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三十四)

菩萨在线 2020-08-21 11:39:47

昙花一现


1948 年11月2日,台湾佛学院隆重举行开学典礼。


一时四众弟子云集,台湾当地官员、佛教会代表、各大寺院住持等共计一百五十余人参与。


佛学院首批招生共有六十名,其中男生二十名,女生四十名,由慈航禅师担任院长。

开学典礼上慈航院长发表演讲,报告创办佛学院的宗旨,洋洋洒洒数千言,听者无不动容。


慈航禅师在《创办台湾佛学院宣言》说:


宗教为社会文化重要部分,世界之大,人口之多,总其大端,不出五种,即佛教、耶教、回教及其余旁支宗教,并不信宗教之人是也。尝闻世界人口之总数,佛教徒占三分之一,实非过语也。


试观锡兰、缅甸、暹罗、尼泊尔、安南、日本、朝鲜等国,固以佛教为国教,即我国之西藏及蒙古,亦何尝不以佛教为政治之中心?此有识者之所公认。不特此也,即新兴之佛教,已扩展至欧美各国,盖英、美、德、法,均有佛学会之组织,并有佛教刊物出版,佛教信徒有数百万之多;即反宗教之苏俄,亦有数万人研究佛教;此潜在力量之伟大,诚非一般人所能逆料也。其故何在?揆其原因,际此科学风行之时,物质受用固已登峰造极,而精神不安,实属难以寄托。一般有识之士,审其潮流,察其大势,非有一无丝毫神秘之宗教,不足以安人心;其学说可以公开研究或讨论,其目的可以平等达到并实现。故佛教学说正当此机,何怪乎无翼而飞,不胫而走,非无因也。


我国虽未以佛教为国教,然有二千年之历史,对于我国之文化,实有莫大之关系。且民情、风俗、习惯在在处处,对于佛教均有不可相离之势。不过中国之佛教曾被封建时代所利用,所谓以神道设教,作愚民政策。吾人果能弃沙取金,将其带迷信色彩之附庸品,一廓而清,则理智与人生有关系之学说,一跃而上;理智之佛学,将与三民主义可以互相表里,将见中华民族,为世界首屈一指,决非迷信科学者所能想像也。


我台湾沦陷于异族人之手,五十年来固堪疾首,然民众信仰佛教尚未后人。虽一时曾被帝国主义者所利用,纯洁无瑕之佛教,致蒙不白之冤,然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我们教徒果能一心一德,栽培弘法干部人才,将理智正信之佛教,努力宣传,使一般民众对于人生佛教之哲理,深印于脑海中,则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犹如反掌。……则提倡佛学教育,实不可缓。同人等本此意旨,为国家计,为民族计,故有创办台湾佛学院之举。所望爱国之士,凡有心提倡智育德育者,盍兴乎来。


从《宣言》来看,慈航禅师将台湾佛学院的创办意义定位于三个层次:


第一、适应世界社会发展潮流,科学固然重要,然物质受用固已登峰造极,而精神不安,实属难以寄托,非有一无丝毫神秘之宗教,不足以安人心;

第二、佛教有助于我国文化之发展,我国民情、风俗、习惯在在处处,对于佛教均有不可相离之势,欲光大中华民族文化,必当兴盛佛教;

第三、台湾在日据时期饱受摧残,佛教之兴,可以有助于正本清源。


台湾佛教界对慈航禅师在台及台湾佛学院的创办都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一些高僧大德都积极向自己徒子徒孙们推荐慈航禅师及其佛学院。慧岳法师回忆当时他的师父在讲经之前当众说:我们台湾佛教幸福,你们今后有佛法好听了,中坜圆光寺现在请来了一位多年在南洋弘法成绩卓著、名闻海内外的慈航大法师来台弘法,他的学问,道德都比我好得多;又慈悲,又发心,大家要多多去亲近他,常常请他来讲经,一定会获得好贵的开示,得到无上的利益,不再有无处闻法的苦闷了,也不必老是向我这德学俱缺的人要求,当换换新空气,听听新理论。


从《台湾佛学院简章》等相关文件来看,佛学院的办学宗旨为:“研究佛学、弘扬佛法、启发智慧、导人为善。”


佛学院院务管理方面,《简章》设定如下:


第十一条 本院学僧正额定四十名:高中程度二十名,初中程度二十名。遇必要时得收旁听生。

第十二条 本院学僧,全系出家男众,年龄在二十岁以上,四十岁以下,体格强健,无不良习气与嗜好,经人介绍并保证其一切行为,由本院考试及格后方准入学。

第十三条 本院学僧凡入学时,须填写志愿书及保证书,并二寸半身相片三张,保证金十元,至毕业时发还。

第十四条 本院肄业期限,暂定为三年,学膳宿费免收,每月津贴零用五元,教科书由院发给,参考书个人自备。旁听生除免缴学费外,其余一切均须自备。

第十五条 本院学僧,如违反院规,得勒令其中途退学;除没收其保证金外,并追缴膳宿及津贴书籍等各费。

第十六条 本院学科分为:(1)佛学(2)国文(3)英文(4)常识四科。

第十七条 本院董事会每学期开会一次,常务董事会及常务监事会每月得举行联席会议一次。如有特别事故,得临时召开之。

第十八条 本院一切财政公开,预决算及所有院务须经开会通过后施行之。

第十九条 本简章如有未尽事宜,经董事三分之一之提议,召开全体董事会议修改之。

《简章》规定佛学院正式名额共计40 名,并可以收取旁听生,且要求学生具备一定的文化程度,年龄方面也是年轻化。所学内容主要有四大科,即佛学、国文、英文和常识。实际上还有一门思想政治课即三民主义课程。


台湾佛学院的师资与课程如下表:


《简章》第十五条所提及的院规,系院长慈航禅师于1948 年11 月1日手订的,共计十条:

1. 凡圆光寺固有规约本院概不干涉,均由本寺住持及执事人员负责管理;

2. 凡本院正班生除旁听者外,一切行动均由院长及教员指导之;

3. 正班生应遵守院长指导及约束;

4. 正班生上街时应向院长告假及销假;

5. 正班生早晨应一律齐集礼堂静坐;

6. 正班生上课时不得迟到先退;

7. 正班生绝对不能吸烟,违者退学;

8. 正班生绝对遵从院长指导,故违者退学;

9. 正班生于上课及自修外,不得搬弄是非;

10. 正班生如有心中不满意事,可直向院长要求解决,而院长亦绝对秉公办理。如不奉告院长,自己任意搅群乱众者,一经查出立即退学。


此中十条院规,其中有五条论及“院长”负责,可谓是大小事宜概莫能外。因为当时的台湾佛学院实际上只有院长慈航禅师一人担任教师,后来才陆续增加了黄如初居士、无上法师、张陶英居士、张金銮先生等,并增聘慧三法师教授“十宗略说”。到了1949 年3 月,应慈航禅师的要求又聘请了上海来台的圆明法师、守成法师担任教职,整个佛学院的教学才算较为完整。就学生来说,开学一个月内增至百余人,第二个月又只剩下了五十余人,波动较大,即便如此,大家的学习热情还是十分高涨的。


佛学院开学初期的情形,当时的教员、后来的律航法师回忆道:“开学后,一日六堂,大师一人担任,口讲指画,毫无倦容。旁观者颇觉其太劳,婉劝可否稍减两堂。大师说:'如律航担任国文,护法担任国语,我就上下午各减一堂。'我二人亲近大师,听讲佛法,答应试行担任。大师大悦。如是教学相长,其乐融融,直至次年毕业。”


当时的学僧心悟法师亦深情地回忆说:“卅八年(1949)春,我们亲近他老人家在中坜圆光寺的时候,那时他老人家的精神非常好,每天要和同学们讲五六课。有的人看见他老人家年纪那么大,又那样不辞辛苦的讲课,生怕他老人家太辛劳了,于是就煮了一点稍为中吃的东西供养他,并劝他每天少讲几课,要保重身体。然而他老人家是从来不为自己着想的,他把人家供养他的东西统统分给同学们共吃,那时他老家人常对我们说:我没有生命,我的生命就是你们!人家供养我,关心我,我并不感谢他。如果有人能爱护你们,关心你们,那我才感谢他呢!”


不过,拥护者所希望的“台湾佛学院万岁”并不现实,随着国民党溃逃台湾,台湾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势日趋严峻,佛教寺院也遭遇了极大的困境,依靠圆光寺经费支持的台湾佛学院不得不于开学半年之后宣告解散,于1949 年6 月举行毕业考试和结业典礼。


实际上,妙果法师及其所在的中坜圆光寺并非想象中的那般财力雄厚,台湾佛学院师生们的生活与学习也并不像一些文字报道中所展现的那样轰轰烈烈,而是十分的清苦。圆光寺的建筑只是破旧的平房,没有巍峨雄伟的大殿也没有开阔的庭院,甚至连江浙地区一般小寺院都不如,佛学院也仅有一个小小的仅容数十人听讲的小讲堂。台湾佛学院对外宣称为“佛学院”,但内部连慈航禅师都称之为“训练班”,足见其办学条件之简陋、之不易。


上一篇:

《巡台演讲》


下一篇:

《命运多舛》

编辑:唐雪凤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