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代高僧

本性禅师谈肉身菩萨慈航禅师传奇(连载十一)

本性禅师 2020-06-17 13:34:41

在鹿野苑结缘达摩波罗


慈航禅师自离开安庆迎江寺后就开始了南游之旅。


民国十九年(1930),慈航禅师在香港遇到自己的徒孙优昙法师,并由其陪伴左右。


优昙长老法相


优昙法师(1908-1993),俗名杨华卿,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生,慈航禅师担任安庆迎江寺住持时,优昙姨母在慈航禅师座下皈依三宝,以此因缘得以亲近慈航禅师。因其姨母已为慈航禅师皈依弟子,鉴于杨是晚辈,便决定赴泰宁峨嵋峰依止于慈航禅师弟子宗教禅师。时,宗教禅师住持庆云寺,开堂说法,道誉日隆。宗教禅师见其沉默寡言,具长者相,便为之依止师,给予落发,法名释英。因其喜经中优昙菩萨名,便法号优昙,成为慈航禅师法孙。从此,优昙法师在宗教禅师座下听经闻法,日益长进。后又奉慈航禅师指示,辞师赴安庆,就学于迎江寺佛学院。


民国二十年(1931),慈航禅师偕徒孙优昙法师游历印度朝圣。


这次二人在印度的参礼发生了一次意外,优昙法师回忆说:

民十九(1930), 老人应香港师友及信众之请, 来港宏法……民二十(1931),老人又携我往印度,参礼圣迹。一日,浴于菩提场之龙池。老人不识水性,不慎水没于顶,同浴四五人未之觉也。我年未壮,亦不识水性,感法恩而忘省,入水救之。幸蒙佛陀之慈光加被,老人得幸无恙,经此同患难,老人爱我更深,不啻己之身命矣。

原来在菩提场之龙池沐浴时,因为不会水性,慈航禅师差点被淹死,同行数人多未察觉,幸得优昙法师相救,慈航禅师方才躲过一劫。


民国二十一年(1932),因听说禅宗宗匠虚云老和尚在鼓山传戒,慈航禅师考虑到优昙法师还未受具足戒,便嘱咐他去福州鼓山受戒。优昙法师受戒毕,回泰宁庆云寺稍住后即前往镇江超岸寺佛学院修学,民国二十三年(1934)又入武昌佛学院,从学于太虚大师了。


在鹿野苑,慈航禅师作为中华佛教的代表参加了锡兰居士达摩波罗所建鹿野苑新佛塔的落成典礼。


鹿野苑,那是佛陀初转法轮、度化五比丘、建立最早的僧伽团体的圣地。


印度鹿野苑


达摩波罗是一位闻名世界的佛教人物。


达摩波罗(Anagarika Dharmapala,1864-1933), 近代锡兰( 即斯里兰卡)佛教复兴运动的推动者,原名大卫·赫渥威达奈(David Hewawitarne),后改称达摩波罗,为摩诃菩提协会(大菩提会)的创始人。他是神智学协会(Theosophical Society,1875 年9 月26 日成立于纽约,1879 年总部移到印度)第一任会长奥尔科特(Henry Steel Olcott,1832-1907,一译为阿尔格特)的弟子。秉承着奥尔科特的精神,他成为斯里兰卡新佛教运动的中心人物。


神智学会以“探索自然或宇宙,开发潜藏于人类的神秘的精神力量,形成一个超越种族、宗教和社会阶级的组织”为目标。据称,达摩波罗主张的佛教与传统斯里兰卡佛教教团有所不同,属于“现代佛教”,是一种基于巴利语原典再解释的、在欧美文化背景下重新构筑的佛教。


此时的鹿野苑荒废已久。


达摩波罗居士在此建立锡兰僧寺。达摩波罗建立僧寺,志在印度恢复佛教。因此,锡兰僧寺也是摩诃菩提会的分会办公处,达摩波罗担任主任。现有洋式建筑若干:达摩波罗自住的房舍,两间;秘书处、办公室、图书室,也是两间;教职人员及学员宿舍一共七间,另有食堂和厨房。


这里也筹办锡兰僧学校,除教授英文、巴利文佛学外,并领众早晚熏修,已有学员七人;另开设乡村平民小学一所,配备教员二人,学生五十余人,讲授社会课程。


此次刚落成的新塔距离锡兰僧寺不远。


新塔落成典礼定在11 月11 日举行,世界各地的佛教徒都派出代表参加典礼。


11 日午后,随着集众的钟声敲响,慈航禅师与中华佛教代表体参法师、佛慈法师、福金法师、慈云法师、优昙法师及记者六人一起前往会场。


首先是英国政府代表讲话,说明其所赠送白银宝塔内释迦真身舍利的发现与保存过程,他说:“当在1 世纪中,有一神僧在某石窟中礼拜日久,忽然地震,四围散裂,唯中心涌一方石,约二尺余高;揭其盖,内藏舍利数十粒,并珠宝若干。石函中并篆有梵文,谓此灵骨(即舍利)乃佛灭后百年间,阿输迦王之所藏,即释迦之真身舍利。后该僧为利生起见,乃请印王起塔供养,不意为异徒摧毁,所藏之宝物尽归于私;及至英政府于印度成立时,方将该物保存。兹逢摩诃菩提新塔告成,故敬送供养,以保永久。”


当晚在鹿野苑新旧二塔还举行了热闹的燃灯活动,围绕二塔共燃灯数千盏,礼拜称念供养者甚众,人员一直持续喧闹至天明犹未散。


十二日下午是植树仪式。


先请出锡兰所送之菩提幼树三棵,队伍由喇嘛开导,慈航禅师等中国僧人在后,日本僧人击鼓跟随。整个仪式非常庄重,华盖、鲜花耀人眼目。


最后由达摩波罗登台演讲,他说:“当日阿输迦王之王妹,由印度带得菩提幼树,植于锡兰,现印度佛教虽衰,而锡兰犹盛。今日达摩波罗重请回印度,欲借锡兰兴盛之佛教,而重兴印度,是吾所厚望!今所欲植三棵者,有三大愿,第一棵愿全世界各国所有之佛教,放大光明,集中力量,重兴印度佛教;第二棵愿印度佛教圣迹,恢复原状;第三棵愿扉哈那建筑之发起人、赞助人及各国捐款之长老善信并佐劝功成之秘书,同臻福慧,共成道果!唯愿今日所植之菩提树,从此日盛日茂,长菩提干,发菩提枝,开菩提花,结菩提果;使法界众生,同证菩提之道!”


演讲中达摩波罗忽高声过激,眶赤泪流,有不忍再言之意;两旁华台四众,一时心酸,悲感交集!


参加盛会的人员渐渐散去之后,鹿野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慈航禅师独自一人,静静地看着鹿野苑的一切,荒草萋萋,与这几日的喧嚣相比,真实的鹿野苑更多的是被遗忘的落寞。


随手拈起一片掉落的叶片,轻轻拂去上面的尘土,慈航禅师细细地嗅了嗅,叶片上的气味似乎能够通贯古今。这一闻,仿佛就回到了当年,佛陀和弟子们……


鹿野苑的佛陀故事一幕幕地在慈航禅师脑海中浮现了:令后人无比崇敬的佛陀,悟道之后前往鹿野苑,憍陈如、马胜、摩男拘利、跋提、额鞞等五人在那修习苦行,他们见到佛陀的到来,准备不予理睬,因为他们认为:“悉达多半途放弃了修行,他吃饭、喝乳,令人失望透顶了!”不过,一旦佛陀走近,他们都被佛陀身上所散发出的神奇力量所慑服。佛陀在此地为他们五人毫无保留地宣说了解脱之道,五人也听到了佛陀第一次说法,他们放弃了原来坚持的修行方式,皈依佛法,成为了比丘……


慈航禅师不禁想到了汉译的第一部佛典《佛说四十二章经》中开首一段经文,随口大声诵了出来:“世尊成道已,作是思惟:离欲寂静,是最为胜;住大禅定,降诸魔道。于鹿野苑中转四谛法轮,度憍陈如等五人而证道果。复有比丘所言诸疑,求佛进止;世尊教敇,一一开悟,合掌敬诺,而顺尊敇。”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上一篇

《迎江寺的逆缘》


下一篇

《且向大金塔下修》


(作者介绍:本性禅师,福州开元寺方丈、泰宁庆云寺住持)

编辑:唐雪凤 责任编辑:李蕴雨
下载APP荧幕净土装进口袋