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三十七)

菩萨在线 2020-08-27 15:43:59
原标题:牢狱之难

牢狱之难


1949 年,大批青年僧人纷纷入台投奔慈航禅师。但当时的台湾,实行入境限制,最后只有少数人得以成行。


性如法师历尽艰辛来到了台湾,在若水戒兄的指引下见到了慈航禅师。他的右脚刚跨进老法师的房门,就听到老法师说:“坐,坐,不用磕头!”


性如法师为了表示尊敬,还是磕头了。


“哈哈!你在船上很辛苦了!其他有没有什么同学来?”


“法师,我是一个人来的,同学们都想来亲近老法师,但没有入境证和川资,都没有办法出来。”


出了房门,性如法师对若水法师说:“老法师太慈悲了,他老人家是这样地爱护我们僧青年!”


若水法师说:“可不是!老法师对于我们同学,比父母对子女还要好哩。”


和性如法师有着相同遭遇的学僧有很多,他们在台湾大都得到了慈航禅师的收留和帮助。


但因受到此年(1949)发生的“二二八事件”影响,台湾政治形势骤然紧张起来,对于大陆来台人员的身份甄别更加严格。


台湾佛学院的毕业典礼之后,由于时局为乱,人心惶惶。


1949 年秋,有人向新竹警察机关报告说,本地有一位身披黄色袈裟的人带了一批不明身份者,遂引发当局对慈航禅师等人的审查甚至囚禁,当时称为“僧难”。据律航法师回忆说:


越数日,我偕丁委员到新竹,下火车往灵隐寺,中途遇慧三法师云:慈老法师同诸位法师,已往警察局问话。我即偕丁委员折回警察局,见慈老及道源、默如、戒德诸位法师,和七八位同学,都在会客厅,有一位科长,问各人僧名、籍贯,并校对笔迹讫,由丁委员具保回寺。大家纷纷猜疑,大师最后发言:凡事必有因素,此事决不如是简单。一宿无话。


次日为六月十九,观音诞辰,大众下殿,早斋方毕,派出所来一警士,传内地僧人一律到警察局问话,大师说:我一人负全责,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何必叫大家都去呢?警士说:上头命令,不敢更改。于是内地僧人,除心然法师卧病外,其余全体同到警察局,我以客僧故免逮。


是日午后,董委员正之,自台中到灵隐寺,候大师久不回寺,遂偕往警察局打听消息,入门后见大师及诸位法师都在会客厅,终不如何故被传讯。等到下午九时候押送东本愿寺暂住一宵,明早解往台北。大家到东本愿寺,方吃午饭。大师仍与董居士讲因明学,滔滔不绝,若无其事然。


次晨由警员二人,押解到台北,送看守所管押,法师同学共十三位,同住一小屋,臭秽不堪,大师于大家坐定后,以轻微的声音,对大家说:我们问心无愧,诸事听其自然,大家默念观音圣号和大悲咒,自有感应。水落石出,患难消除。每日仙洞普真送面条馒头,大师食量倍增,欢笑若平时。


二次我被传到桃园,住三日即释放,闻大师避难基隆宝明寺,及灵泉寺,寺众皆劝大师脱黄衣,换便服。大师严词拒绝:罪岂在衣,宁死不换。


慈航禅师和十三位同学被押往台北,在拘留所里待了整整十八天(或云20 天),后来慈航禅师和几位同学被交保释放,但还是扣留了心悟法师与另外三个同学。临走之际,慈航禅师对心悟法师说:“我将出去了,你们还留在这里,我心里实在不忍。我想不去在这里和你们共患难,然而又恐没有人在外面想办法保释你们。所以我又不得不和你们暂别,希望……你们忍耐些。”


当时和慈航禅师一起蒙难的还有他久别重逢的故友——道安法师。道安法师入台后他们在圆光寺曾会过面,此次因病正好在新竹灵隐寺修养,而慈航禅师受邀来此办佛学院,遂请其担任讲师,主讲《大乘起信论》。


慈航禅师与大陆僧人的遇难,得到了台湾众多居士、僧人的同情与帮助。


有一位省籍的女居士,不知道她姓什名谁,大家只叫她四妹姑(实际姓张)。她为人心地善良,虽与这些和尚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但她自发做了许多的饭菜亲自送拘留所供养这些和尚。为了避免左邻右舍的人骂她,她故意撒谎说:“我请了一批工人在某处做工。”而斌宗法师在得知此事件之后,亲自前往台北善导寺找大醒法师商议,并请李子宽老居士及孙夫人等设法解救。


那时被关押的僧众,一部分在台北,一部分在新竹监狱。幸而新竹监狱的典狱长赖远辉是法源寺的信众,遂由慧岳法师特意前往嘱托其特别照护慈航禅师等人,但慈航禅师在台北,以此只见到了默如法师、慧三法师、戒德法师等人。


后经多方联络,终于将慈航禅师等保释出狱。


出狱那天,斌宗法师特命慧岳法师带着新台币贰佰元前往慰问,那时诸位出狱的法师都在台北李太太家中,慈航禅师一见到慧岳法师即大声喊道:“您来啦!您来啦!”他和慧岳法师说:“谢谢您们的好意!你们的老上人在我的患难时格外关照我,爱护我,使慈航感愧无地。”


慈航禅师这里的感慨不是毫无根据的,斌宗法师对于僧青年是十分爱护的,这是他与慈航禅师同具的悲心。


有一次两位老法师见面了,慈航禅师对斌宗老法师说:“请您老(称斌老)慈悲,替我分担十个学僧的食宿怎样? 他们在台湾人地生疏,举目无亲,教他们到那里去安身呢?实在太可怜啊!请您老慈悲慈悲!”


斌老连忙答道:“这是我们该做的分内事,对于食的方面是不成问题的,就是住的问题比较大些,因为我素来不愿意建大寺与丛林,现在我们的法源寺,地方太小,除了原有的住众十余人外,实在无法再容受这么多人。那么,我可先给您老分担三四人去,事后再作道理——当极力代向各方呼吁就是。”


斌老话还未说完,慈航禅师立即站起身来,向斌老叩头称谢!


于是慈航禅师将悟忍法师、了中法师、本印法师三位同学交给斌老带回法源寺安顿。


隔数日,慈航禅师又介绍一位僧青年——元澄法师来法源寺住,并给他带来一封介绍信:“兹有学僧元澄师,久仰老法师道高望重,极欲亲近坐下受教,请您老慈悲摄受。他品质都好,如有越轨,慈航担保……”


由于斌老曾为学僧奔走各方,慈航禅师曾去信称谢:“斌老:您老太慈悲了,不但替他们(学僧)安顿食宿,还这么麻烦地替他们妥当办好了许多最困难的问题,真够使人五体投地,钦佩不已!”


这就是尽心护持僧青年的两位慈悲老法师!


还有朱镜宙居士,当时他收到海外潘公展先生的来信,内附致当局的一封信,要为慈航禅师等人说情。信到了之后,慈航禅师等人已经无罪释放,他便携信前往拜见慈航禅师,二人就此结缘。


而据明复法师的回忆,当时慈航禅师一行人之所以得以释放,是住在台中的大同法师与白圣法师共同商量,面求了国民党元老陈果夫(1892-1951)的父亲陈霭士老先生出面,写信给当时手握生杀大权的陈诚,最后才给予无罪释放。


总之,当时的佛教界动用了一切可用的关系千方百计营救慈航禅师等人,其间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


出狱之后,慈航禅师受静修院达心、玄光二位法师之请常住于静修院。那时各方弟子都闻风来看他,弟子们对他无辜受牢狱之苦,非常愤慨!


慈航禅师被释放不久,风波仍未平息,他的精神还是很紧张、痛苦的,且有随时随地再度被捕入狱的可能,因此,他的行动也就有些近乎躲躲藏藏的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慈航禅师在南洋的弟子们十分挂念他的安全与健康,纷纷来函要求他返回南洋,但都被慈航禅师拒绝了。


慈航禅师拒绝的原因主要有二:一如他私下曾对律航法师所说,南洋的事业已经托付有人,他来台湾不过是为了回到桑梓建立佛教基地做桥梁罢了,台湾之事未成,不会轻易离开;二是如慈航禅师写给幻生法师的信中所说:“我在台湾一天,你们这班僧青年精神上才有所依靠,将来也才有一点希望。”他一旦离开,僧青年们势必孤苦无依,为这些僧青年,为佛教未来着想,他可以不顾个人安危,必须继续留在台湾。


苦海慈航,伟哉,慈航禅师!

上一篇

《于善导寺的呼吁》


下一篇

《弥勒内院》

编辑:王丽荣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