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十三)

菩萨在线 2020-07-05 14:07:03

成立仰光中国佛学会


仰光新的藏经楼之兴建,成于慈航禅师的阅藏,他在阅藏过程中,还为当地信众们讲经,随缘说法。


慈航禅师说:缅甸这个地方,自从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发心布教,把佛化广被到这块荒地以来,佛教便大大地兴盛;一直到现在,缅人的信仰可说是普遍的了。


然而默察旅居此地的侨胞,对于佛教信仰的虽很多,但不信仰的却也不少哩。在信仰的多数人中,又可分作两部分:一部分是已经发起正信,都已恳切至诚的皈依三宝;一部分是信疑参半,既不彻底,对于佛化新运动,当然又不会热烈参加。


至于那些不信仰的人,误以为佛教是反科学的,是迷信的,因而诽谤三宝,强不知以为知,随处可以见到。这是末法时候的预告,也可不必深怪。


为什么我们侨胞对于佛教还有很多不能领会的呢?这没有别的,我以为应归咎于佛教徒自家宣传的不够;因为很多负责宣传的人,不能跟着时代跑,自然事事要落人后了。


要知现代的人,因为受着经济不良的影响,终日垂头丧气,心里填满了烦闷懊恼,对于人生问题,渴望着要求解决;若宣传的人,不晓得适应时代,不懂得用善巧方便帮着他们去求一安身立命的所在,他们当然对佛教要掉头不顾了。


因为有了慈航禅师的宣扬佛法,当地的信众对于中国佛教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加深了佛法的信仰。在慈航禅师座下皈依的佛教弟子也逐渐增多了。


仰光中国佛学会会址现状


有鉴于此,民国二十二年(1933)5 月2 日暨四月初八佛诞日,慈航禅师联络居士丘宏传、陈宏宣、曾大聪、陈善乐等在仰光成立中国佛学会,由其担任导师,组织信众开展定期演讲活动,弘扬佛法。“中国佛学会”五字由福州籍的“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林森题写。


中国佛学会的《本会筹备经过情形》介绍成立的因缘,特别提及仰光大藏经的发现说:佛教比年在国内的蓬勃,处处现风起云涌的现象,缅甸虽称佛国,因言语习俗的隔碍,颇难引动华人的信仰,大乘佛法,更寂然无闻。自慈航法师到仰礼塔以后,驻锡豹兔中华大藏经处阅经,时演大乘妙法,因听而悟而信而皈依者日见其多。咸称佛法,不仅适应人生,实足解救时代沉疴,矧得大师善运莲舌,深能发人猛醒。若得有系统的弘扬,裨益于人群极大,于是有组织佛学会之议焉。


慈航禅师在中国佛学会的演讲,后经众居士收集整理出版为《仰光中国佛学会通俗演讲录》,广为流通。在序中,慈航禅师说:佛教,说它是文化教育也可,说它是宗教也可,说它是哲学更可。因为佛教本来就带有文化、教育、宗教、哲学的性质,这是不可讳言的事实。但是,你不可呆板地叫它是宗教,是……是什么,这就不是佛法的真意义了。


在毗梨耶室主所著的《佛学融摄一切学》里面,说得非常清楚透彻。他说佛教不但是文化、教育、宗教、哲学,就是说佛教是政治、法律、军警、科学也无不可以。……


《仰光中国佛学会通俗演讲录》问世,这里面所发的言论、思想,都是拯救时弊的。读了这部演讲录的人,一方面可以知道佛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一方面也可以知道仰光佛学会工作实际的情形。


关于仰光中国佛学会的筹备经过,当时各种佛教刊物,如《佛学半月刊》等都有报道。其经过具体如下:二十二年(1933)4 月16 日在陈园召开第一次发起人会议,商议组织仰光中国佛学会之必要性,决议以本日列席会议者为筹备委员,推选王觅真居士负责起草本会简章,于下星期日在陈园召开推举董事会。此日列席会议者有:林拯、叶宏经、林宏典、王宏法、曾梵音、林妙音、周慧因、林宏律、陈清德、陈秀莲、邱妙法、陈富镇、李希超、陈妙声、林亦男、林妙色、林昌佛、陈美玉、陈治姊、曾美珠。


二十二年(1933)4 月23 日在陈园召开第二次推举常务董事会,列席者包括慈航禅师等五十余人。


会议通过临时简章,推举董事,决定本会会名为“仰光中国佛学会”,会址暂时设在豹兔中华大教佛藏经处(笔者按:应为“中华佛教大藏经处”,此处原文如此),决议于四月初八日(公历5 月2 日)举行成立典礼。


仰光中国佛学会简章共十四条,其中第六条《学务》规定:“本会学务应行下列各项:一、研究佛学;二、定期讲经;三、义务夜学。”第七条《会务》规定:“一、发行刊物;二、流通佛经;三、慈善各事。”第八条《导师》规定:“本会由董事团延请高僧硕德为本会导师指导一切进行事宜。”


佛学会还延请法师教授三藏,演讲佛法,并推举总务负责弘法、文牍工作,校务负责会计等,干事负责图书、宣传等工作,职责分明。


二十二年(1933)4 月30 日在陈园召开第三次推举常务董事会,列席者五十三人,推举职员十二人。


二十二年(1933)5 月2 日在豹兔中华佛教大藏经处召开成立大会。慈航禅师在大会上以学会导师的身份作了题为《对于仰光中国佛学名义之略释》的演讲,并希望“种田的农夫、做工的工人、做生意的商家、求学问的学人皆来学佛,以至男女老幼全世界的人一齐学佛”。


当时成立大会的会场布置图颇为详尽,一切如法如律布置,足见当时慈航禅师诸人的严谨与恭敬。


仰光中国佛学会成立之后,以慈航禅师为主导,学会开展了很多弘法活动。


在文化与教育方面,从《本会学务一览表》来看,当时佛学会每周有不同的活动安排,周一至周五下午有专人讲论藏典籍,周六讲经,周日念佛等,所有课目包括经律论三藏,如《法华经》《楞严经》《华严经》乃至《解深密经》《楞伽经》《因明论》《成唯识论》等,也有佛教史学、佛教义理学的课程。

世音法师在《慈师与缅甸佛教》一文中回忆说:


1933 年仰光中国佛学会成立,佛学的宣传更加扩大:每周举行露天讲演,有时举行讲经大会,开办佛经流通处,尽量介绍上海佛学书局及佛教居士林以及各地出版的各种经书刊物,每月出版的定期月刊。1935 年仰光中国佛学会青年会亦成立了。在这期间,很多国内的高僧来仰朝拜大金塔,事后亦由佛学会之聘请,与侨胞广结法缘。当时的佛教盛况,堪为稀有。


实际上,仰光中国佛学会最吸引人的应是它的《宣言》,提倡“慈悲博爱的精神、大同互助的主义”,这在异国他乡,无疑给离家的游子们注入了家的温情!


加入学会的条件也是鼓舞人心的:“要发出大慈大悲的心肠来度人度世;要鼓起大雄大力的精神去救国救民;要解决人生的痛苦决定要研究佛学;要提倡道德文化去指导社会的一切;要提倡精神文明去补救物质的不足;要得正确的人生观应了解佛理;要达到平等大同请先化除私见;要牺牲自我的决心为社会排难解纷;要联络各慈善团体共同努力;要团结佛陀真信徒共行救世。”


有了完善的佛学会组织,仰光的华人得以系统学习佛学,当时有很多人因此皈依三宝或选择出家。


在《慈航特刊》中,佛学会的学子们以亲身的经历讲述了自己学佛的过程,或分享自己学佛的心得。如觉性法师在《我学佛的因缘》一文中述及学佛的因缘:


我虽也跟着礼佛念经,但对于佛的宗旨还不了解,记得去年八月间曾请慈航师父来我家里讲经,听的人除我一家外,还有许多亲友。此时我就懂得了人生,有生老病死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五阴炽盛各种苦,可以说是种了今日学佛的因缘。


在慈善事业方面,仰光中国佛学会也举办了各种募捐、赈灾活动。据《威音》杂志《海外之部:仰光中国佛学会为祖国筹赈》报道,仰光中国佛学会积极为祖国筹赈。


总之,慈航禅师在仰光的弘化成果颇丰。世音法师在《慈师与缅甸佛教》一文中总结慈航禅师对缅甸佛教发展的影响说:“中国佛学,在缅甸发扬的历史,虽说已经有几十年,可是真正的能够给缅华佛教徒正确深入,认识佛学教理,排除一切迷信行为,真诚体会到佛陀真谛的,要算是在慈航法师来仰光以后!”1934 年的《人海灯》杂志上也刊登一则题为《仰光中国佛学会宣传成绩惊人》的消息。年前,笔者专程赴缅朝礼慈航菩萨在缅驻锡遗迹,见藏经楼等尚存,甚是欢喜。只是很遗憾的是,汉传佛教龙华寺已被改为南传佛教寺院。


上一篇

《且向大金塔下修》


下一篇

《佛教与国家》

编辑:贺雪垠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