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十)

本性禅师 2020-06-15 15:57:25

迎江寺的逆缘


安庆迎江寺位于安庆市东门,为安庆首刹,前临江岸,后接平岗,原为万佛塔,又名振风塔,因按堪舆家规划而建,冀振兴本地之文风,故名。万历间始创建寺宇,明光宗曾亲书匾额“护国永昌禅寺”。清顺治七年(1650) 敕改“迎江禅寺”,乾隆帝赐“善狮子吼”额,光绪八年(1882)题匾“迎江寺”。光绪二十四年(1898),近代名僧月霞法师(1857-1917)曾担任迎江寺方丈。在其住持期间,据说还留下了著名的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月霞方丈公案”。


迎江寺作为安庆著名的佛教寺院,民国以来也不乏新的气象。


安庆迎江寺在1922 至1923 年间曾有安徽僧学校或者迎江佛学院的佛学教育机构,人数大约20 人左右。该学校是常惺法师主办,与闽南佛学院也有较深因缘。


民国十八年(1929)春,经由南京毗卢寺瑞生老法师的介绍及迎江寺监院竺庵法师之请,慈航禅师前往安庆,担任安庆迎江寺住持。


慈航禅师能够被推选为该寺住持,可能与之曾经亲近度厄长老并且出身于太虚闽南佛学院不无关系。


度厄长老,隶籍湖北沔阳,合家祖孙十一人皆出家,是当时佛门流传甚广的一段佳话。长老幼时性情喜静,好读佛书,早有出尘之志。光绪十七年(1891)冬,依赤山法忍禅师剃度,次年于焦山定慧寺受具足戒,主要修行方式为禅净兼修;也有称其弘扬的是华严宗,对《楞严经》有独到的见解,是位宗教皆通的高僧。


长老曾担任安庆迎江寺住持,后住南京普照寺等,屡讲《楞严经》《维摩诘经》等大乘经典。抗战期间,南京沦陷,长老避难汉口,后走庐山黄龙精舍,九江沦陷后,庐山为日寇包围,长老因年高难行,乃迁居大林路之花径,不意为汉奸所害。


慈航禅师约请道源法师一同前往,希望能够在迎江寺开办佛学院,以实现他们对于僧教育的一些主张。


道源法师回忆当时的情形说:“我们今既有了地方自当依愿起行,于是,创办佛学研究部,以教育僧众。教学的方法,以佛学为主,世学为辅;上殿、过堂等都依照丛林的规矩。成立星期念佛会,以摄受信众;又组织义务夜校,以化导社会,颇有一番兴隆气象!”


但是,1929 年下半年道源法师就离开迎江寺前往武昌佛学院去了。他们两人之间愈离愈远,每有南望云天、思我旧雨之感!直到1949 年春,道源法师跟随白圣法师入台,住在台北的十普寺,而那时慈航已经于1948 年应邀在中坜圆光寺创办台湾佛学院了,故友重逢,无比欣慰!


根据《安徽省迎江寺僧伽训练所同学会简章》,当时迎江寺佛学院设立指导委员三人,即会觉法师、慈航禅师、谈玄法师,另有执委5 人,监察委员3 人,干事5 人。会觉法师生平不详;谈玄法师与慈航禅师一样,都曾是闽南佛学院的学僧,而且都卷入那次闽院学潮。


又据《安庆迎江寺佛学苑全体系统表》,当时迎江寺设总务部,其下有教务部、住持、事务部等,住持为慈航禅师,教务部下设(1)军民夜校,主任为谈玄法师;(2)僧伽训练所,主任为慈航禅师;(3)佛学研究部,指导为会觉法师;(4)能仁小学,校长为韦元恺居士。


慈航禅师在迎江寺开办僧教育之事曾得到中国佛教会的嘉奖。


《中国佛教会月刊》刊发《本会训令九华山容虚霓明法师迎江寺慈航法师嘉奖办学文第廿三号》云:“查日下佛教徒兴办教育事业者,尚在少数,该僧等首先提倡,不惮艰巨,热力毅力,殊堪嘉奖,所望努力发展,毋忘初衷,本会有厚望焉。”


在迎江寺虽然有了佛学研究部的成立,但慈航禅师并没有以导师自诩,他请会觉法师担任指导,而他自己则深知不足,曾对道安法师说:“民国十八年(1929),任安庆迎江寺方丈时,仍无法看懂佛学书籍,身为一寺之主,四众的领袖,不能剥开深微佛学的哲理,心中非常急愧!再想入佛学院,年大而学浅,闽南三个月的教训,已使我殊觉头昏,不敢再尝试佛学院的滋味了。年虽三十五,但上进的志并未灰。”


正在此时,法舫法师与唐大圆居士在武昌办佛学函授班,慈航禅师欢喜之余,立即汇款报名参加函授班,用一元五角的银元换得一本根本看不懂的《唯识讲义》,他自己回忆说:“讲义虽然尽管看不懂,但无论如何,不愿就此灰心丢掉它,同时更加上不服气的心理,以为别人能写能教能卖钱,我连看也看不懂,这是多么可耻的一回事!”


因为不服气,所以慈航禅师人到哪里,也就把这份讲义带到哪里,差不多每日或者隔几天都必须看看它,以求对佛法中万法唯识奥义的完全了解。


据《海潮音》1929 年3 月由慈航禅师撰写的一份《安庆迎江寺宣讲大乘妙法莲华经全部》通告,慈航禅师在安庆迎江寺也组织讲经活动,曾邀请远参法师前来宣讲《妙法莲华经》,不过该活动因为迎江寺遭遇火灾而倍感困难:“但因住持慈航和尚于月前发起,在寺内请远参法师讲《法华经》,早已通告各处,听经者陆续而来,且远参法师已在途间,此举万难中止,唯讲经时,食用供众之具,概行毁去,殊感困难。”


迎江寺的火灾发生于1930 年初,即夏历二月二十四日夜三鼓时。


火灾的起因是寺东与菜园相连的居民用火不慎,牵连周边民房及寺院。迎江寺的房舍被烧毁将近一半,损失惨重:“不两小时,遂将藏经楼、库房、客堂、大讲堂、方丈室、观音室等处,一并焚去,大雄宝殿仅燃一角,并焚去殿上宝顶,即救息,宝塔及余屋幸无恙,所可惜者,藏经楼贮藏经全部,更藏古书画多种,尤以明宣化年间泥金书《妙法莲华经》全帙为最,又有安南人所绘佛像七十轴,库房楼上贮法器、祖衣、佛画、钟鼎,价数千金,大讲堂系前住持月霞禅师讲《圆觉经》时所建,宝座幡幢,桌凳陈设,一应俱全。”(铁香:《安庆迎江寺东偏屋宇被焚实况》,《海潮音》第10 卷,第4 期)


火灾发生时,前监院竺庵法师正在关房内闭关,僧众要求老法师出关避险,老法师却誓不出关,愿与寺院共存亡。不过,大火烧至寮房而止。


火灾之后,可能是因为与佛教会一些居士之间有些不愉快,慈航禅师便辞去住持之职。当时佛教刊物上发表《安庆迎江寺突遭变故》信息说:“迎江寺自慈航接任主持后,创办各种研究社,民众学校等,空气一变。近因慈航不满于佛教会一班居士,乃自请辞退寺职,各种组织以突遭变故,均皆停止云。”


慈航禅师在安庆迎江寺驻锡的时间并不长,以至于在当地并不为人所熟知,《安庆日报》2008 年5 月一篇文章透露说:“据《安庆市志》载,1928 年(民国十七年)成立的安徽省佛教会,会址迎江寺,负责人慈航。在慈航之前的有月霞、心坚。市志中提到的迎江住持僧先后有:无凡、续源、月霞、是岸、心坚、慧明、度厄、淡云、慈航、本憎、西竞、佛悦、月海、皖峰等。虽然说明了慈航曾任过安庆迎江寺住持,但对慈航等住持的情况只字没介绍,这是一件憾事。”


此中提到的“安徽省佛教会”,当时的负责人是慈航禅师等人,不过这个组织的名称或为“安徽佛教会”,也有称为“安徽省佛学会”者。


慈航禅师自出家以后,背井离乡,南北参访,亲近名师,特别是闽南佛学院的学习使他接受了佛教新思潮的洗礼,充分意识到中国佛教的出路在守正开新,他找到了自己佛教的引路人——太虚大师;同时,他认识到自己的缺陷与短处,知耻而后勇,学习不辍;在安庆迎江寺担任住持的经历让他体会到传统丛林制度某些弊病,使他对太虚大师佛教革新的路线有了更深切的同情。


此时的慈航禅师如同初生的牛犊,有一股不能自己的闯劲要去世界做一番佛教弘化的伟大事业!


上一篇

《金陵逢知己》


下一篇

《在鹿野苑结缘达摩波罗》


(作者介绍:本性禅师,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编辑:唐雪凤 责任编辑:李蕴雨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