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三十八)

福州开元寺 2020-08-29 09:36:26
原标题:弥勒内院

弥勒内院


僧难解除之后,慈航禅师开始新一轮的弘法事业,忙于各种的讲经活动。


他在台北法华寺讲过《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在十普寺讲《地藏菩萨本愿经》,这些活动都是定期的大众演讲。


慈航禅师总以讲经非其本愿,他更希望能够有个固定场所兴办教育,通过讲学培育新人。


因为无处安身,许多大陆避难而来的僧青年颠沛流离,生活陷于困顿。一心关注僧青年生活的慈航禅师对此深感痛心,寝食难安。1949 年除夕夜,于静修院大家围炉吃年夜饭的时候,慈航禅师忽然停住筷子,再也不肯入食。


众人询问原因,慈航禅师仰起头感叹地说:“今晚我在这里吃得这么丰富的菜,不知他们此时过的是什么生活?吃的是什么?”


原来他心里还挂念那些大陆来台的僧青年们。


说到这里,他是眼泪直流。“你们发心赶快想办法,建一所简单的僧舍,供给大陆来的僧青年集合在一起,安心求法,即功德无量!”


众人深受感动,随口答应说:“好!请师父放心,别再伤心。请您安心吃饭,过了年我们一定会满师父的愿望,让你们师生共住一堂。”


听到这样的许诺,慈航禅师才转悲为喜,高兴地用餐了。


由此,才有了弥勒内院的建设。


弥勒内院可以说是在慈航禅师伟大的精神的感召下而成就的,据当家师说,内院的建筑费除倾静修院常住多年的积蓄及其私人所存的一些首饰卖光当光外,还要借款。


但建筑内院的消息,却给当时的青年学僧们带来的是无尽的喜悦,就如沙漠中见绿洲,沉沦中攀到救生艇!


1950年秋,弥勒内院落成了。社会各界人士,佛教四众弟子纷纷前来祝贺,匾额对联,琳琅满目。


落成典礼上,大众礼佛道贺完毕之后,就由慈航禅师升座演讲。


他动情地谈到建立弥勒内院的宗旨以及定名“弥勒内院”的意义说:


这所房子,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理由,约有以下六个意义:


(1)今日的时代是何时代?这是人人脑筋里应该认清的问题——是人类互相残杀的时代。……现在,我们知道瞋是这个事实的根。若要克服这个敌人,拔除这个根本,唯有慈悲,才有办法。弥勒菩萨(称为慈氏)在兜率陀内院宣说慈悲,度众生于苦海;所以,这所房子定名为弥勒内院。就是要发扬弥勒菩萨大慈大悲的精神,阐述弥勒菩萨大慈大悲的教理,希望每个众生,都来学弥勒菩萨。如是由小向大,以及由近而远的方法,以便消弭人类互相残杀的根源。所谓“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家齐、国治、天下平”。这是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第一个意义。


(2)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为什么会你争我夺?为什么会你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你?你不喜欢他,他又不喜欢你呢?详细研究这个病根,是在有“我”。……所以世界上扰乱不堪,其病根就在此。要对治这个病症,还是要修弥勒菩萨的唯识观才能收效。要知道弛一方面教化众生,一方面自己修行,用唯识来观察一切东西,都是心识所变的。既然是识所变的,自然就无“我”,“我”既无,也就无有“我所”了。既无“我”、无“我所”,哪里还有什么斗争呢?……这是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第二个意义。


(3)兜率陀天的内院,是弥勒菩萨住在里面,教化众生无“我”、无“我所”、万法唯识的道理的。现在要把弥勒菩萨大慈大悲的精神及无我、无我所的唯识道理,由台湾传布到中国大陆,由大陆传布到全世界,使人人都能够信受奉行。这是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第三个意义。


(4)在佛经上讲,每一个世界,一定有个佛在那里说法教化众生。释尊的教法:正法五百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现在是末法时期,还有八千年,那时经典也就没有了!弥勒菩萨就来此世界龙华三会说法。可以说弥勒菩萨是候补释迦牟尼佛之职位而传行教化的,现在要预备龙华三会,普度众生。这是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第四个意义。


(5)有人问我修什么宗?我答:“人家说我修什么宗,就是修什么宗。”具体地说,我修的是菩提宗,因为十宗都是菩提。科学是注意系统法的,例如天文、地理等;科学又注重分析法,例如原子、电子等;唯识的教理,也是注重系统法和分析法的。不过科学制造飞机洋船等,有利也有弊;飞机洋船乘人载货是有利的,而打仗杀人就有弊了。唯识的教理是有科学之利,而无科学之弊的;我们要以唯识学来补救科学之不足。这是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第五个意义。


(6)每一个宗派都有他的传承,唯识宗是由释迦世尊传弥勒菩萨,由弥勒菩萨传无著菩萨,由无著菩萨传世亲菩萨,由世亲菩萨传护法菩萨,由护法菩萨传戒贤论师,由戒贤论师传玄奘法师,由玄奘法师传窥基法师,由窥基法师流传到现在太虚大师。本人三十岁以前,从度厄法师是修净土的,后来又入禅宗,迄今就研究唯识,得益于太虚大师的地方很多。我常说:“以佛心为己心,以师志为己志。”我只希望生生世世讲经说法,不问生在那一方,尽虚空、遍法界,我都可以的。地藏菩萨发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我的愿力是:“地狱已空,我也不成佛;众生度尽,我也不证菩提。”其实人人现在就是佛,为什么还要另外成一个什么佛呢?佛说:“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不过被妄想所迷,自己不认识自己而已!”所谓“识得众生,方成佛界”。我不想生天,不想做阿罗汉,不想证辟支佛,只要讲经说法;成佛不成佛,我是不问的。……本院供的佛,是释迦世尊、弥勒菩萨、太虚大师,是表示三位一体;本人即在这弥勒内院代表三位阐扬唯识教理。这是定名为弥勒内院的第六个意义。


弥勒内院又是菩萨学处,又是太虚大师的纪念堂。今天举行落成典礼了,这个功德要谢谢静修院的达心和玄光两位住持。这院是一所法师公共寮,从明天起,宣讲《太虚大师全书》,学生来者不拒,去者不留,不另外招生。《太虚大师全书》有百余种,现在已出版至十三册,此外尚有大师《年谱》两册。我们在院内讲唯识,在外院劝人念阿弥陀佛,这是希望大家“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今天承蒙诸位大德居士的光临,非常地感激,希望诸位多多指教,以期大家发菩萨心,来菩萨学处,学做菩萨。将来佛法得以宏扬世界,才不辜负这弥勒内院的成立,和弥勒菩萨升座举行纪念的意义。


对于慈航禅师来说,建立弥勒内院除了安僧住众外,它实际上还有另一层意义:继承和发扬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精神,为佛教改革培育新的人才。故而弥勒内院建成后,慈航禅师就将弥勒内院称为太虚大师纪念堂,而且把太虚大师的遗像供奉于弥勒像前,以此来纪念太虚大师——也以此再次表达自己作为太虚大师弟子的心迹。


宝岛台湾汐止弥勒内院

 

落成之后,自立法师和妙峰法师奉命前来帮忙,散在各处的同学也就接踵而来。


老人看见一批批的青年学子提着行囊,像游子归家、奔投慈母的怀抱一样,他那时的喜悦是无法形容的:“啊!都来了?好!好!洗洗面……妙峰法师,告诉厨房多弄几个人的饭。”


弥勒内院建成之后,青年学僧们总算有了一个较为安定的地方。唯慈法师抒情地描述了学僧们此刻的心情说:


逃难抵台的出家青年,几乎完全以内院为向往的中心,当内院的建筑完成不久, 散居在中坜、新竹、基隆等出家青年,十之七八都陆陆续续地集合到慈航法师的身边,三十八年(1949)秋冬之季的苦难生涯,此时已成过去,现在自己有了安身之处,慈老的心境,就像雨后太空,阴云散尽,一片晴朗;亲近慈老的同学,此刻也像水上的漂萍,忽然靠近泥土生根了,不再四散漂流,心里有了落实的安全感,读书的兴趣自然提高,弥勒内院前后的路边,微斜的山坡上,旭阳初上,或夕阳西下之时,便听到琅琅的读书声了。


自弥勒内院建成开始,这里就成为慈航禅师在台教学的中心,渐渐汇集了大量的僧青年,朝气蓬勃,万象更新。


弥勒内院作为当时台湾为数不多的佛学院,可谓僧青年心目中的圣地。台湾著名小说家陈若曦的名作、佛教小说《慧心莲》中即提及弥勒内院。小说主人公承依出家后被师父送到汐止弥勒内院,主修英语,兼修佛教史。


有了弥勒内院,慈航禅师笑了!像弥勒菩萨那样笑了! 因为,已达到他理想中的悲愿!


上一篇

《牢狱之难》

下一篇

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编辑:张妙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