,突然想起了观世音菩萨。


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摆放着一尊观世音菩萨像,雕琢精细,色彩瑰丽,坐姿庄严肃穆,面容祥和安宁,低低的眉眼似乎洞察了世间一切的悲欢离合,却又流露着一股不忍细说的慈悲与宽仁。


我学着电视剧里那样,一拜,二拜,三拜,求求观世音菩萨让我爸爸晚上千万不要回家吃饭,今天数学考试发下来的分数实在让我难堪,一场未知的狂风暴雨随时可能来临。我拼命地乞求观世音菩萨,头磕得嘣嘣响,内心别无杂念,只求八岁的自己今晚平平安安。


如今时间久远,我已记不清后来究竟是如何熬过那些分数惨淡的夜晚,但是大致想来,年幼时,父亲似乎总是在外应酬,因此令我躲过了许多的危险,所以我的内心,对观世音菩萨是充满感激的。


时隔将近二十年,当我翻看着知乎里一个个亲历者讲述着自己因佛法而感知前世与轮回的故事时,尘封在自己心底的一层清醒骤然打开,我突然意识到,观世音菩萨是真实存在的,既然真实存在,我又究竟可以去哪里找到她呢?


三、学习佛法的动力


于是,寻找观世音菩萨,这样听上去莽撞而又中二的想法,对于三年前的我来说,是学习佛法的头号动力。小时候看《哪吒闹海》,哪吒死而复生向太乙真人奔跑而去,画面深刻,场景动容,观世音菩萨于我的心中,就像哪吒师徒如此这般,独有一份自家的亲切与依赖。我开始在知乎上,四处向人打听了起来,打听观世音菩萨的栖身之所到底位居何处,是紫竹林,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地方。


很快我便知晓了答案,因着网络的便利,不几天我就将来龙去脉了解得清清楚楚,观世音菩萨现居西方极乐净土,实则早已成佛,号正法明如来,于阿弥陀佛后补其位,号普光功德山王如来。同时我也一并了知我们所处的世界,位于须弥山的下方,属于五浊恶世,也就是四大部洲的南瞻部洲,能够得闻佛法是较之其他三大部洲最为显著的优势特征。


从轮回到三世因果,从无常到吃素放生,从供养到财神福德,从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到佛经的集结与传播、分支与流通,我都有了一些清晰的脉络基础。我因认知到这样一个世界而感到无比振奋,不过就像之前阅读着知乎轮回故事那般,我很快将这些听上去玄而又玄的信息自然地接纳并且认为理应如此了。


所有认知架构的重组排列,让我不得不又陷入了另一个沉思,一个自古以来人类就在不断追溯不断探寻着的、仿佛消解在了宇宙时空尽头里的未知谜团,一个同时也困扰了我很久,却因学业与琐事而被迫遗忘多年的人生终极问题,那就是,我,到底生从何来,死归何处。


我开始从佛教里,了解生与死的构成、系统以及解决方法,这是一个庞大的工作体量,甚至有点不知如何下手,一段时间后,我打听到了一些佛经和现代佛教书籍,热切而快速地读完了它们,很快,我找到了答案,有且仅有的唯一的答案,那就是,净土法门。


被誉为“超越十方世界所有佛土”净土世界,当然在佛经里有着更为权威而精准的描述:“十方诸刹土,众生菩萨中,所有法报佛,化身及变化,皆从无量寿,极乐界中出。”


四、迷茫


家庭美满,后代出头,对象回心转意,这些都不是学习佛法的最终目的。然而很多人讨论佛法时,似乎仅限于此,好像佛法,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为顺畅一些。


可是佛经里,明明说道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明明说道过,因缘之法,犹如电光,以因缘故,而有诸业;明明说道过,菩萨见欲,如避火坑,菩萨见贪,如避瘴海;明明说道过,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那时的我,也在学习佛法的一年时间里,感到了长久的迷茫。


2019年初,我开始吃素念佛,下定决心走上一条了生脱死的道路,与过去的自己作下了永远的诀别。我无视了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从一个花枝招展、头发颜色时时各异的女主持人,瞬间变为拿着长串佛珠、点菜时报着一堆规矩(不要放葱、洋葱、不要放肉、大蒜,还有千万不要放鸡蛋和韭菜!)的皈依佛弟子。


我开始频繁地进出寺庙,并且参与一切我所能知道的善举,放生、供灯、建寺,我把大部分的钱几乎都捐了,我似乎十分忙碌,可需要帮助的地方实在太多,我的能力十分有限,哪怕我捐出了大笔的钱款,在一桩慈善项目面前,是那么的杯水车薪。


我渐渐地感到迷茫,同时网上众说纷纭的知见,更让我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顿当中。今天有人说,要背诵下某某咒语功德无量;明天又有人说,要努力的施食让广大众生得到饱足;后天又有人说,要撒下金光明砂令逝者离苦得乐......


我仿佛变成了一个奔跑的工具,不生产知见,只是一个知见的搬运工,从一堆人的这头,乱哄哄地跑到一堆人的那头,又从一堆人的那头,乱哄哄地跑到一堆人的这头,跑来跑去,空无所获,不知所谓,假名为修行


我清楚地知道,在自己的人生终极问题面前,我并未能迈出过任何真实的一步,我没有多少了生脱死的把握,也没有佛法智慧的支撑,一旦错过此世人身,轮回路远,必定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我因与佛法隔着无从下手的厚壁障而感到焦急,烦恼依然波澜不止,生死依旧无所着落,我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明明我感觉全部都做了,却够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谜底似乎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遥不可及,我就像一个竭尽全力的人,试图将高处的空气掠夺进自己的衣袋里,从远处看只觉得这个人蹦蹦跳跳,热闹得很,然而这人只是感到疲惫,同时一无所得。


五、善知识师长


2019年冬,我从上海回到家乡过年,期间疫情爆发,人心惶惶,我的小区禁止出门,我开始更加专注地搜寻关于佛法的内容,试图找到一些更为明朗的答案。忽然有一天,我搜到了一篇文章,点开看,里面的话语极其恳切,字里行间透着殷切地劝嘱,其中内容指出了当前很多名法师所说知见的错误之处,同时处处引用着经律论疏钞与祖师大德的种种开示,最最关键的是,这篇文章,是在说了生脱死,是在说真正的修行,跟富贵无关,跟儿女无关,跟所有人们呼喊求着的人天福报毫无关系,它只是在说,佛法的本身而已。


我感到极为欣喜,又仔细阅读了其他几篇文章,当中所写出的内容皆与佛经十分吻合,强调着五欲的过患、爱根的障难,人们追逐着世间的虚妄、与真实永久地背道而驰...... 这些都是我只能从佛经里看到的义理,现代学佛人似乎对此少有谈及,毕竟大家频繁使用的词汇是,福报,殊胜,功德。


我又快速地翻看了两三篇,虽然感到极为珍贵而罕见,但心里却略略地有一些犯怵,这是一位出家法师所写下的文章,标题似乎有一些严厉,指出了很多当前知见的错处。


我小心翼翼地加了师父在公众号里留下的微信,向着师父询问了许多问题,把从前的困惑都一一陈列了出来,从施食问到各式咒语,从金光明砂问到往生被,师父听后,都作了耐心而简洁明了的回答。我若有所思地答应着,内心的困惑似乎仍然解而未解,余下的停顿里,似乎还可以试图再追加几个延伸的问句。


在这沉默的间隙中,师父说,要去看《印光大师文钞》,里面的内容详细。我是知道《印光大师文钞》的,我曾经用kindle阅读过电子版的《印光大师菁华录》,因对民国的文字感到生涩,看时吃力而缓慢,所以下意识和师父推说看不懂。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显然公众号的现代白话文更加方便好懂。师父随后说道,大学生怎么会看不懂,慢慢看就好,要去看的,要买纸质版,要有恭敬心。


因有了这番鼓舞,我便立刻下单了书籍,继而又翻找到师父在朋友圈里分享的讲法视频页面,点进去,发现师父已讲了许多的经论,《观经四帖疏》《阿弥陀经疏钞》,罗列了一百多集,还有着《龙舒净土文》《径中径又径》《劝发菩提心文》等近二十多本经典的宣讲内容。


我挑选了集数最少的省庵大师所著的《念佛着魔辩》,只有四集,随后郑重而欣喜地用笔记本写下了师父所讲的种种话语。宣法视频里,师父道出了省庵大师所罗列的重点,陈述着修行人会遇到的重重魔障与难关,该如何分辨之又该如何应对之,层层剖析,深入浅出,清晰明了,淋漓尽致。


我感到整个人都豁然开朗了起来。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开始认真有序地听经闻法,开始静下心来,仔细认真地阅读着师父所推荐的祖师大德开示的种种书籍。这显然跟我过去所接触到的“现代佛法”截然不同,一切的话语,都如此精准地透露出了生脱死的至关要点,原来善法的尽头并非究竟,原来世间的泡影毋须执着:


你看他老病之时,少壮清闲之日,稍有一事挂心,早是念佛不得,况待临终时哉?何况你更道“且做世间事业”,你真痴人,说此痴话,敢保你错用身心了也!且世间事业,如梦如幻,如影如响,哪一件有实效?哪一件替得生死?纵饶广造伽蓝,多增常住,攀求名位,交结官豪,你将谓多做好事,殊不知犯了如来“不体道本、广造伽蓝”等戒。岂不见道:“有为之功,多诸过咎,天堂未就,地狱先成,生死未明,皆成苦本。眼光落地,受苦之时,方知平生所作,尽是枷上添枷,锁上添锁,镬汤下增柴炭,剑树上助刀枪。袈裟下失却人身,万劫难复。铁汉闻之,也须泪落!”


你一生参禅,禅既不悟,及乎看教,教又不明,弄到如今,念头未死,又要说几句禅,又要说几句教,又要写几个字,又要做几首诗情挂两头,念分四路,祖师道,毫厘系念,三途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锁。你却志无决定,情念多端。因此多端,间断正念,然则一念间断之心,便是三途羁锁业也。

——天如维则大师《净土或问》


“惟名闻利养,甜爱软贼,及嗔心、嗔火,虽有佛力,不能救焉。行者当深加精进,以攘却之。”

——妙叶大师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如此深刻而直白的话语,点化了我一颗游游荡荡的尘俗之心。我从前的困惑迎刃而解,滞留的谜团一个又一个的被打开,“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皆因妄想分别而不能证得”,“一切众生,从无始来,迷己为物,失于本心,为物所转,故于是中,观大观小”,“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垢净,菩提影现中”,修行之路不再是飘散虚无的空中楼阁,我又一次地跟过去的自己,作下了永久的诀别,向着光明的前方,一步步快速地迈进。


如今,我已经在师父的宣法下,阅读了许多从前根本只可遥望的祖师大德的种种著作,如果一定要让我总结式地说出什么成果,我只会希望你能够自己去体会,那份因寻找到答案而升起的前所未有的坚定。当渺小的自己向无垠的宇宙发出生与死的质问时,原来,苍穹之间,会有回应;当尘埃般的自己向历史长河中追问着世界到底凭何运转,生死到底有无尽头,轮回里的一切究竟意义何在时,仁者,早已为我们写下了答案。


这些答案在书本里,为众生静默地呈现真相,虽无声,却是万物浓睡时醍醐灌顶的呼喊;仅方寸,却也有觊破世界边际的广大慈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当深陷蝇营狗苟中无法自拔,当沉迷爱欲荣华中误以为恒久时,要记住,定格在书本里的文字永远想为你照破这一切无常。


我十分感激我的师父,是师父十多年以来的坚持弘法,让我找到了归家的道路,是师父十多年以来的破邪显正,让我明白了佛法最本真的面目理应如何。


我修行之路上的欲望荆棘,师父已经为我指明照亮,我仍会小心翼翼地不断前行,但是却也怀抱着无比坚定的信念与勇气,在这条光明大道上,坦然地走去,九死而不悔,虽千万人,吾亦往矣。(文/Sabrina 图/妙清)

编辑:妙澄 责任编辑:贺雪垠
target="_blank" title="日行一善">日行一善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
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