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四十五)

福州开元寺 2020-09-12 09:22:04
原标题:成就台湾首尊“肉身菩萨”

成就台湾首尊“肉身菩萨”


1959 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公历5 月19 日),台湾汐止镇秀峰山。


是日清晨四时三十分,当人们还沉醉在睡梦之时,一件轰动全台湾的大事即将发生了!


此时秀峰山上聚集了五十多位大德高僧和信众,他们来到安置法师遗体的塔墓,由一位德高望重的法师主持,念诵大悲咒及观世音菩萨圣号,然后一起打开这个塔墓。


随着塔墓的开启,人们取出墓中安置的大缸,细心地开缸。眼前的一幕令所有在场者都惊呆了!


缸内的法师依然盘坐着,姿势和五年前入缸之际一模一样。全身略带褐色,眼球稍受腐蚀。头上仍有半寸长的短发,长眉毛、身上的黄袈裟、头上的黄风帽、颈上的念珠串等法师生前着装都没有腐损。


就这样,轰动全台的台湾佛教史上第一尊“肉身菩萨”诞生了!


谈起“肉身菩萨”,在中国佛教史上最为著名的有供奉于广东韶关南华寺的六祖慧能金身像、乳源县云门山文偃祖师金身像以及九华山地藏菩萨金身像。


能够成就肉身舍利,在佛教中可以作为修行达到极高水平的确证。法国一位传教士禄是遒在《中国民间崇拜·佛教传说》充满惊奇地描述六祖慧能的肉身说:“他死后,尸体据说保持新鲜,甚至还散发香气。胸膛保持自然状态,就像他仍然健在,皮肤光泽柔韧。”而这一切,在中国台湾也现实见到了!


开缸之后的第二日(1959 年5 月20 日),台湾、香港等地最具影响力的报刊如《“中央日报”》《华侨日报》等立即以大篇幅在显著位置报道了此事,并以持续数日的宣传,让慈航禅师成就“肉身菩萨”的事实在华人佛教界众口相传。


台湾各地民众争前恐后前往观礼,甚至有些人特地从偏远的地方包车前来参拜。


一时秀峰山前车水马龙,人潮拥挤。


1959 年5 月21 日台湾《“中央日报”》的一则消息描述了当时的盛况:


【汐止讯】汐止秀峰山弥勒内院的慈航法师遗体,于十九日晨开缸消息,经本报昨日披露后,善男信女,昨日前往瞻仰法身者达一万二千人以上。汐止道上车水马龙,秀峰山上人潮拥挤。慈航的肉身,昨日已披了黄衣袈裟安置在塔内。为了保持其清静,塔门已闭,瞻仰者可在铁栏上观望。


插图  慈航菩萨肉身圣像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在5 月19 日开缸之前,对于开缸的计划曾经有过一些争议和波折。


这得从慈航禅师圆寂前说起。


古往今来,有修为的高僧大德都可以预知时至,慈航禅师也不例外。


1952 年9 月19 日,慈航禅师为了完成他的几部著作,必须摒除外事,因而开始闭关。在关中他对自己的大限将临时有透露!在一次周末的开示中他说:“我今生的寿命只有六十岁,没有多久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要尽量教导你们,希望你们好好用功,不要空过宝贵的光阴!”


律航法师回忆说:“1953 年冬季,大师胃疾时发,众劝节劳,点头笑允,仍然奋励讲编如故。十二月间大病一次,一日召集同学列坐关房外讲话,勉励大家修持身心,研究佛法,几至声泪俱下,最后沉痛地说:'我将来命终时快,恐怕来不及和你们谈话,所以预先谈谈。'同学们面面相觑,都觉老师身体,不致如此。我等到三月上旬,师父病已痊愈,面催我往丰原主持法会,孰料未到四月八日回山之期,而师父竟如预言示寂矣!呜呼痛哉!”


正因为慈航禅师有所预知,闭关期间他争分夺秒地勤奋写作,而且不忘向学生授课。他关房的小窗口特意面向教室以便于照常讲课。早晚之时他勤于拜佛持咒,行不倒单,勇猛精进,完全是置生死于度外,不遗余力!


慈航禅师是于1954 年5 月6 日(农历四月初四)下午圆寂的。


圆寂前半个月,他写给皈依弟子林希岳居士(民国政要林森之侄)最后一封手札,告诉他说:“我无开示语:一、我悟到一切皆空(本来是空)。二、我要做一切皆有(本是幻有)。三、我要做一好看的戏。四、使人人都叫好!五、众生无所谓度不度。六、佛无所谓成不成。”


圆寂前一年即1953 年十二月廿五日,他曾立下遗嘱说:

一、慈航身无半文,身后一切归静修院住持料理,众信徒帮助。

二、慈航一切经书衣物,全归静修院住持保存,学僧徒众不得争执。

三、在未回大陆以前,弥勒内院所有学僧照常安住,由静修院及护法会维持。

四、请道安法师及律航法师,为弥勒内院永久导师,指导学僧一切。

五、请白圣法师代我付圆瑛老法师法派七人:自立、印海、严持、妙峰、常证、会性、真性为曹洞宗传法。

六、圆寂后不发丧,不讣闻,不开追悼会。凡起龛或安葬,莫请法师封龛说法种种仪式。

七、遗骸不用棺木,不用火化,用缸跏趺盘坐于后山。三年后开缸,如散坏,则照样不动藏于土;如全身,装金入塔院。

八、圆寂后一切礼忏放焰口超度佛事莫做,唯念大悲咒及观音圣号。

九、后山纪念堂如禅堂然,四围大椿凳可趺坐,中间佛龛、遗像供存后面。

十、关房照样,不可搬动。派人照应香灯茶水,可在内念《法华经》礼佛。


偈曰:空手而来,空手而去。来来去去,永无休歇。


从遗嘱来看,慈航禅师曾要求将其肉身装缸藏于后山,三年后开缸,那为何要到五年后才开缸呢?


1959 年5 月20 日台湾《“中华日报”》的一则消息道出了其中的一些原委:


慈航法师是1954 年农历四月初四日圆寂的。去世前一年的十二月廿五日,他自己先立下遗嘱,遗嘱上的第七点交代:遗骸不用棺木,不用火化,用缸,趺盘坐于后山,三年后开缸,如散坏,则照样不动,藏于土;如全身,装金入塔院。静修禅院便组织了慈航法师永久纪念会,以道安法师为主任委员,关于埋葬事宜,全照办了。时光一晃,三年过了,1957 年农历四月四日该是开缸的时候,可是该会以装金和建筑弥勒内院佛殿(慈航法师纪念堂)的费用无着,而耽搁了两年。


到了1959 年之际,慈航禅师永久纪念会已经募得一笔非常可观的款项,故而召集全体会员开会商议是否遵照慈航禅师遗嘱进行开缸。这次会议有200 余位出家法师及居士参加,大家采取投票表决的方式作出决定,最终以152 票赞成、40 余票反对而决定于1959 年农历四月十二日开缸。


不过,以上这种说法是基于教外的立场观察的。实际上,开缸时间的确定也不全是经费的事情,对于是否遵照遗嘱时间开缸当时出现了很多意见,这些意见有些涉及佛教信仰与宗教感情问题,故而必须慎重。


道安法师认为开缸时机有讲究,乃是取其“中道”而已:


至于慈师遗嘱中有“三年后开缸,如散坏则照样不动藏于土,如全身装金入塔院”之说,许多慈师友好与弟子们,都热望在今年三周年日,可以开缸,以见慈师真身。现在纪念会,征得海内外的团体统一,决定不开缸了,最低限度,须慈师塔院与纪念堂落成,才可开缸。那时开缸,真身不坏,可有地方供奉,现在开缸,纵真身不坏,也无处供奉。纪念会得着各方反应,所以开会决议,今年不开缸;但也有些反应,根本不赞成开缸的,也不无理由;还有些教友们,主张今年四月初四日立即开缸的,以验慈师的遗容为如何?此种见解,完全站在感情上说话的,我们纪念会,采取中道,不偏于立即开缸,也不偏于永久不开缸;缸必须开,且待因缘成熟,缸不开而自然开。


开缸之后的慈航禅师肉身亟待装金供奉,而人们对于这一位来自海峡西岸有着非凡成就的禅师的一生行履及其卷帙浩繁著述的整理、研究工作也陆续展开,永久纪念会的成立正是为光大禅师精神、践行禅师志愿、完成佛教伟大振兴而来。


上一篇

家乡的骄傲


下一篇

归根泰宁庆云寺

编辑:张妙 责任编辑:张妙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